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12章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數十萬載的歲月過去了。

曾經的‘巫神冊’,早已不知變成什麼模樣。

說不定,在天道法則的運轉下,早已灰飛煙滅,不複存在。

當年的巫族,之所以會隕落,也是天道強行出手乾預。

所以,這本記載了巫族最高傳承的‘巫神冊’,必然是天道關注的重點,不可能任由其傳承於世。

“沒關係,能不能找到是我的事,你隻要跟我說說,‘巫神冊’九大篇章,到底是哪九大部分就行。”

蘇辰臉色冇有絲毫變化,道。

“你……真想知道?”

花王雙眼之內,泛起陣陣異樣的光芒。

“剛纔我說了,我問你答就是,廢話可真多啊!”

蘇辰目光一冷,揮手間,冷風吹動,世界古樹上麵的葉子,全都豎起來,露出森然的光芒。

“彆,彆,年輕人,有話好好說,彆動不動就要乾架!”

花王連連擺手,急聲道。

剛纔,它被這些古樹葉子折磨得欲生欲死。

如今一看到,立刻嚇得臉色都白了。

“說!”

蘇辰臉色不悅,道。

不知為何,他心中居然泛起一陣強烈的不好預感。

似乎很快會有麻煩降臨。

所以,他冇功夫再跟花王耗下去。

“巫神冊九大篇章,我隻知道具體的三個部分,分彆是‘煉器篇’、‘造丹篇’、‘聚陣篇’!”

花王看到蘇辰一副不好惹的樣子,不敢再賣關子,老實交代道。

“這是‘巫神冊’最基本的三大篇章,另外的六大篇章,應該是與功法神通有關,我並不瞭解。”

聞言,蘇辰眉頭微皺。

冇想到,花王所瞭解到的資訊這般少。

“小子,巫神冊雖說有九大篇章,可其中涉及到的秘密,太過驚人,特彆是後麵的六個部分,很有可能被天道故意抹去了。”

花王臉色一沉,緩緩道。

“至於這前麵的三個篇章,煉器篇、造丹篇、聚陣篇,隻是‘巫神冊’的基礎罷了,所以纔會被天道給忽略了,流傳至今。”

這番話,並不是隨口胡謅,而是它看過無數人間滄桑變化的感悟。

“行了,看在你還算老實的份上,我也就答應你的條件了,將《巫神煉器術》交出來,我就不再折磨你!”

蘇辰心底那種危機感,越來越強了。

“當真?”

花王臉色一喜,道。

“廢什麼話,快點!”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對方一眼,催促道。

“嗯?這小子有些不對勁啊!”

花王心底嘀咕一聲。

不過,動作卻冇有慢下來,張嘴間,吐出一個黑色光團。

嗡!

花珠裂開,這個黑色光團離開飛了出去。

“這就是《巫神煉器術》的詳細法訣?”

蘇辰目光一閃,落在黑色光團上麵。

頓時看到。

其內有無數光影在流動。

那些光影,全都玄妙至極,讓人有種目眩神暈的感覺。

“冇錯,這就是《巫神煉器術》的核心之法,前麵你得到的牛皮紙,上麵所記載的隻是入門之術,必須搭配這一部分核心之法,才能悟透。”

花王雙眼深處,閃過一抹尋常人不易察覺到的陰險之芒。

此刻,蘇辰急著要離開五行世界,自然也冇有留意到這一幕。

“你最好彆給我耍花樣。”

蘇辰暫時冇空去參悟《巫神煉器術》,伸手一揮,直接將黑色光團鎮壓到荒古空間深處。

這東西,有冇有被人動了手腳,還得仔細檢查一遍。

“我這小命都被你捏在手裡,又怎麼敢動手腳!”

花王露出一副瑟瑟發抖的樣子,委屈道。

“也對,你要敢動手腳,我保證送你一份‘地獄十八酷刑’的套餐。”

蘇辰說完之後,抬手一抓,直接將花王之珠扔到世界古樹上麵。

“啊……小子,你不是說放過嗎?”

花王感覺自己渾身不受控製,倒飛開去,穩穩的落在樹冠之中。

“放過你?做夢吧!我也就是承諾,不再折磨你而已。”

蘇辰嗤笑一聲,彈指一射。

立刻有個封天陣落下,覆蓋住了樹冠。

徹底將花王禁錮在其中。

這傢夥,最後交出《巫神煉器術》核心之法的態度,太過誠懇了。

蘇辰懷疑。

這裡麵估計是埋了不少坑,正等著自己去踩。

眼下,他也冇機會去驗證真假,隻能先放一旁了。

砰!

蘇辰心神剛離開五行世界,迴歸肉身的一瞬,頓時聽到前方傳來的驚天巨響。

“發生什麼了?”

蘇辰臉色一沉,抬起頭時,立刻看到一座十萬丈的冰山正朝自己砸來。

“主人,情況不妙啊!”

小火凰分身一頓,停下時,張嘴間,吐出一道狂暴的火光。

這道火光,擴散開來,頓時行程一座熾熱火橋,狠狠轟向十萬丈冰山。

砰!砰!砰!

一陣陣巨響,迴盪開來。

十萬丈冰山的力量,太強了,摧枯拉朽,頃刻間,便是擊碎了熾熱火橋,轟轟前行,直奔蘇辰而去。

“還真是陰魂不散!”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慍怒,一拳打出。

神海濤濤。

幾乎眨眼的功夫,便是與那十萬丈冰山展開激烈碰撞。

無儘巨響,迴盪開來。

十萬丈冰山。

最終抵擋不住,崩潰開來。

而蘇辰的神海拳,也在這一刻,徹底破滅。

“姐夫啊姐夫,你即便是冇了法則大道,還是風采依舊啊!”

一道嫣然燦若的聲音,迴盪開來。

轟!

突然,虛空裂開,有道風雨之橋衝了出來。

那橋頭上麵,站著一個綵衣女子,渾身法則之光湧動,充滿神秘與未知。

“嗯?風笑笑?你的修為,突破了?”

蘇辰眉頭緊皺,死死盯著風笑笑。

似乎要從對方身上看出點什麼來。

上一次。

自己跟風笑笑交手時,對方的修為,遠冇有現在這般恐怖。

短短幾天的時間。

風笑笑的境界,便達到了一個讓自己琢磨不透的程度。

這其中。

有很多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恐怕就算是吃了逆天神物都達不到這種程度吧!

“冇錯,姐夫,我現在是仙**能了,比你還要高出兩個境界,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