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92章

六翼魔蝶王現身

“你如今神魂不整,確定要跟我拚命?”

古滅天慢條斯理,道。

那聲音中,聽不出有任何波瀾。

“哼……神魂不整又如何,照樣能揍得你哭爹喊娘!”

魔靈子顯然是被人家戳到了痛處,俊逸的臉容,充滿猙獰。

“你是仗著分身多,所以纔敢在我麵前囂張,不過,沒關係,我的本尊,即將悟透空間大道,到時候將你那些亂七八糟的分身,統統跨空擊殺。”

古滅天臉上殺機暴漲,揮手一斬。

轟!

無儘刀道法則,滾滾而動,化作無敵神龍,渾身充滿破碎九天的力量。

“吼……”

一聲龍吟,傳開時,無敵神龍,翻雲覆雨,殺向魔靈子。

“雕蟲小技!”

魔靈子揮袖一甩,黑雲炸開,從中飛出一尊尊魔兵神將。

轟!轟!轟!

整整有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尊魔兵神將,衝了出去。

刹那間,這些魔兵神將,與古滅天的刀氣長龍,瘋狂撕殺到了一起。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

古滅天與魔靈子的身影,齊齊消失了。

蘇辰的五行世界,原本是漂浮在半空中,因為失去主人的控製,正在不停崩潰。

可就在這時。

一隻漆黑陰冷的魔手,轟然落下。

想要探入五行世界。

撈出其內的聖痕之葉與天命珠。

誰也冇想到的是,這個時候,還有一隻充滿武神之光的聖手,緊隨而來。

不論是死神魔手,還是武神聖手,全都是在同一時間,向著聖痕之葉與天命珠,齊齊抓去。

二者,不分向後,同時落下的一瞬,爆發出驚天動地的碰撞。

轟隆隆聲傳出。

五行世界,崩潰的速度更快了。

那道最先存在的空間裂縫,赫然被無限撕裂開來。

砰!

聖痕之葉與天命珠,從中飛出。

死神魔手與武神聖手,還在瘋狂碰撞。

各種衝擊波,席捲八方。

頓時,直接將聖痕之葉與天命珠給轟飛出去。

這兩件至寶,倒飛開去的方向,赫然是法則之海。

“咕噥……”

四周武者,看到這兩件寶物距離自己越老越近,全都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可是,卻冇有人敢在這個時候出手搶奪。

即便是水無敵與血神子,眼饞不已,也強忍住了內心的火熱。

任由這兩大至寶從自己跟前擦身而過。

不是他們不想要!

而是他們不敢去碰!

誰碰。

誰就得死!

蘇辰就是很好的例子。

即便是得到了聖痕之葉又如何?

即便是突破到了玄輪之巔又如何?

最後,蘇辰還不是被魔靈子三招兩式打得灰飛煙滅。

眾人儘管心神火熱,目光死死盯著聖痕之葉與天命珠,可卻冇有一個人敢行動。

幾乎就在大家以為要跟這兩件至寶擦身而過時。

轟隆一聲。

天地裂開。

有一片陰森恐怖的魔霧,衝了出來。

那魔霧之中,有一尊看上去像六翼冰蝶的怪物,正一臉冷漠的看著這一幕。

“收!”

突然,一道低沉嘶啞的聲音,傳開之時。

那魔霧之中,陡然探出一隻漆黑巨手,直接一掃。

立刻將這聖痕之葉與天命珠都給收走了。

什麼?

又有一尊毀滅魔族的強者出手了?

四周武者,一個個錯愕不已的看著這一幕。

“這……這是冰蝶一族的人?”

水無敵臉色一愣,道。

“不,不是冰蝶一族,應該是毀滅魔王,奪舍了六翼冰蝶而已。”

血神子目光一閃,頓時看清楚黑霧之內來者的身份。

蒼穹之內,魔靈子看到這一幕,先是怒火狂噴,轉而卻是大笑起來。

“好,真是好得很,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家的後輩,居然敢在本尊眼皮子底下搶東西。”

魔靈子渾身魔雷滾滾,踏步間,化作一道滅世雷橋。

衝向那片收走聖痕之葉與天命珠的黑霧。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

古滅天一步落下,武神元陽,狂湧而出,也是衝向那片陰森冷然的黑霧。

“老祖,切勿動手,我是毀滅魔族中的‘無心魔王’,這次是幫老祖您搶奪寶物的。”

很快,有一陣劇烈的波動,傳了開來。

那魔霧之內,猛地有一尊魔王的身影凝聚而出。

這頭魔王,不是彆人,赫然就是之前隱藏在六翼魔蝶王軀體內,後來被蘇辰乾倒,掛到世界古樹上去反省的毀滅魔王。

它在族內,還有一個名號,便是‘無心魔王’。

嗡!

魔靈子那強悍無敵的心神之力,飛速落下,直接一掃,立刻看清楚一切。

“果然是我魔族子弟。”

魔靈子冇有發現端倪,頓時鬆了口氣。

“馬上將聖痕之葉與天命珠交給我。”

聞言,六翼魔蝶王冇有任何反駁之意。

十分恭敬,就要奉上兩大至寶。

可誰知這個時候,蒼穹之內,一輪武神元陽,破滅長空,直接撕裂開了魔霧。

準確無誤的打在六翼魔蝶王軀體上。

“啊……”

無心魔王慘叫一聲。

氣勢虛弱了許多。

那原本要送出去的聖痕之葉與天命珠,也在這個時候,被他情急之下,收入體內。

魔靈子冇有絲毫懷疑。

“老祖,我的本體在上萬年前被人族毀了,如今,隻剩下一道殘魂,奪舍了六翼魔蝶王,根本擋不住上古武神的攻擊。”

一道著急無比的聲音,傳了開來。

“你放心,有我在,今天冇有人能夠傷到你。”

魔靈子臉色陰森無比,揮手一甩。

萬千魔兵,滾滾而來,立刻衝向蒼穹之巔的武神元陽。

很快。

一陣驚天動地的碰撞,迴盪開來。

古滅天進攻的步伐,立刻受阻。

“呼……”

魔靈子鬆了口氣,轉過身時,準備繼續討要聖痕之葉與天命珠。

可是,古滅天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

那一道道流光聖火,快速衝擊而來,粉碎了魔兵神將,衝向無心魔王所在的黑霧。

“小輩,你先將我這道心神烙印了,然後,我送你離開這裡,回頭再去找你。”

魔靈子知道,此刻古滅天死死緊逼之下。

根本冇有任何機會收取聖痕之葉。

索性,倒不如先控製住這個後輩。

回頭找個機會。

再將聖痕之葉與天命珠要回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