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95章

借魔靈子之手離開

“與聖痕之葉相比,天命珠擁有窺伺未來的能力,這對他來說纔是作用最大的寶物。”

“可他為什麼要放棄天命珠,選擇聖痕之葉呢?”

魔靈子目中深處,閃過陣陣疑惑。

“有問題,這片聖痕之葉絕對有問題!”

“這肯定還有我冇發現的秘密。”

“也正是因為這個秘密,古滅天纔會放棄天命珠,選擇聖痕之葉。”

魔靈子的智商,放在整個蒼龍大陸,甚至是魔界之中,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單單是從古滅天的隻言片語中,他就推測出了很多有用的資訊。

此刻,他們在爭奪的這片聖痕之葉,絕對不簡單。

所以自己冇有理由放棄。

何況,現在他還是占據了優勢。

既然有能夠通吃的本事,又何必跟人家分享勝利的果實?

“考慮得怎麼樣了?”

古滅天眼皮微跳,道。

不知為何,他心底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這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所以,他纔會跟魔靈子提出和解,大家都不要鬥了,各自分掉一件至寶。

可惜魔靈子接下來的答案,卻是讓他的計劃徹底泡湯。

“不怎麼樣,天命珠是我的,聖痕之葉,也是我的!”

魔靈子臉上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霸道。

轟隆一聲。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他抬手一抓。

血色雷獄,轟轟而動,釋放出萬千雷獄魔鏈。

頃刻間,便是徹底鎖住了古滅天。

“不好!”

古滅天臉色大變,來不及後退,立刻被雷獄魔鏈給束縛住了。

真正讓他色變的原因,還是接下來魔靈子的動作。

“生死雷禁,開!”

魔靈子抓住手中的黑石魔碑,向著頭頂虛空一砸。

哢嚓一聲。

整個禁錮的虛空,徹底被撕裂開來。

不僅僅是他佈置下來的禁製,還有古滅天的武神光幕,也是出現一個巨大洞口。

“還不快點施展‘千光混元遁’!”

魔靈子看了一眼破開的虛空洞口,催促道。

“走!”

無心魔王一直在做準備。

此刻機會一來。

哪裡還敢有絲毫耽誤。

轟隆隆聲傳出。

千光一轉,萬裡奔襲。

不到一個眨眼的功夫,便是衝出虛空封鎖,進入空間通道。

“混蛋!”

古滅天氣得直咬牙,拚命一扯。

撕拉一聲!

所有雷獄魔鏈,全都破碎開來。

“給我留下!”

轟!

一輪綻放出無儘光芒的武神元陽,衝破雲霄,直奔虛空通道而去。

“我魔靈子想保護的人,你可傷不了!”

魔靈子冷笑一聲,踏步間,出現在武神元陽跟前,一拳打出。

砰!

魔拳之光,撕裂長空,立刻將武神元陽給擊碎了。

“哼……”

古滅天臉色陰沉無比,冇有理會魔靈子,而是狠狠一跺腳。

轟隆一聲。

腳底下的長空,全都被撕碎開來,露出一道巨大裂縫。

這道裂縫,快速蔓延開去,直接衝向法則之海。

“人家魔族的後輩,知道幫忙搶奪聖痕之葉,而你們呢?全是一群廢物,隻會在傻愣著不動。”

古滅天氣得胸口翻滾,狠狠瞪了水無敵等人一眼。

“還不快點給我進入空間通道,要是你們不能找到那頭毀滅魔王的下落,本尊一個個送你們去陰曹地府報道。”

砰!

古滅天大袖一揮,頓時有上百道心神烙印飛出,直接打在水無敵等人身上。

“這……”

水無敵渾身打了個冷顫,想要抵擋,可根本做不到。

這道擁有古滅天意誌的武神烙印,強橫至極,立刻融入到自己的神魂之中。

不隻是他,還有血神子,也都冇辦法抵擋。

隻能任由古滅天將武神烙印入體。

“無妄之災,這簡直就是無妄之災啊!”

中年胖子臉上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表情。

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會想到。

這場大帝之間的爭鋒,居然還會將他們給攪和進來。

“彆白費力氣了,這是上古武神的烙印,以咱們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驅除。”

血神子看了一眼四周的武者,道。

此刻,有不少人,依舊不肯放棄,想要驅除武神烙印。

可這些人的下場,都很慘。

古滅天一個念頭,立刻折磨得這些人慾生欲死。

這就是大帝之威!

帝尊之意,不可違!

“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

水無敵一副哭喪著臉的樣子,暗罵一聲。

剛纔,他不是冇嘗試著用金烏神火去煆燒武神烙印,可結果差點讓他崩潰。

那武神烙印內的隨便一縷氣息,都能將自己碾壓。

因此,水無敵纔會在反抗無果之後,立馬變得識相起來,身先士卒,第一個衝入虛空裂縫。

“不錯!”

古滅天看了水無敵一眼,讚聲道。

“記住了,隻要誰把那頭毀滅魔王找到,本尊賜他一門帝道神通,或者是,一件聖器。”

轟!

所有人,目光頓時變得火熱起來了。

不用花費什麼力氣。

隻要找到那頭逃走的毀滅魔王,便可以得到一門帝道神通,或是一件聖器。

這誘惑,簡直太大了。

古滅天雖然靠著武神烙印,綁住了所有人,可他知道,既要馬兒跑得好,那就要喂夠草。

可以說,他現在是打一個巴掌,再給一顆甜棗吃。

眾人全都被他收拾得服服帖帖,不敢有異議,紛紛開始行動起來。

不到一個眨眼的功夫。

所有人,全都進入虛空裂縫。

“該死,古滅天竟然玩老夫玩了相同的招數。”

魔靈子臉色一陣陰沉。

有心想要阻止,可卻來不及了。

隻見,古滅天大手一抓,整道虛空裂縫,徹底模糊。

血神子等人,全都進入其中,朝著毀滅魔王遁走的方向追擊而去。

“你以為單憑這些蝦兵蟹將,就可以找到本尊後輩的下落嗎?”

魔靈子臉上露出濃濃的不屑,揮手間,魔月倒掛,朝著古滅天腦袋轟去。

“隻要那些人想活命,他們就必須幫我將那頭毀滅魔王找出來。”

古滅天目光一片陰森,殺氣騰騰道。

砰!

山河一震,武神元陽,迅速墜落,直接擋住了飛速斬來的魔月。

兩大帝境的戰鬥,慘烈至極。

可誰都冇有注意到,場上出現了一絲細微的變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