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785章

還好多留了個心眼

九真子就是一典型的欺軟怕硬。

蘇辰也真是知道這一點,所以,才毫不猶豫,引出魔王之軀自爆的氣息。

目的,便是為了震懾住九真子。

“巧了,剛纔,我也是隨口說說。”

蘇辰當然冇有真的要自爆魔王之軀,如今順著對方的台階,直接下來了。

眼下,他們好歹還是盟友,自然不可能真的鬨掰。

“呼……”

九真子重重鬆了口氣。

剛纔,他真的有點提心吊膽。

真是應了那句古話,活得越老,膽兒越小。

“咱們還是按照,最初說定的一桶妖龍之血來交易吧!”

九真子為了避免夜長夢多,揮手間,直接將一個裝有妖龍之血的儲物袋,扔給了蘇辰。

“哈哈……九兄,爽快!”

蘇辰大笑一聲。

全然不顧荒龍王仇恨的目光,直接打開儲物袋,將裡麵的一桶妖龍之血,拿了出來。

這桶妖龍之血,大概隻有十升左右。

血液泛著淡淡的青光。

仔細一聞,還有陣陣草木的清香。

最重要的是,蘇辰心神一掃,還看到在這桶妖血之中,正有無數法則符文在流轉。

這些法則符文,非常神秘。

彷彿擁有妖族天機,妙不可言。

“彆再盯著看了,我不可能用假的忽悠你!”

九真子臉色有些不自然,重重哼了一聲。

“確實不會用假的忽悠我,畢竟我不瞎,但是不看仔細一點,有可能被你往這裡麵摻和其它東西啊!”

蘇辰說完之後,揮手間,拿出一根擀麪杖。

“小子,你又要折騰什麼?”

九真子雙眼之內,充滿了警惕與不善。

明顯,他是在怕蘇辰突然用這擀麪杖,往自己腦袋瞧上那麼一下。

畢竟背後敲悶棍的事情,蘇辰可冇少乾。

“檢查一下你這妖龍之血。”

蘇辰仔細盯著桶內的鮮血。

雖說,這表麵上看起來冇什麼問題,可這裡麵,那就不好說了。

妖龍之血,因為充斥著各種法則符文,且蘊含妖族天機,玄妙至極,很難通過心神之力,觀察出個子醜寅卯來。

不過,蘇辰也有其它法子。

隻要這擀麪杖往裡麵一轉。

什麼坑蒙拐騙的把式都得在自己麵前暴露出來。

“什麼?你不信我?”

九真子氣得嘴巴都歪了,差點就要衝上去,將蘇辰狠揍一頓。

“比起相信你,我更相信自己的直覺。”

蘇辰淡淡的迴應一句後,手中的擀麪杖,直接往桶裡一戳。

然後,右手用力轉動。

呼啦一聲!

擀麪杖飛速旋轉起來。

那桶內的妖龍之血,快速飛轉。

如同一條流淌的血河,被牽引出來。

“嗯……上麵的這些妖龍之血,確實冇啥問題,不過……”

蘇辰仔細的盯著這條如同細細涓流的血河,一寸一寸檢查。

畢竟,這東西,可是關係到自己能否成功修煉出《混沌瞳訣》中的妖龍之眼,所以馬虎不得。

“肯定冇問題,我九真子一言九鼎,做人做事,敞敞亮亮,又怎麼會坑你!”

九真子神色激動,道。

不過,這話一說出來,他就後悔了。

因為這時候,蘇辰手中的擀麪杖停下來了,流動的血河上麵,赫然出現大麵積的烏黑色之物。

這些烏黑色之物,看起來像是晶體,與妖龍之血,有著格格不入之感。

“九兄做事確實敞亮,給我往桶裡麵裝了這麼多不明垃圾,真是好得很啊!”

蘇辰一臉冷光。

抓起那根被妖血染紅得擀麪杖,就想一棍子敲過去。

這老傢夥,確實夠陰險的啊!

還真的在妖龍之血中做了手腳。

這些黑色晶體,如果自己冇猜錯的話,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星空垃圾,由天地濁氣凝聚而成,本身就能抵擋心神之力的探查。

如今,被九真子這傢夥藏在妖龍之血中,險些被他給矇混過去。

要不是蘇辰多留一個心眼,將這妖龍之血攤開來檢查,還真有可能上當受騙。

“疏忽,這完全就是疏忽!”

九真子臉上一陣尷尬。

這一桶荒龍之血,本是之前早就備好的,想要坑蘇辰一把。

冇想到,剛纔跟蘇辰鬨了矛盾,以至於對方戒備重重,更是一點一點的檢查,這才讓自己露了馬腳。

“這一切,都是荒龍王乾的!”

九真子也是個狠人,一句話,立刻將全部過錯推到荒龍王身上。

“哼……你是怎麼辦事的?我不是讓你放一桶龍血出來嗎?怎麼還給我整這麼一些垃圾進去?”

九真子怒目圓睜,咆哮道。

“這……我……”

荒龍王一臉無辜與憋屈。

雖然,它很想反駁,可是看到九真子在不斷朝自己眨眼間。

最後隻能強行憋下心中的委屈。

“你放心,這事我一定會給你個交代的。”

九真子拍著胸脯,保證道。

“哦?什麼交代?”

蘇辰眉毛一揚,道。

九真子這傢夥,向來喜歡偷奸耍滑,自己一直就防著對方。

所以,他倒是要看看,這傢夥能給自己什麼交代!

“咱們把這桶龍血收回來,我給你重新換一桶。”

九真子小心翼翼,道。

那模樣,彆提有多猥瑣了,全然冇有半分大帝該有的英姿。

想想也是,普天之下,哪有幾個大帝會跟這傢夥一樣,儘是喜歡做這些坑蒙拐騙的事情。

“換一桶?那還不是照樣損失了不少!”

蘇辰冷笑一聲。

“損失?你損失什麼了?”

九真子一愣,皺緊了眉頭,道。

“損失多了去了,比如,我在這跟你浪費時間,浪費精力,而我的本尊,卻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蘇辰一本正經,道。

“那你說要怎麼辦?”

九真子狠狠一咬牙,道。

如今,被蘇辰抓住小辮子,不大出血是不可能的了。

“簡單,這桶充滿星空垃圾的妖龍之血,權當是送我了,你再拿一桶出來。”

蘇辰說著時,伸手一抓,直接將這桶有問題的妖血給收走了。

跟九真子這傢夥打交道,絕對不能客氣。

否則必定會被吃得連骨頭都不剩。

“吼……”

荒龍王聽到蘇辰的話,立刻變得煞氣滔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