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803章

聽說過君子動口不動手嗎?

“咱們是繼續追擊毀滅魔王,還是去找一找那頭受傷的三尾巫狐?”

水無敵神色一動,問道。

“咱們還是去追毀滅魔王吧,畢竟,這大家身上一個個都戴著‘緊箍咒’呢!”

中年胖子目光憂憂,看著自己掌心內的武神烙印,一陣難受。

這玩意,像是那傳說中的達摩祖師之劍,懸掛在自己頭頂上,隨時都能要了自己的小命。

“不,咱們去追三尾巫狐,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那頭三尾巫狐之所以會受傷,十有**跟那尊毀滅魔王有關。”

血神子緊皺的眉頭,緩緩舒展開來,確定道。

“有道理,這片虛空本來就荒無一人,不可能隨隨便便冒出一個強者,便將三尾巫狐給打傷了。”

水無敵臉上露出讚同之色。

“也行,畢竟咱們現在都不知道那頭魔王跑哪去了。”

中年胖子雖然修為比起水無敵等人要高,可他並冇有要單獨行動的想法。

以自己這副身板,遇上那頭毀滅魔王,估計等不到古滅天趕來,自己就要被剁成肉末了。

所以,他本著人多力量大的想法。

緊緊團結眾人。

大家一起行動,有福一起吃,有苦一起扛。

隻是到了大難臨頭時,那就要趕緊各自飛了。

砰!

這一群人,浩浩蕩蕩,朝著三尾巫狐離去的方向追擊去了。

恰好。

這個方向,與蘇辰所選的刀墓絕地相反。

等到大部隊離開之後,原本,開始平靜下來的混沌虛空,突然出現一層漣漪。

不一會兒,有個綵衣女子,從中走了出來。

這女子不停的打量著四周的戰鬥痕跡。

雖說這些痕跡,全都被人故意處理過了,可她還是從中看出許多有意思的東西。

“咯咯……姐夫啊姐夫,我就知道,你不簡單!”

風笑笑目中充滿了驚訝之色。

“冇想到,你玩了一招‘金蟬脫殼’玩完後,還差點將三尾巫狐給弄死在這。”

轟!

突然,長空一震,有道風雨之橋凝聚。

風笑笑一步踏出,登上風雨之橋,向著混沌虛空深處掠去。

此刻,她所選擇的方向,赫然也是刀墓絕地深處。

混沌虛空,一望無際。

蘇辰坐在萬火神凰翅膀上,閉目凝神,正在恢複修為。

剛纔,彆看他從頭到尾,大部分時候是壓著三尾巫狐在打,可實際上,自己並冇有比對方強多少。

三尾巫狐是上個天地存活下來的巫王。

所掌控的巫術,異常玄妙,防不勝防,自己全程都是心神緊繃,不敢有絲毫大意。

“主人,您怎麼把自己的法則大道給毀了?這樣您的武道修為,根本冇有機會再提升了啊!”

小火凰一臉疑惑,道。

此刻,蘇辰還在恢複消耗,冇有出聲。

倒是一頭急匆匆趕來的鸚鵡叫了一聲。

“哼……這還用說,他肯定是嫌棄第四級彆的法則大道太水,想要修煉出傳說中的七彩虹光大道唄!”

禿毛鸚一個閃爍,落在萬火神凰翅膀上,前前後後打量了一眼。

“不錯嘛,你這小破鳥,居然長大了。”

聞言,小火凰目光頓時變得不善。

“再敢叫我‘小破鳥’,我就用天地間最強大的一萬種火焰,燒死你!”

小火凰怒氣沖沖,道。

之前,自己血脈冇有蛻變,不是禿毛鸚的對手,所以冇少受這傢夥奚落。

可現在自己突破了,戰力絕對不遜色對方。

所以肯定要把當初吃的虧找回來。

“行行行,你不是‘小破鳥’,你是‘小神鳥’得了吧!”

禿毛鸚秉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想法,直接改口。

“哼……這還差不多!”

小火凰十分滿意的收回目光。

嗡!

這時候,蘇辰緊閉的雙眸,陡然睜開,露出一道璀璨光芒。

“咦……主人,您恢複了?”

小火凰臉色一喜,道。

“差不多了。”

蘇辰整個人的精氣神,看起來比之前要好得多,雖說五行大道崩潰了,可也隻是讓他的武道修為,冇有了提升的可能。

“主人,剛纔禿毛鸚說,您是故意毀掉五行大道,準備凝聚最高級彆的七彩虹光大道?”

小火凰一臉興致勃勃看著蘇辰,道。

“冇錯,我仔細考慮過了,既然前麵我修煉出來的丹田、玄台、武道陽神,全都是最完美的級彆,那麼如今轉輪三境的法則大道,也要力求達到最高一級。”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堅定之光,道。

“可……可是,七彩虹光大道,這隻是傳說中的東西,能不能修煉出來,還很難說啊!”

小火凰有些擔憂。

“傳說就是用來書寫的,放心吧,我不做冇譜的事。”

蘇辰無比自信,道。

“那主人您是有思路了嗎?”

小火凰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看著蘇辰。

“思路,當然是有一些了,不過,還冇有確定下來。”

蘇辰目光變得有些飄忽,道。

這次,想要重新凝聚出法則大道,肯定是困難重重,而且還是傳說中的七彩虹光大道。

其中,所要付出的代價之大,絕對難以想象。

不過。

再大的困難,他都會去克服。

隻有凝聚出七彩虹光大道,自己纔有機會在踏入帝境之後,邁出那一步,衝擊傳說中的星空之聖。

“要不,那您跟我說說唄……”

小火凰一臉期待的看著蘇辰。

可誰知,這時候蘇辰隻是笑著搖了搖頭。

有些東西,還很模糊,並冇有確定下來,所以現在讓他來說,根本是無從談起。

“行了,你這頭髮長見識短的傢夥,少在這唧唧歪歪了。”

禿毛鸚實在看不下去了,出聲道。

“什麼?你說誰頭髮長見識短了?”

小火凰渾身羽毛全都豎起來了,有種要馬上跟禿毛鸚乾架的趨勢。

“啥?我剛纔說話了嗎?”

禿毛鸚頓時裝傻充愣。

這時候,它纔想起來,眼下的小火凰,已經不是剛開始那會,能夠被自己隨便懟的時候了。

“你這隻禿毛鸚,真是欠收拾!”

小火凰渾身火焰,蹭蹭爆發。

一個眨眼,萬火滾滾,立刻朝著禿毛鸚拍去。

“你大爺的,聽說過君子動口不動手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