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801章

小火凰回來了

砰!

無儘巨響,迴盪開來。

那株血魂色荊棘,完全抵擋不住,直接在碰撞中崩潰開來。

“不……”

三尾巫狐臉色蒼白,來不及躲閃,也被這片毀滅黑海,捲入其中。

“怨靈護體!”

轟!

頓時,有無儘怨靈從他體內狂湧而出。

連同之前那頭被蘇辰擊退的火龍,也在這一刻,擋在三尾巫狐跟前。

那一道道震耳欲聾的巨響,充斥雲巔。

“走!”

三尾巫狐一刻也不敢耽誤,藉助怨靈的力量,抵擋住毀滅黑海後,轉身就逃。

此刻,他根本不知道蘇辰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竟然……

這小子竟然能夠施展毀滅魔族的神通。

“巫道神舟,遁!”

一道著急的冷喝聲,傳開時,有座黑暗的神舟衝出,捲起三尾巫狐,遁行千裡。

“巫道時代的法寶,果然有些不凡,可就想憑此從我蘇辰手中溜走,還差得遠!”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冷芒,嗤笑一聲。

轟!

隻見,他抬手一揮。

冰霜鎖鏈,呼嘯而動,落下時,直接在虛空儘頭將巫道神舟給纏繞住了。

“心蓮劍術,給我斬!”

蘇辰踏步間,衝了出去,揮手間,劍氣化蓮,陡然飛出,向著那神州尾部的三尾巫狐斬去。

“糟糕,這小子的神魂之力太強了,根本冇辦法避開他的探查。”

三尾巫狐臉色陰沉,倒退間,狠狠一拍。

轟隆一聲。

天地儘頭,頓時衝出一座怨靈之橋,擋住劍氣之蓮。

“碎!”

蘇辰冷喝一聲。

劍氣之蓮,綻放出冰冷之芒。

頃刻間,破碎所有,割裂一切,直接擊潰怨靈之橋,朝著三尾巫狐的腦袋斬去。

“退!”

三尾巫狐神色大變,超強的反應速度,令他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整個人,直接朝著另一側虛空閃去。

蘇辰這一擊,落空了。

可是,那冰冷的劍芒,卻是劃破三尾巫狐中間的那根尾巴,留下一道醒目的血痕。

“殺!”

蘇辰目光冷峻,渾身氣勢轟鳴,踏步間,衝了出去。

“啊……小畜生,你敢傷我狐尾,找死!”

三尾巫狐雙眼之內,充滿憤怒與恐懼。

冇想到,自己動用了巫族逃遁至寶,還是冇辦法離開此地。

幾乎就在這生死關頭,他冇有遲疑,張嘴間,吐出一座黑色小塔。

砰!

這座小塔,一出現,直接炸開,形成一片虛空潮汐。

“嗯?居然能夠將虛空潮汐封印在法寶之中,巫道之術,果然有其玄妙之處。”

蘇辰雙眼一縮,目中充滿了驚訝之色。

眼前,這些虛空潮汐,隻有在萬年一次的宙晨更換的時候纔會出現,本是虛無縹緲之物。

在他印象中。

虛空潮汐是很難被收取煉化的。

可冇想到,三尾巫狐居然擁有這東西。

虛空潮汐,瀰漫開來時,蘇辰的心神之力,徹底被壓製了。

即便是他擁有最強的神魂玄輪,也冇辦法避開虛空潮汐,找到三尾巫狐的下落。

“哼,終於讓這小子的心神之力,冇有了用武之地!”

三尾巫狐終於鬆了口氣。

虛空潮汐的爆發,立刻使得蘇辰找不到自己。

隻能在原地轉圈。

“眼下的我,根本不是這小雜碎的對手,所以還是先撤了再說。”

砰!

三尾巫狐渾身一震,再次催動巫道神舟,掙脫開了冰霜鎖鏈的束縛,轟轟而動,衝向來時的路。

可就在這時,他的前方,猛地飛出一頭萬火神凰。

而且,在這頭神凰的翅膀上,還坐在一個年輕人,正一臉嘲諷的看著自己。

“不,這不可能?你……你不是被虛空潮汐困住了嗎?”

三尾巫狐目中露出無比恐懼之色,驚聲道。

眼前這個年輕人,不是彆人,正是蘇辰。

“你不知道,萬火神凰的火焰,能夠焚燒一切虛空之物嗎?”

蘇辰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道。

“啊……”

三尾巫狐驚呼一聲。

回過頭時,立刻看到。

自己釋放出來的虛空潮汐,全都被燒得一乾二淨。

“你,你的萬火神凰是什麼時候回來的?我為什麼會不知道?”

三尾巫狐一臉驚駭的看著蘇辰,道。

“看來你對我的行蹤瞭如指掌啊,連之前小火凰不在我身邊都知道。”

蘇辰似笑非笑的看了三尾巫狐一眼。

前麵。

自己確實讓小火凰離開,前去打聽水無敵的下落。

後麵也不知道這傢夥乾嘛去了。

水無敵都來到法則之海邊緣了,可小火凰還是行蹤不明。

也正是在剛剛虛空潮汐出現的一刻。

小火凰才慢悠悠的飛了回來。

正所謂,來得早,不如來得巧。

虛空潮汐,卻是能夠擋住蘇辰的心神探查,不過,這東西,卻完全抵擋不住小火凰的萬火之海。

前後不到一個眨眼的功夫。

整片虛空潮汐,就徹底被小火凰燒得乾乾淨淨。

“呼……”

三尾巫狐重重吐了口氣,很快,他就壓下心底的驚慌,冷靜道。

“即便是你的萬火神凰回來了又如何,此刻,我的巫道神舟,已經徹底激發,你根本困不住我!”

轟隆隆聲傳出。

巫道神舟上麵,光芒沖天,破碎雲霄,爆發出勢不可擋之力。

“走!”

三尾巫狐狠狠一跺腳,神舟一動,衝入混沌。

“你有準備,我又怎麼會冇有準備呢?”

蘇辰坐在萬火神凰肩膀上,一臉雲淡風輕的看著這一幕。

砰!

幾乎在這巫道神舟離開一瞬。

混沌虛空深處,猛地出現一尊邪佛。

以泰山壓頂之勢。

直接一腳踩在三尾巫狐腦袋上麵。

“啊……”

一聲淒厲慘叫,迴盪開來。

三尾巫狐渾身炸開,血肉紛飛。

“嗯?”

蘇辰看到這一幕,冇有任何高興之色,反而眉頭緊皺。

“主人,有什麼不對勁的嗎?”

小火凰目露疑惑,道。

“還是讓那傢夥跑了。”

蘇辰搖了搖頭,抬手間,從那一堆炸開的血肉之中一撈。

頓時有個黑色布袋飛了出來。

這黑色布袋,正是三尾巫狐逃跑之後留下的唯一戰利品。

“什麼?逃了?剛纔……我不是親眼看到,那傢夥被邪佛金身一掌打死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