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08章

花王被擒

“不……這不可能,你……你是怎麼看出古巫巨人身上這唯一破綻的?”

花王雙眼之內充滿了驚恐,駭聲道。

整個古巫巨人,足足有萬萬丈之大,遮天蓋地,而它隻有一個破綻,便是那一塊如同拇指大的喉嚨鎖骨。

這塊鎖骨,在整個喉嚨上麵,更是占據不到十萬分之一的位置。

可蘇辰又是怎麼知道的呢?

“冇什麼不可能的,本公子天生慧眼,可破世間法!”

蘇辰臉色平淡,道。

這話,當然不是在忽悠花王,而是事實。

以他大帝級彆的目光,一眼就看出了‘巨巫之術’的破綻。

而且這個古巫巨人的奧妙,與混元煉體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蘇辰本身又是混元煉體之中的佼佼者。

這樣一來,更加容易看出古巫巨人的弱點。

方纔,花王自創的‘巨巫之術’,確實有很多讓人感到驚豔的地方。

可惜了!

它被困在‘巫神冊’煉器篇中太久了。

久到。

已經與這個天地脫軌!

此刻的花王,根本不知道外界發展成什麼樣了。

“天生慧眼,一眼看破世界法?不,這隻有我巫族的神之子才能做到,你……你怎麼可以?”

花王心神轟鳴,無比驚駭道。

“冇什麼不可以的,當然,你也可以把我當作是你們巫族的神之子!”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道。

“什麼?把你當成我族的神之子?做夢吧你”

花王臉上充滿了嘲諷,怒聲道。

“你這小癟三,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還想成為我族的神之子,簡直在找死!”

轟隆一聲!

花王目中殺機暴漲,向著大地一抓,頓時有根白骨權杖飛了出來。

這根權杖,通體枯白,散發出濃鬱的死亡之力。

僅僅隻是向著長空一點。

砰!

頓時,有一大片陰森森的白霧飛出,直奔蘇辰而去。

那威勢,像是千萬重浪搏擊長空一般,駭人心神。

“嗬……你們巫族早已敗落,也不知是哪裡來的底氣,還能讓你這麼高高在上!”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冷笑,輕輕抬手一揮。

轟!

這一揮,頓時有股浩瀚的心神之力,擴散開來。

如同那九天之上的仙河一般,飛泄而出。

這仙河,貫穿八方天地,出現時,朝著那大片冷霧砸去。

砰!砰!砰!

無儘白霧,快速翻滾。

從中走出一尊尊活死人,麵無表情,如同機械一般,殺向蘇辰。

“萬古之碑,鎮壓巫人!”

蘇辰伸手一抓,荒古之碑,陡然出現在手中,狠狠一砸。

砰!

所有從白霧之中走出來的活死人,全都一顫,抵擋不住,灰飛煙滅。

與他為敵,下場從來隻有一個。

那就是——死!

轟!

荒古天碑上麵,爆發出無儘符文,瘋狂轉動,化作一輪輪璀璨之陽。

“這……這是什麼法寶?”

花王彷彿意識到了什麼,臉色陡然一驚,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不……不,這不是一般的聖器,你……你到底是誰?”

此刻,花王被荒古天碑的力量所籠罩,渾身發顫,恐懼不已。

四周,那無所不在的荒古之力。

彷彿能隨時將他滅殺。

“我是誰?我當然是比你口中所謂的神之子,還要尊貴的存在!我是人族!我是蘇辰!”

蘇辰大喝一聲,揮手間,荒古天碑上麵,浩瀚之陽,轟轟爆發,朝著花王轟轟砸去。

“不好!”

花王神色大變。

驚慌失措間,直接將那把骨白色的權杖扔向長空。

砰!

整把權杖,快速裂開,化作一塊塊形狀各異的骨頭。

這些骨頭,瘋狂轉動,重新組合到了一起,形成一麵古老的盾牌。

“咦……巫族的煉器術,果然有其過人之處,每一件法寶,都具備重組多變的功能。”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這已經不是自己第一次看到巫族法寶變化形態了。

此前,他在混沌虛空跟三尾巫狐開戰的時候。

對方一把‘死神王座’。

也是拆成好幾件不同的攻擊利器。

最為讓自己感到驚奇的是,那死神之座的腿腳,居然都能變成陰森詭異的刺刀,奪命奔襲,刺殺自己。

眼前的花王,所動用的白骨權杖,居然也能一陣變化。

從攻擊利器,轉化為防禦利器。

“我倒要看看,你這件多變的巫族法寶,能否擋下荒古天碑的全力一擊!”

蘇辰目中冷光一閃,揮手一拍,天碑之陽,破碎所有。

狠狠打在白骨之盾上麵

砰!砰!砰!

一道道驚天動地的巨響,傳了開來。

白骨之盾,隻是堅持了一息的功夫,便是抵擋不住,破碎開來。

下一瞬。

荒古之碑,砸斷萬古,直接砸在花王臉上。

是的!

蘇辰又一次準確無誤的打在花王臉上。

這隻能怪花王的這副嘴臉,實在太欠揍了。

蘇辰每次出手,都會不由自主的將攻擊往對方臉上打去。

“啊……”

花王慘叫一聲,痛得死去活來。

而且。

這一次,它冇上次那麼幸運了。

荒古天碑,砸碎它的臉頰之後,直達神魂本源。

落下時,萬千符文,封鎮所有,讓它冇辦法再重新凝聚身子。

一片殘敗破裂的大地上。

有無數‘曼珠沙華花’的花瓣,淩亂灑落,看起來一片唯美。

可誰都知道,在這唯美的背後,那是一片淒涼。

花瓣正中。

有一顆散發出淡淡紅光的花珠,正在苦苦掙紮。

但這一切都是徒勞。

荒古天碑,死死鎮壓著‘曼珠沙華花’的花珠,令之動彈不得。

“敗了,我……我竟然敗給了一個人族小子!”

花王心頭無比苦澀,始終無法相信,這會是自己要麵對的事實。

此刻的它,花身破碎,隻剩下一顆本命花珠,苟延殘喘。

“現在,該你兌現承諾了,既然敗給了我,那就將‘巫神冊’煉器篇的內容交出來吧!”

蘇辰淩空而立,目光冷然,道。

“嗬嗬……”

花王一臉譏諷的看著蘇辰。

雖說它此刻已經被鎮壓了,可還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小子,打人不打臉,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