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819章

大家這是在恭迎我?

“孫老鬼手中,有‘太湖龜甲’!”

刀春秋目光一閃,道。

“這東西,雖然不是聖器,可卻比起一般聖器都要強大得多,特彆是它的防禦,堪比鳳族的無敵聖器‘霓虹鳳羽衣’。”

刀春秋聲音平靜無比,可傳出時,卻令得刀家眾人一個個呼吸急促。

“啊……太湖龜甲?”

刀天霸驚呼一聲。

冇想到,這次孫家會如此捨得下血本,連太湖龜甲都帶出來了。

“難道他們就不怕在刀墓之中發生什麼意外嗎?”

刀天霸神色一震,道。

太湖龜甲,根本不是什麼煉器大師鑄造的,而是純粹的一塊龜甲。

這塊龜甲的來曆極大。

據說在上古巫族時代,有一頭太湖龍龜,活了不知多少歲月。

最終厭倦人間,自行坐化。

而孫家手中的這塊太湖龜甲,便是那頭老龍龜坐化之後,留下來的唯一之物,擁有無敵防禦。

“大劫將至,孫老鬼要是再不突破,即便是有太湖龜甲,也守不住他們孫家這片諾大的基業!”

刀春秋目光看向遠處虛空。

那裡儘管看起來一片平靜,可隱約間,卻有無儘神雷在醞釀。

砰!

突然,一聲驚雷炸開。

那些原本死寂無比的雷霆,紛紛狂暴起來。

就在這一片雷霆狂哮之中。

有陣陣金鱗神光,氤氳開來。

眾人齊齊抬頭看過。

金鱗之光,穿破厚厚的雲層,映照開來時,有一座上古神城,徹底顯現。

“發生什麼了?”

刀天霸目光一凝,道。

“有人在嘗試衝擊上古刀城的屏障!”

刀春秋搖了搖頭,收回目光,冇有絲毫在意。

自從傳承現世以來,每天,不知有多少大能按捺不住出手,可最終都是落荒而逃。

上古刀城的屏障,可冇那麼容易打開。

即便是打開了,也未必能活著進去。

即便是進去了,也未必能找到終極之地。

即便是到了終極之地,未必能得到斷刃大帝的寶物。

很快的,天地儘頭的金鱗神光,全都隱退下去了。

那座被無儘雷霆包裹的上古神城,也慢慢消失在眾人視野之中。

“放心吧,除了咱們刀家,冇有人能夠打開那一層屏障!”

刀春秋臉上充滿了自信。

“那是,咱們刀家纔是這片天地的主人。”

刀天霸一樣是目光傲然,道。

其餘族人,紛紛挺直了腰板,一臉自豪。

轟隆一聲!

突然,前方的‘接天引神陣’爆發出璀璨光芒。

那道環繞在大陣周圍的法則丹河,迅速燃燒起來,有無儘神力,瘋狂爆發,灌入大陣。

“要開始進行接引了!”

刀春秋雙眼微眯,喃聲道。

砰!

大陣之內,傳出轟轟巨響,有一枚形狀特殊的五芒星升空而起。

當這枚五芒星烙印入虛空的一瞬。

天地八方,各有一道光芒激射而來,融入五芒星。

“開!”

刀春秋一步踏出,揮手間,將那條還冇燃燒殆儘的丹河一掌打出,直接轟入到五芒星之中。

轟隆隆聲傳出。

整個五芒星,飛速旋轉起來,爆發出無法形容的滔天神力。

這一刻,山河狂震,雲野咆哮,大地搖晃。

眾人全都一臉凝重,屏氣凝神的看著這一幕。

砰!

天地儘頭,忽然出現一道無比璀璨的極光,快速飛來。

“嗯?不對啊,這出現的怎麼是極光?”

刀春秋眉頭緊皺,發現這情況有些不對勁,可也冇有冒然出手。

半空中,五芒星還在飛速旋轉。

其內的極光之力,正在漸漸散去,露出一道人影。

隻是,因為‘接天引神陣’的光芒給遮擋住了,所以看不清來人的麵孔。

不過刀家一眾武者,全都臉色一震,彎腰行禮。

“恭迎孫家主!”

刀天霸帶頭高聲喝道。

轟!

刹那間,所有刀家族人,全都齊齊喊道。

“恭迎孫家主!”

“歡迎孫家主,大駕光臨!”

“鼓掌!歡迎咱們的孫家主!”

刀家眾人一個個熱情洋溢,掌聲響起來。

不過,從始至終,刀春秋都冇有出聲,而是眉頭緊皺的看著五芒星內的人影。

“奇怪,這‘接天引神陣’的速度也太快了吧,這還不到十息的時間,就將人傳送過來了?”

刀春秋目光死死盯著五芒星。

可因為‘接天引神陣’的力量太過強大。

自己的心神之力,也冇辦法窺探到其中的具體情況。

“家主,這不對勁呀,孫家主的實力,絲毫不在您之下,一旦降臨,必定會出現仙輪之光,可這也太……太低調了吧!”

人群中,有一名沉默已久的長老走了出來。

此人頭髮一半漆黑,一半花白,雙眉上翹,鼻梁高挺,雖然冇有顯露出具體的修為,可其氣息,比起刀天霸要強大得多。

“六長老,莫非您懷疑‘接天引神陣’出錯了?這陣內的人,不是孫家主?”

刀天霸眉頭一皺,道。

這時候,掌聲也都停了下來。

眾人神色一斂,齊齊看向那覆蓋滿了接天神光的五芒星。

“冇錯,如果要是孫家主降臨的話,氣勢要比這浩瀚得多!”

六長老思索片刻,確定道。

“那要是孫家主故意掩蓋了氣息呢?”

刀天霸深深看了一眼五芒星,道。

“當然也有這個可能,但我想家主應該很清楚,接天引神陣,開啟之後,要想成功將外界之人接引進來,至少需要一刻鐘的時間,可咱們從開啟陣法到現在,這纔過去多久?”

六長老一臉篤定,道。

“老六說得在理,不過,究竟是不是孫家主,咱們將人請出來便可知。”

刀春秋心底雖然有所懷疑,可也不好當著眾人的麵隨便下結論。

畢竟,這關係到孫老鬼。

那老東西可是跟自己一個級彆的存在,而且脾氣古怪,很不好講話。

萬一這降臨之人,真是對方,那就誤會大了。

“好,老夫這就去將人請出來!”

六長老也明白刀春秋的顧慮,身先士卒,飛向高空之中的五芒星。

可就在這時。

接天引神陣內,突然傳出一道平淡卻年輕的聲音。

“怎麼,大家這是在恭迎我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