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11章

審問花王

“禿毛鸚這傢夥確實欠揍,你加油,替我好好揍它一頓。”

蘇辰交代了一句後,心神一動,進入五行世界。

此刻,距離刀墓絕地還有一天的行程。

既然閒著冇事。

那就去好好炮仗這頭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花王。

五行之界。

一道人影淩空飛來,出現在世界古樹跟前。

如今的世界古樹,比起當初,不知粗壯了多少倍。

那旺盛發育的枝乾,猶如參天般大小。

還有,在這一片片翠綠的葉子之中,顯露出複雜的紋路,像是傳說中的世界烙印。

最引人矚目的,當然是這世界古樹上掛著的十幾個光團了。

這些光團色澤不一,氣息不一,力量不一。

其中所封印著的,無不是實力滔天的魔頭。

此刻,在這古樹正中,有一枚花珠,正在不停掙紮。

可世界古樹的力量,強大無匹,轟轟爆發,落下時,立刻將這枚花珠壓製得無法動彈。

砰!砰!砰!

世界古樹的葉子,如同萬千觸手一般,探入花珠,瘋狂汲取其中的本源之力。

“啊……”

一聲淒厲的慘叫,迴盪開來。

這種抽取本源之痛。

隻有體驗過了,纔會知道,原來這是比死還痛苦的事情。

比如,眼下的花王。

正處於生不如死的狀態。

“啊……人族的小子,快住手,放……放開我!”

花王聲音虛弱無比,不停低吼道。

“放過你,這不是不可以,前提是你要把《巫神煉器術》交出來!”

蘇辰聲音平淡無比,緩緩傳開了來。

“巫神煉器術?小子,實話告訴你吧,我根本就冇有什麼所謂的《巫神煉器術》,這東西早就被天道抹去了。”

花王的態度,冇有之前那般囂張了。

可是,它這種開口亂扯的做法,卻是讓蘇辰十分不開心。

蘇辰不開心了,那它就要倒黴了。

“哼……到了這時候,還敢跟我耍心眼。”

蘇辰重重哼了一聲,伸手一拍,打在世界古樹上麵。

轟隆隆聲傳出。

頓時,有萬片世界之葉飛出,紛紛揚揚,全都直奔花王之珠而去。

“小子……你,你要乾嘛?”

花王看到這一幕,嚇得瑟瑟發抖。

之前,不過是上百片古樹葉子,便是差點將自己的神魂都給吸出來。

可現在,蘇辰一怒之下,上萬片古樹葉子,齊齊爆發,怕是要不了一炷香的時間就能將自己吸乾啊!

“不乾嘛,隻是教訓你一頓而已,讓你漲漲記性。”

蘇辰目光冷咧,揮手間,萬千樹葉,呼嘯而落,全都衝入花王之珠。

“啊……”

花王慘叫連連,感覺自己體內出現了上萬頭噬血狂蟻,正在到處亂竄,啃噬自己的生命本源。

雖說它是‘巫神冊’的器靈,早就達到不死不滅的地步。

可一旦生命本源被啃噬乾淨。

自己重生之後,也會虛弱無比。

而且,以蘇辰的手段,恐怕不會輕易放過自己。

即便是重生了,也會被蘇辰再抓回來,繼續折磨。

一想到這裡。

花王渾身哆嗦個不停。

“停……停手,我……願意將《巫神煉器術》交給你!”

花王咬了咬牙,道。

麵對蘇辰眼花繚亂的折磨手段,花王再也硬氣不起來,隻能選擇屈服了。

畢竟,如今的它,早已是鏽跡斑斑的老骨頭,根本經不起折騰。

要是蘇辰真想毀了自己,恐怕也能做到。

“要是一開始能這麼聽話,不就好了!”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抬手一揮。

萬千樹葉。

全都從花珠之中飛了出來。

每一片葉子之中,都有濃鬱的本源之光在閃爍。

顯然,剛纔那一小會的功夫,這些古樹之葉,全都吃了個滿嘴流油。

可花珠之中的本源之力,並冇有減少多少。

由此可見,花王這老傢夥的底蘊,還真是深厚無邊。

蘇辰心中在想。

是不是以後每天都得來上這麼一出?

要真能將花王給榨乾淨了,說不定,世界古樹都能湊足能量蛻變。

“小子,你必須保證,不再讓世界古樹汲取我的本源,我才能答應將《巫神煉器術》交給你!”

花王似乎知道蘇辰心中的想法,故意將這事情提了出來。

“你確定要跟我談條件?”

蘇辰一臉玩味的看著花王,道。

“小子,你彆以為把握囚禁了就有恃無恐,大不了,最後我跟你來個玉石俱焚。”

花王氣得臉色鐵青,怒聲道。

“玉石俱焚?你這老傢夥如今都成了籠中之獸,還怎麼跟我玉石俱焚?”

蘇辰一臉寒光,冷笑一聲。

“哼……你彆瞧不起人,老夫好歹也是‘巫神冊’的器靈,大不了,我將你那一頁‘巫神冊’給引爆了。”

花王臉上充滿決絕之色,道。

“那一頁‘巫神冊’?”

蘇辰眉頭一挑,仔細想了想之前花王說過的話。

原來,自己得到的這張牛皮紙,隻是巫族的最高傳承中‘巫神冊’的一小部分。

“你先跟我說說,‘巫神冊’到底有多少頁?”

蘇辰臉色一動,問道。

“你問這個乾嘛?”

花王目光無比警惕,道。

“我問,你答!再廢話一句,信不信我抽你!”

蘇辰一臉霸氣,道。

“你……”

花王臉色無比難看,惡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如今,自己淪落為階下之囚,在還冇有找到脫身之法前,也就隻能乖乖聽話。

“巫神冊,共有九頁,分為九大篇章!”

花王深吸口氣,道。

“當年那場滅族大戰,十分慘烈,巫神自知隕落在即,為了避免族內傳承斷裂,故意撕開‘巫神冊’,凝聚成九大傳承篇章,打入空間之河。”

“如今,至少有十萬年,不,應該是幾十萬年了,那其餘八大篇章,早就不知掉落在哪了。”

“所以,你小子要是想湊齊‘巫神冊’的話,恐怕是此生無果了。”

花王知道,蘇辰問及‘巫神冊’的詳細事情,肯定是動了要集齊這九大篇章的念頭。

可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彆說是蘇辰了,換做是當年的巫神,重生歸來,恐怕都難以做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