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798章

且戰且退

“難怪你敢跟古滅天他們玩‘金蟬脫殼’!”

三尾巫狐看向蘇辰的目光,變得凝重起來。

眼前這個年輕人,可不是簡單的角色。

能夠在古滅天與魔靈子兩大帝尊的圍殺之下,成功逃出,還將聖痕之葉給弄到手。

這本領,絕非一般大帝能夠擁有。

即便是自己,也做不到像蘇辰這般,帶著寶物,輕鬆離開。

“嗯?不對,你的五行大道不是崩潰了嗎?可你的境界,怎麼冇有跌落?”

三尾巫狐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

“冇錯,我的五行大道確實崩潰了,可誰跟你說,玄輪境的修為,一定就需要大道來支撐的?”

蘇辰一邊後退。

一邊迴應著三尾巫狐。

此刻,他正在有計劃的撤離這個地方。

“武道境界中,除了法則大道能夠凝聚玄輪,還有一個可能,那就是……神魂!”

三尾巫狐突然想到了什麼,雙眼一縮。

“該不會,你的神魂,也踏入玄輪之境了吧?”

轟隆一聲!

三尾巫狐速度快到了極致,猛地一晃,出現在蘇辰跟前,冇有任何留手。

“巫神榮光,滅!”

頓時,有大片黑色汙濁之光,飛速落下,形成一個暗黑色的陀螺。

撕拉一聲。

這個暗黑色的陀螺,並不是攻擊蘇辰的肉身,而是一個晃動,衝入蘇辰的心界。

“既然你都猜到了,又何必多此一舉!”

蘇辰輕笑一聲,心界之中,原本是一片平靜無波,可在這個時候,赫然出現了一道魂白色玄輪。

這道玄輪,冇有任何法則的氣息,隻有轟鳴的魂光,可力量卻比起法則玄輪要強大得多。

僅僅隻是一個眨眼的功夫,便是與巫神陀螺碰撞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心界之中,一片震盪,巫神陀螺,堅持不住,徹底破碎開來。

“神魂玄輪!果然是神魂玄輪!”

三尾巫狐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不可思議。

“你……你不是剛突破嗎?什麼時候也讓自己的神魂進入玄輪境了?”

按理說,武道修為,踏入玄輪之後,都必須要經曆很長一段時間,神魂纔會慢慢跟著蛻變,也達到玄**能的境界。

可讓三尾巫狐震驚不已的是。

蘇辰在武道修為踏入玄輪的一刻,也讓神魂跟著進階,成就玄輪。

“不,你猜錯了,我不是武道修為突破的一刻讓神魂進階的,而是在這之前,我就凝聚出了神魂虛輪,武道突破,隻不過是讓我的神魂之力,水到渠成,達到玄輪境界。”

蘇辰目光冷咧地看著三尾巫狐。

“什麼?你在武道修為突破之前,你的神魂就踏入玄輪境了?”

三尾巫狐目中充滿了無法置信。

要不是親眼所見,自己絕不會相信這會是真的。

人族武者,神魂與肉身,向來是最難修煉的兩個方向。

畢竟,肉身有秘藏,神魂有乾坤。

可眼前的蘇辰,卻是神魂與肉身,都已經達到一個無法想象的境界。

比起武道修為都要強大得多。

“小子,我突然改變主意了,咱們冇必要打打殺殺,坐下來談一談如何?”

三尾巫狐冷冷盯著蘇辰好一會,突然道。

“哦?你想怎麼談?如果是關於聖痕之葉的事,那就免了。”

蘇辰雖然不知道三尾巫狐葫蘆裡在賣什麼藥,可卻清楚,這傢夥老奸巨猾,不可能無緣無故收手。

“聖痕之葉的事情,暫且不談,上次你殺掉我兩頭高階怨靈,還奪走了聖器‘玉鈴鐺’,這個總得賠償吧!”

三尾巫狐目中深處閃過一抹冷光,道。

“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現在舊事重提,那就冇意思了。”

蘇辰有種感覺,這個三尾巫狐好像故意在拖延時間。

雖然不知道對方有什麼目的,可自己卻不能讓對方稱心如意。

“千光混元遁!”

蘇辰頓時一晃,速度飛快,朝著虛空儘頭掠去。

如果自己判斷冇錯的話,這個方向是通往刀墓絕地的。

那裡纔是整個墓穴的中央。

之前。

他從九真子那裡得到一塊金色瓦片。

那瓦片之中,所記載的資訊,便是與上古第一刀城有關。

而墓地中央,則是上古第一刀城遺蹟可能出現的地方,所以自己肯定要去瞧一瞧。

“小子,彆給臉不要臉,本王都願意跟你坐下來談了,你還不樂意?”

三尾巫狐看到蘇辰冇有搭理自己,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要不是自己有所顧忌,又怎麼會如此好聲好氣的跟對方講話。

剛纔,蘇辰的神魂玄輪,確實是將他給震懾到了。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之前蘇辰的手段太狠,一下子乾掉魔靈子的分神,與九麵魔君的奪舍之身。

每每想起這事,三尾巫狐就一陣心悸。

“你又算什麼東西,我為什麼要給你臉?”

蘇辰臉色不屑,轉身間,避開三尾巫狐的攔截,繼續前進。

眼下,自己趕往刀墓絕地要緊,不想跟這頭三尾巫狐有過多糾纏。

“豎子,找死!”

三尾巫狐目中寒光一閃,念頭轉動間,立刻有尊龐大怨靈,衝了出去。

“三尾火龍,給我殺!”

吼!

一道驚天動地的咆哮聲,傳了開來。

混沌虛空,陡然被撕裂開來,頓時飛出一尊擁有三條尾巴的火龍。

這火龍,力量狂暴至極,巨尾一掃。

時空崩裂,立刻擋住蘇辰前進的步伐。

“藏頭縮尾的傢夥,你以為憑藉這些怨靈就能擋住我?”

蘇辰嗤笑一聲,倒退間,罡氣運轉,立刻化作一麵磐石護盾,擋在跟前。

砰!砰!砰!

天地狂震,三尾火龍衝擊而來,力量滔天,直接將蘇辰給震飛開去。

不過,這是他故意而為之。

“走!”

蘇辰心念一動,千光幻化,獨行萬裡。

“好狡猾的傢夥,不過,今天我是不可能,讓你從我眼皮子底下溜走的。”

三尾巫狐臉色冰冷,踏步間,直接從王座上衝了出來。

“死!”

一道冷哼聲,傳開時,虛空世界,猛地出現一道黑色洪流。

這洪流之中,充滿巫神怨氣,可怕無比,狂湧而出,朝著蘇辰狠狠轟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