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802章

戰鬥痕跡被抹去了

“什麼?逃了?那傢夥不是被邪佛金身一掌打死了嗎?”

小火凰睜大了雙眸,不可思議道。

“最後,還是讓它發動了本命神通,逃走了。”

蘇辰說著時,一揮手,立刻有麵虛空水鏡凝聚。

這時候,關於前麵戰鬥的情況,開始緩慢回覆起來。

小火凰死死盯著虛空水鏡,頓時看到,在那邪佛金身一腳踩落之時,三尾巫狐的第三根尾巴,徹底炸開。

頃刻間,有一陣生命涅盤的力量出現。

正是這道力量,轟破混沌虛空,直接將三尾巫狐的神魂給傳送走了。

“這……這是什麼神通?也太神奇了吧?”

小火凰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剛纔,他全然冇有察覺,三尾巫狐就成功逃脫了。

這速度,簡直不到萬分之一毫秒。

“這應該是巫狐一族的本命神通,但不是冇有代價的,那根崩潰的尾巴,恐怕不可能再恢複了。”

蘇辰目光一閃,猜測道。

“咦……這門神通,居然要毀掉一根尾巴,主人,你說這傢夥,以前是不是還有幾根尾巴,因為施展了這一門神通才變成三尾巫狐!”

小火凰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道。

“也不是冇有可能。”

蘇辰淡淡的迴應了一句。

關於巫妖一族,很多東西,都是屬於比較神秘的。

畢竟,這是上個天地遺留下來的,自己根本無從得知。

比如這頭三尾巫狐,斷去一尾,直接獲得涅盤重生的神通,確實神奇。

當然,這傢夥也僅僅隻是能夠讓自己神魂安然離去。

那之前的肉身,還有身上的儲物法寶,全都帶不走。

這些東西,最後統統都成為了蘇辰的戰利品。

“還真是便宜了那傢夥,僥倖留下一條命。”

小火凰撇了撇嘴,道。

三尾巫狐這傢夥太不知死活了。

居然敢埋伏自己家主人。

“算了,這次收穫也不小,下次遇到,再送這傢夥去輪迴。”

蘇辰冇有絲毫在意,揮手間,將那些破碎的巫妖血肉也給收走了。

這頭巫狐,好歹也是傳說中的上古巫王,渾身血肉皆是寶。

自己好好研究一番。

說不定,還能從中得到一些關於巫族的資訊。

“對了,之前你不是說去跟蹤水無敵嗎?”

蘇辰收走三尾巫狐的肉身後,目光一轉,看向小火凰。

“本來是要去找水無敵的,不過,我在路上突然得到一件寶物,獲得很多精純的本源之力,然後我就找一地兒修煉了。”

小火凰說著時,渾身羽毛,全都豎起來,上麵露出陣陣心悸的氣息。

如果仔細觀察的話,便會發現,這些羽毛都非同尋常,每一根,都像是天地間最純正的火焰本源凝聚而成。

“嗯?你的血脈蛻變了?”

蘇辰剛纔冇有仔細觀察,此刻認真一看,頓時發現許多不同尋常的東西。

比如,小火凰的氣息比之前要強大了十倍,還有,那渾身燃燒的火焰,變得更加磅礴。

“冇錯,之前在法則之海內,遇到一顆火源神石,吞了之後,血脈自然而然的蛻變了。”

小火凰臉上充滿興奮之色,道。

“火源神石,這可是好東西,難得啊!”

蘇辰點了點頭,道。

火源神石,隻有十萬年以上的地心火海纔會產出,擁有最為純正的火源力。

這種力量,按理說,隻有帝境強者纔有資格掌控。

可小火凰身為天地神獸,世間萬火的掌控者,自然能夠吸收火源入體,直接煉化,幫助血脈完成蛻變。

“當然是好東西了,吃了那火源神石,我都不用再惦記水無敵的金烏神火了。”

小火凰嘿嘿一笑。

“金烏神火啊,那也不能放過,回頭咱們再去找水無敵麻煩,當務之急,還是先離開此地。”

蘇辰看了一眼混亂的虛空世界,伸手一拍。

轟隆一聲。

四周,所有與自己有關的戰鬥痕跡,全都給抹掉了。

“走吧!”

蘇辰一步踏出,朝著‘刀墓絕地’所在的方向掠去。

雖說之前,他進入冰蝶聖地,花費不小力氣,可如今要離開這片空間區域,卻是簡單得很。

砰!

一道五行神光凝聚而成的跨空神橋,越過一個個空間風暴,衝向世界儘頭。

就在蘇辰離開的一個時辰後。

轟隆一聲!

混沌虛空,猛地被撕裂開來,從中飛出好幾道人影。

那為首一人,赫然正是血神子。

“嗯?這裡爆發過大戰?”

血神子臉色凝重,掃了四週一眼,凝聲道。

“咦……不對,這是三尾巫狐的氣息!”

水無敵的身影,凝聚而出,臉上充滿了驚訝。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居然會在這裡發現三尾巫狐的蹤跡。

之前,他跟蘇辰在鈴鐺之界,與三尾巫狐有過交手。

隻是最後蘇辰棋高一招,搶走了聖器‘玉鈴鐺’,自己才退而求其次,將目標放在金烏神火身上。

“三尾巫狐怎麼會出現在這?”

水無敵眉頭緊皺,道。

“到底是誰,竟然能夠在這跟三尾巫狐大戰一場?而且,看這情形,像是三尾巫狐落敗,奪命而逃了。”

一箇中年胖子從虛空深處走了出來,道。

這幾人,全都是轉輪三境中的佼佼者,目光是何等毒辣,僅僅隻是通過一些蛛絲馬跡,便發現了不少有價值的線索。

“我看一看便知。”

血神子神色一動,彈指間,頓時有道血光落下,化作一麵光鏡,映照過往,準備將此地發生過的戰鬥,給回放出來。

可惜,這接下來的結果讓他大失所望。

整個光鏡,所呈現出來的畫麵,一片模糊。

全都是虛空風暴,根本看不清裡麵的具體情況。

“有人故意出手,將此地的戰鬥痕跡給抹去了。”

血神子眉頭擰成一團,嘗試了幾次,都冇辦法將之前的戰鬥畫麵給映照出來。

很明顯。

那個出手抹去這一切戰鬥痕跡的人,絕非普通人。

要不然,絕不可能做得這般天衣無縫。

“那現在怎麼辦?咱們是繼續追擊毀滅魔王,還是去找一找那頭受傷的三尾巫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