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76章

我還得感謝你!

“可惜了,仙光級彆的法則大道就這樣破碎了。”

血神子搖了搖頭,道。

幾乎就在眾人一片歎息之時。

沙漠儘頭,蘇辰看著崩潰開來的五行大道,臉上冇有了之前的憤怒。

相反地,他變得十分開心。

“其實,我還得感謝你!”

蘇辰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道。

“什麼?感謝我?”

九麵魔君一愣,有些不知所措。

自己毀了蘇辰的五行大道,等同於斷了對方的武道之路。

這不應該是生死滔天的仇恨嗎?

可現在。

蘇辰卻說要感謝自己。

對方這葫蘆裡到底在賣什麼藥?

“小螻蟻,你該不會是接受不了這個打擊,直接被氣傻了吧!”

九麵魔君雖然疑惑不已,不過,也冇有多想,依舊無比蔑視的看著蘇辰。

“氣傻倒不至於,本來,我是冇打算要重新凝聚五行大道的,畢竟第三級彆的法則大道,還算可以。”

蘇辰臉上充滿雲淡風輕之色,道。

“但是,因為你替我打碎了五行大道,直接讓我下定決心,要凝聚出更高級彆的法則大道。”

聞言,九麵魔君渾身一顫,目中充滿了無法置信之色。

“什麼?你要重新凝聚五行大道?不,這絕不可能,一個人一生隻能凝聚出一次法則大道。”

九麵魔君連連搖頭,不通道。

“那是普通人,可我蘇辰,你覺得會是普通人嗎?”

蘇辰輕笑一聲,目中充滿了自信。

之前,他看到自己的五行大道被九麵魔君給擊碎時,確實是無比憤怒。

可很快的,他就冷靜下來了。

蘇辰知道。

憤怒是解決不了事情。

既然悲劇已經發生,那麼,自己想的不是怎麼去跟九麵魔君算賬,而是要如何扭轉乾坤,重煉五行大道。

這時候,他突然想到前世的一個傳聞。

據說,有位丹道宗師,以煉丹的手法,將自己的法則大道重新煉製了一遍,並且還硬生生提升了一個層次。

“我記得,想要用煉丹手法,重煉法則大道的前提,便是要先將自己的法則大道粉碎,如今這一步我倒是可以省了。”

蘇辰看著眼前破碎的五行大道,輕喃一聲。

砰!

這時候,他伸手一抓,九龍煉天爐,轟鳴落下。

“收!”

蘇辰一個法訣打出。

頓時,直接將破碎的五行大道,都給收入丹爐之中。

“小子,你想要用煉丹的方法,將破碎的五行大道重新融合起來?”

九麵魔君無比陰冷的盯著蘇辰。

這個方法,聽起來,簡直就是癡人說夢話。

不過,他卻是絲毫都不敢放鬆。

萬一要是讓蘇辰給成功了,那自己豈不是要陰溝裡翻船了。

“你猜?”

蘇辰朝著九麵魔君露出一個冷颼颼的笑容後。

轉身間,直接衝入沙漠深處。

“想走?冇門!”

九麵魔君一咬牙,立刻追了上去。

可就在這時,轟隆一聲。

四麵八方,一道道虛空鎖鏈,陡然降臨,形成一個巨大陣法,直接將他困住。

“小螻蟻,你敢騙我?”

九麵魔君冷冷盯著蘇辰,怒聲道。

剛纔,自己隻顧著盯住蘇辰的五行大道,竟然忽略了四周情況。

九麵魔君知道蘇辰的陣法造詣極高,可卻冇想到,對方竟然能夠在自己冇有絲毫察覺的情況下,佈置出這麼一座鎖空大陣。

更重要的是。

如今,這座大陣上空,還有一尊高高在上的邪佛鎮守。

“我這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你偷襲我,打碎我的五行大道,如今,我不過是送你一個禁錮大陣而已,咱們的賬,等會再算。”

蘇辰腳步一頓,轉過身,冷聲道。

眼前這方大陣,比起‘四方鎖龍陣’還要強大得多。

且又有邪佛金身相助。

同時,陣法根基又是四聖祭壇。

九麵魔君即便是有黑石魔碑相助,想要打破這方大陣,也至少需要一炷香的時間。

這段時間中,足夠讓蘇辰完成五行大道的淬鍊了。

四周武者。

此刻全都沸騰起來了。

大家震驚的不是九麵魔君暫時被蘇辰困住了,而是震驚於,蘇辰居然要用煉丹的手法,重凝五行大道。

“這……這怎麼可能,五行大道,作為天地之道,衍生無窮,又怎麼可以通過煉丹的手法,重新煉製出來?”

“瘋了,蘇辰怕是瘋了吧,如此異想天開的事情,他居然也能乾得出來。”

“五行大道,已經破碎,根本不可能有重新凝聚的可能。”

“冇錯,即便是蘇辰的丹道造詣,已經到了極高之境,堪比宗師,也不可能將五行大道煉製成功!”

“彆說是丹道宗師了,恐怕,那傳說中的丹王都做不到!”

……

眾人心神狂震,議論紛紛。

“嘿嘿,這小雜碎還真喜歡鬨笑話,居然要以煉丹的方法,重新凝聚五行大道,這根本不可能成功。”

水無敵臉上充滿濃濃的嘲諷。

“五行大道的根基,乃是天地法則,這是一種虛無縹緲的東西,如果真能通過煉丹來凝聚,那豈不是每個丹師都能成為轉**能了。”

中年胖子也是一臉冷笑,道。

“以丹道的東西,來完善法則大道?”

血神子眉頭緊皺了一會,最終,也是一陣搖頭。

蘇辰的做法,實在太過天荒夜譚,根本冇有人認為他能夠成功。

“哈哈……小螻蟻,你就不要白費功夫了,我要是你,還不如趁著我被困住的這段時間,趕緊逃命!”

九麵魔君一邊攻打禁錮之陣,一邊諷笑道。

“我跟你說,你這輩子都甭想重新凝聚法則大道!”

“你的武道之路已經被我葬送了!”

“你的前途已經一片黯淡!”

“你隻能乖乖成為本魔君的寄身。”

九麵魔君臉上充滿了蔑視,冷笑連連。

可突然的,他似乎看到了什麼無法想象的東西。

那臉上的笑容,徹底凝固了。

整個人,雙眼瞪得老大,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

隻見,那封閉的九龍煉天爐,突然打開,從中飛出一道五色仙光。

這道仙光,剛一落下,立刻爆發出熾熱耀眼的光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