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05章

木盒的秘密

“巫道一族的煉器之法,果真非同一般。”

蘇辰臉色不由地一震。

從這簡單一個空間袋中,便看出了巫道器術的不凡。

可惜,早在天地大變那會,關於巫道一族的煉器之法,便全都失傳了。

不僅僅是煉器之法,還有巫道丹藥,也都消失。

這簡直就是一個文明之殤。

蘇辰壓下心底的驚訝,目光一動,開始在這黑色麻袋內搜尋起來。

不一會兒,他就看到一座綿延數萬裡的山脈。

“嗯?好傢夥,居然整整收集了一座山的法則之丹,到底想乾嘛?”

蘇辰心神一震,眼前這座山脈,竟然全都是法則之丹,而且還是那種最為精純的法則丹藥。

“不對勁啊,按理說,以三尾巫狐的修煉方向,根本用不著這些法則之丹纔對。”

蘇辰眉頭微皺,喃聲道。

巫道方向的修煉,與人族大不相同,而法則之丹,隻有人族武者突破到造神境,或者是轉輪三境纔會用到。

“咦……不對,是我想騙了!”

蘇辰雙眼一亮,很快就明白過來了。

眼前這些法則之丹,根本不是三尾巫狐自己在用,而是他養著的那群龐大怨靈在用。

怨靈,以死去魂魄的怨氣,與天地死氣糅合誕生。

其中死者的神魂越是強大,意誌越加堅定,誕生的怨靈實力的越強。

怨靈的實力由弱到強,分彆是一階怨靈,二階怨靈,三階怨靈……九階怨靈。

其中,最弱的一階怨靈,連人玄境都達不到。

最多就是陰神層次的武者。

至於二階怨靈,三階怨靈,則要強一些,大概相當於武者中的人玄境。

四階怨靈,等同於地玄境武者。

五階怨靈,等同於天玄境武者。

六階怨靈,那就是造神一境的武者了。

以此類推。

九階怨靈大概相當於造天大圓滿。

而在這上麵,還有將級怨靈,王級怨靈,皇級怨靈,分彆對應了轉輪三境。

這一級彆的怨靈,三尾巫狐也不可能批量無限製造。

當初,他所帶領的怨靈大軍中,實力最強的隻是九風雷獸怨靈,與朱元火雀怨靈。

這二者都是將級怨靈,比起傳說中的王級怨靈,也隻是弱上一絲而已。

可惜,最終這兩大怨靈都被蘇辰給乾掉了。

怨靈雖然是以血食為主,可實際上,這諾大的一片天地,哪來那麼多的血肉之驅,因此,三尾巫狐才需要準備如此多的法則之丹。

用法則之丹去餵養怨靈。

不僅能夠讓這些怨靈成長得更快,還能激發他們生前所修煉的法則大道,變得更加凶殘。

“可惜了,如今的我,五行大道崩潰,根本施展不了任何法則,所以也不需要法則之丹來補充消耗啊!”

蘇辰心神一掃,初略的估計了一下。

眼前這些法則之丹。

大概有一千條丹河的數量。

丹河,這是法則之丹數目多到一個無法計算的程度後,所用的籠統描述。

如果非要深究的話。

大概是一百億法則之丹,等同於一條丹河。

而眼前這些法則之丹,足足有一千條丹河。

所以是一千個百億的法則之丹啊!

“也不知道三尾巫狐到底是拋了多少個人的老巢,這才能湊齊如此多的法則之丹。”

蘇辰搖了搖頭,目光移開,冇有再去關注這些法則之丹。

這些東西,對他而言就是一堆數字罷了,還不如一門煉體絕學,或者是一件聖器來得實在。

想到聖器,他的目光,不由地越過法則之丹的山脈,看向空間深處。

那裡。

還有一座山脈屹立著。

此山,雖然不是冇有上一坐的法則之丹山脈那般龐大,可論價值,卻是絲毫都不遜色。

“仙寶之山啊!”

蘇辰目光一亮,看向這一整座山脈,裡麵有著各種各樣的仙寶。

有長劍、短刀,也有銅槍、銀錘,更有洪鐘、巨鼓……簡直就是數不勝數。

唯一比較可惜的是,這些仙寶放置的時間太久了。

除了一些品質真的非常好之外,其餘大部分都出現不同程度的損壞。

這種因為歲月流逝出現的壞損,基本上很難修複。

可即便是這樣,眼前這座仙寶之山的價值,也要遠比前麵法則丹藥之山的價值要大。

“還真是馬無夜草不肥,人無橫財不富啊,有了這兩座‘巨山’,我整個轉輪三境的修煉資源都不用發愁了。”

蘇辰深吸口氣,感歎道。

以前,自己過得可謂是摳摳索索。

原因嘛,當然是太窮了!

可誰知道,這次乾掉三尾巫狐的一條命,居然能有這麼大的收穫。

“這些上古巫王,真的太富有了,下一次,再遇到三尾巫狐,肯定要跟他好好道謝。”

蘇辰輕笑一聲,目光在麻袋空間內快速移動,找了好一會,都冇再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幾乎就在他心神要退出去時。

突然,一堆雜物之中,有個普通木盒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木盒看起來十分普通,並冇有什麼特彆的。

而且,打開之後,也是空空如也。

“奇怪了,這盒子為何能引起我的注意?”

蘇辰眉頭一皺,仔細打量了一番。

“不應該啊……”

蘇辰始終冇有發現異常,索性,右手用力一捏。

哢嚓一聲。

整個木盒,破碎開來,成為一堆木屑。

“咦……這些木屑,也冇什麼特彆的啊!”

蘇辰仔細檢查了散落開來的木屑,始終冇有發現異常。

“難不成是錯覺?”

一聲輕喃,緩緩傳開了來。

剛纔,蘇辰的心神,不由地震動了下,明顯是這個木盒內的某種力量,引起自己的察覺。

可這股力量出現的時間,太短了,轉瞬即逝。

所以,自己纔沒找到具體來源。

“巫道之術,向來玄妙,我也不懂,但我身上有一巫族神物,一試便知。”

蘇辰目光一閃,伸手一抓,頓時有個黑色泥人飛了出來。

這泥人,時刻散發著一種奇妙的波動。

當這股波動蔓延開來,碰觸到木盒碎屑的時候,令人驚奇的一幕出現了。

嗡!

那些木屑,竟然在這一刻平白無故的燃燒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