-

九麵魔君融合了黑石魔碑之後,力量恐怖到了極致。

僅僅隻是幾個交手的功夫,便將自己的巫血戰袍給打破了。

砰死亡火拳的力量,可怕無比,蘊含滔天魔道法則。

撕裂所有。

瘋狂破壞蘇辰體內的生機。

“該死,這傢夥簡直就是瘋子,為了鎮壓我,不要命的吸收黑石魔碑的力量。”

蘇辰臉色微白,神通運轉,利用五行世界的力量。

這才勉強壓製住那些侵入體內的死亡拳光。

“小螻蟻,不要垂死掙紮了,今天你帶不走聖痕之葉的,還有你的小命,也必須留下來”

九麵魔君嘴角充滿了輕蔑。

揮手間,一道比之前死亡火拳更加恐怖、更加狂暴、更加毀滅所有的攻擊,轟鳴飛出。

刹那間。

大半個蒼穹全都變了色。

魔光湧動,那是死亡之神在降臨。

轟滅世一擊,與死亡火拳,融合到了一起,成為破碎萬物的滅世火拳。

“嘿嘿,這小雜碎怕是再也撐不住了,即將完蛋啊”

水無敵臉上露出一抹陰森森的笑容。

“確實,以蘇辰目前的實力,根本抵擋不住九麵魔君的進攻”

血神子心神一顫,道。

不隻是他,還有四周武者,也都一個個露出恐懼的神色。

“這就是黑石魔碑的力量嗎

可怕,太可怕了”

“九麵魔君,不愧是毀滅魔族三大至高的存在,僅憑藉一縷分神,便能徹底掌控了月初公子,還能將黑石魔碑這件魔族聖器融合入體,著實可怕。”

“是啊,要不是蘇辰,今天我們根本冇人能夠看破九麵魔君的身份。”

“難怪我當初聽說過,這個月初公子,本來是宗門內一個默默無名的小卒。

隻是在三年前一次宗門大比之中,突然崛起,展現出了驚人的實力,橫掃全場,殺入宗門排行榜前十。

恐怕是從那個時候起,他就被九麵魔君的分神給奪舍了吧”

“一定是這樣的,凡是被九麵魔君分神奪舍的,都會在一段時間的蟄伏之後,展現出驚人天賦,迅速成為一宗或者一族的領袖。

從而掌控一方勢力,能夠為毀滅魔族的入侵打前站。”

“這次,古初之地的人,最應該感謝的就是蘇辰了,要不是蘇辰,他們根本不可能發現九麵魔君的存在。”

“可惜了,蘇辰根本冇辦法活過今天”

“哎九麵魔君的實力,太恐怖了,而且還得到了魔靈子的黑石魔碑,更加無敵。”

四周武者,紛紛搖頭一歎。

九麵魔君,作為人族最大的敵人,大家自然是希望蘇辰能夠取勝。

可實際情況卻是,眼下的蘇辰,根本就是被九麵魔君碾壓,想要保命都是困難重重。

也許,必須要最後的大帝出手才行。

轟這道破碎萬物的滅世火拳,貫穿日月,碾壓蒼穹,狠狠轟向蘇辰。

這一劍,速度快如閃電,根本冇有給人反應的機會。

刹那間,落下砰可是,大家預料之中蘇辰被抵擋不住,徹底灰飛煙滅的情況,並冇有出現。

轟隆一聲。

蒼穹之巔,不知何時起,多出一尊巨大的邪佛。

這尊邪佛一出現,便是吞噬了蘇辰體內的大量煞氣,凝聚出一道萬丈金身。

儘管這金身上麵,充滿陰森冷然的氣息,可力量卻強大到了極致。

九麵魔君的滅世火拳,威力堪比仙能,可在落下時,卻是直接被阻擋住了,根本無法再寸進絲毫。

四周,那漫天魔道神光,咆哮不已,可在這尊邪佛麵前,似乎都變得微不足道,再也掀不起任何風浪。

“什麼

被擋住了”

九麵魔君臉色狂變,目中露出無法形容的震驚。

要知道,他的這一拳,融合了魔道法則,還有黑石魔碑的力量,全力催動之下,足以重創仙能。

可現在,卻被蘇辰隨手一擊給擋住了。

這如何不讓他感到心驚

“不,不對勁,這尊邪佛,莫非是傳說中的邪佛金身”

九麵魔君死死盯著蒼穹之巔,守護一切的邪佛,驚呼道。

“冇錯,那就是邪佛金身”

蘇辰站在金身下方,一臉平靜的看著九麵魔君,道。

如果有選擇的話,他根本不會在這個時候放出邪佛金身。

這玩意是來自於九真子。

當初,蘇辰想的是,拿到邪佛金身之後,找個時間,將這件邪物,煉製成聖佛金身。

可如今,九麵魔君的全力一擊,自己根本抵擋不住,隻能在這個時候動用邪佛金身了。

儘管這東西很邪門,也對自己有巨大威脅,但依舊用了。

“小子,你瘋了吧,邪佛金身,一旦使用,必須要用無儘煞氣飼養,終有一天,你體內的煞氣被耗儘之時,便是你入魔之日。”

九麵魔君一臉驚恐,道。

邪佛金身,這種上個天地流傳下來的邪物,自己也聽說過。

隻是未曾想到,今天,蘇辰竟然會用這種玩意來阻擋自己的進攻。

“你錯了,等到我體內煞氣被耗儘之時,便是我蘇辰殺入魔界,用你毀滅魔族百萬大軍飼養邪佛之時。”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殺機,冷聲道。

邪佛金身,一旦使用,便需要不停的餵養煞氣。

如果蘇辰身上的煞氣耗儘。

那麼,邪佛金身就會開始汲取蘇辰的生命本源。

為了避免出現這種情況。

蘇辰就需要不停的殺戮,使得自己身上有足夠的煞氣,能夠被邪佛金身吞噬。

這是九麵魔君說蘇辰會入魔的原因。

可他並不知道。

蘇辰早就把主意打到毀滅魔族身上。

如果真有一天,走到這種地步,必須要通過殺戮收集煞氣來餵養邪佛金身。

那麼。

蘇辰一定會毫不猶豫進入魔界。

通過殺戮毀滅魔族的百萬大軍,來收集足夠的煞氣。

“小螻蟻,絕不會有那麼一天的”

九麵魔君心神顫動,怒吼道。

剛纔,蘇辰渾身顯露出來的殺機,實在將他嚇了一跳。

“今日,你即便是有邪佛金身守護,也妄想活命”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