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00章

巫園荊棘

“小雜碎,你最好將這十八把死神鐮刀還我,否則本王必將追殺你至天涯海角,滅你九族!”

三尾巫狐臉色陰沉至極,狠聲道。

“嗬,你還是先想想,自己能不能活過今日再說!”

蘇辰大笑一聲,臉上充滿了冰冷之色。

“啊……小雜碎,我要你死!”

三尾巫狐大吼一聲,對於蘇辰的憤怒,簡直是傾儘三江之水也難以洗刷。

“邪月三千斬!”

話語一落,四周,虛無之內,出現了無數個影子。

這些影子,看上去如同幽靈般,陰死之光湧動,衝出時,赫然全都化作一輪輪邪月。

“隻有這點力量麼?”

蘇辰冷笑一聲,目中殺機瀰漫,不退反進。

“大五行劍術,第三式,劍陽境!”

轟隆一聲。

漆黑的混沌虛空之中,猛地出現一輪無法形容的浩陽。

整道奔騰的劍河,更是在這一刻,轟轟而動,融入到這輪浩陽之中。

到最後,浩陽變成——劍陽!

劍陽之光,折射開來,照耀諸天萬界。

“我為劍陽,劍陽為我!”

蘇辰一步邁出,彷彿與這輪劍陽合二為一。

刹那間,有無儘感悟浮上心頭。

這一刻的他,好似化作一道亙古至高的五行陽劍,斬出時,徹底消滅了黑暗與邪惡。

砰!

這一劍,代表了兩極之陽,斬出時,像是跨越了四季輪迴,更是抹去了天地差距。

劍起,劍落。

三千邪月,灰飛煙滅。

“啊……”

一道淒厲慘叫傳了出來。

三尾巫狐渾身是血,從半空中跌落下來。

那邪月三千斬,力量雖然強橫,可一旦被破,他也會受到巨大反噬。

“小子,我記住你了,等下次見麵就是你的死期!”

三尾巫狐怨毒的看了蘇辰一眼,強忍住體內的傷勢,激發出剩下不多的力量,朝著虛無深處掠去。

他知道,眼下的自己,根本不可能是蘇辰的對手。

如果再留下來,恐怕會有生命威脅。

所以,果斷選擇離去。

三尾巫狐心底還暗暗發誓。

一旦脫險,立馬釋出資訊,告訴血神子等人蘇辰的下落。

隻要血神子知道蘇辰還活著。

那麼,古滅天也就知道了。

到那時,古滅天與魔靈子肯定會知道自己被蘇辰騙了。

反應過來後,必定會憤怒不已,全力追殺蘇辰。

“我就不信,你這小雜碎,還能抵擋得住古滅天與魔靈子的全麵追殺!”

三尾巫狐咬了咬牙。

心裡還打算將蘇辰擁有‘流火錫金’的事情給泄漏出去。

唯有這樣,才能讓古滅天與魔靈子瘋狂起來。

“恐怕你冇有下次了!”

蘇辰淡笑一聲,踏步間,五行封鎮展開。

一個刹那,混沌虛空遭受封鎖。

任何咆哮的碰撞風暴,全都停止了轉動。

包括那道正在急速遠去的巫妖之光,也是一滯,無法逃竄。

“不好!”

三尾巫狐神色大變,目中一片恐懼,全力催動之下,還是速度大減。

“巫道的時代,早已一去不複返,區區一尊巫王,又有何資格在本公子麵前囂張。”

蘇辰渾身戰意滔天,踏步間,浩瀚罡氣,轟轟爆發。

“龍象神拳!”

砰!

蒼穹之內,猛地衝出一尊無敵龍象,橫空落下,狠狠打在三尾巫狐身上。

“小雜碎,你要逼急了,我跟你魚死網破。”

三尾巫狐臉色一片憤怒,伸手一抓。

砰!

那把失去十八條腿的腐朽王座,化身成為一塊擋板,護在跟前。

轟隆一聲。

龍象神拳,破空落下,狠狠打在擋板上麵。

僅僅隻是爆發出一陣金石撞擊的聲音。

“咦……你這把椅子質量不錯啊!”

蘇辰雙眼泛起陣陣精芒,道。

“小子,你休想再搶走我的巫道至寶。”

三尾巫狐嘴角一陣抽搐,想了想,還是把這剩下一半的死神王座給收了起來。

“收起來也冇用,等會我宰了你,所有寶貝都一樣是我的!”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衝出,腳底下,一座座罡氣重樓,凝聚開來。

砰!砰!砰!

總共是九九八十一座罡氣重樓,齊齊而動,落下時,形成一個戰神領域,徹底籠罩住了三尾巫狐。

“該死,這傢夥的五行世界雖然破碎了,可卻用混元煉體之力,形成戰鬥領域。”

三尾巫狐心頭一跳,感受到一股強烈危險浮上心頭。

幾乎冇有遲疑,立刻倒退開去。

可他的速度,還是慢上半拍。

轟!

此刻,有一隻金光閃動的巨拳,破開所有,直接轟擊在他的胸口上麵。

“咳!”

三尾巫狐倉皇抵擋之下,還是被無數拳芒衝入體內,大肆破壞。

“小子,你彆逼人太甚……”

轟!

虛空一震,頓時飛出一株血魂色的荊棘。

“巫園荊棘,種!”

三尾巫狐一把拍出,直接將血魂色的荊棘種在了混沌風暴之中。

同時,他還取出一袋子的妖血,倒入其中。

嘩啦一聲!

這株被他稱為‘巫園荊棘’的植物,快速成長起來,立刻形成大片荊棘,瘋狂蔓延開去,纏住籠罩在四周的罡氣風暴。

整整八十一個罡氣風暴,全都被這些詭異的荊棘纏繞住了。

“走!”

三尾巫狐一刻也不敢停留,藉助罡氣風暴被控製住的間隙,轉身一晃,欲要衝出戰神之域。

“巫族的植物,確實神奇,居然能種在虛空之中,且憑藉一袋子妖血就徹底成長起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若有所思之色。

“不過,僅僅隻是這樣的話,你想逃命,還差得遠。”

轟!

蘇辰一步踏出,眉心之處,陡然裂開,出現一隻漆黑的眼睛。

“什麼?這……這是魔族的力量?”

三尾巫狐後背發涼,無比驚恐的看著這一幕。

此刻,他甚至都在懷疑,究竟是不是自己眼花了,還是怎麼的,居然在一個人族武者身上看到了魔族的神通。

“魔滅之眼,開!”

蘇辰冇有理會驚慌失措的三尾巫狐,眉心豎眼,裂開的刹那。

立刻有道吞天噬地的光芒,迸射而出。

這道光芒,落下時,化作恐怖的黑海,滾滾而動,衝向那株血魂色的荊棘。

轟隆隆聲傳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