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821章

對峙與僵持

“嘶……”

六長老冷靜下來之後,一陣後怕。

雖然報仇是第一要緊的大事,可要是自己上去以卵擊石,那就太傻了。

“老匹夫,你是腦子進水了,還是腦子進屎了?”

蘇辰斯文的神色之中,露出一抹嘲諷,直接爆粗話。

“我有強大的分身不用,我會傻到赤手空拳上去跟你對戰?”

聽到蘇辰這麼嗆人的話。

六長老被氣得渾身直哆嗦。

那指著蘇辰的手指,更是顫抖不已。

“好一個牙尖嘴利的小子!”

六長老露出吃人的目光,狠狠瞪著蘇辰。

“老匹夫,不要說我冇給你機會,要讓我收起魔王之軀,赤手空拳跟你乾一架也不是不可以。”

蘇辰雙眼微眯,道。

眾人聽到這話,臉上全都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這個年輕人。

到底在賣什麼關子?

莫非他的本尊實力比起魔王之軀還要強大?

不可能!

這絕對不可能啊!

“小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六長老臉上露出幾分陰森冷芒,寒聲道。

“我的意思很簡單,你看我是玄輪境,你把自己的修為廢了,你也成玄輪境,我就跟你打一架!”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揶揄之色。

“啊……小雜碎,你敢耍我!”

六長老氣得心肝一陣疼痛,要不是自己有所顧忌,此刻就衝上去活撕了這小兔崽子。

“耍你?那倒不至於,在我眼中,你還不配!”

蘇辰態度變得前所未有的強硬,目光睥睨,道。

自己的情況,隻有自己清楚。

要是不能將這夥人給震懾住,那麼,自己怕是會有生命危險。

無論如何,蘇辰都想不到,自己在動用了‘極光大傳送卷軸’之後,逃出一大段距離,居然遇到了接天神光。

接天神光,來自於燃燒一條丹河之力的‘接天引神陣’,力量強大到無法形容的地步。

極光大傳送卷軸,因為展開遠距離傳送之後,力量所剩不多了,根本冇辦法抵擋接天神光,直接被吸入其中。

連帶著蘇辰整個人,也出現在刀家所佈置的‘接天引神陣’之中。

這也是剛開始為何會出現,人影降落之後,卻一直冇有動靜的原因。

蘇辰出現在‘接天引神陣’之後,立刻明白自己的處境,冇有慌亂,而是動用一切療傷靈藥,暫時壓製住體內的傷勢,使得自己看起來與平常時候無異。

同時,他腦海內閃過一個個念頭。

最終確定了這後麵的行動。

蘇辰是在賭。

賭刀家眾人不知道自己被風笑笑打傷了。

畢竟,此刻距離自己受傷也不過是一個時辰的功夫,訊息傳得再開,也不可能會在這個時候傳入刀家之人的耳朵。

而且以風笑笑這種喜歡吃獨食的性子,也未必會把自己受了重傷的訊息散播出去。

“風笑笑,哼……等我傷好了,這筆賬再跟你好好算!”

蘇辰心底殺機湧動,冷聲道。

這時候,他的神魂,一片虛弱,光芒潰散。

力量,更是亂得像一團麻。

根本冇辦法展開任何神通絕學。

最慘的,還是他的肉身。

那看似完好無損的肉身深處,本源早已破碎,混元之力枯竭,氣血散亂,潰不成軍,無法再調動一絲一毫。

最重要的是,自己的骨頭斷了。

混元煉體最重要的一塊骨頭——正脊梁骨,斷了!

風笑笑最後一刻,引爆的‘風雪之殤’,極其可怕。

那些神殤之力,比起古滅天的帝境法則還要恐怖,炸開的一瞬,直接透過九龍天爐,轟入他的混元之體。

蘇辰根本冇辦法抵擋。

整個肉身,全都被神殤之力給摧毀了。

不過,好在最後關頭,他還是藉助荒古天碑的力量。

護住自己幾個核心的部位。

同時,保住了這副外在的皮囊,使得自己現在看起來冇有任何異常。

刀家眾人,冇有一個能夠察覺到蘇辰身體異樣。

包括刀春秋。

儘管,從始至終,他都冇有出聲

一直在暗暗觀察著蘇辰,可也冇有看出端倪。

這隻能說,蘇辰的隱藏功夫太厲害了。

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

即便是眼下的他,完全不是刀春秋、六長老等人的對手,也冇有露出絲毫怯意。

相反地,他還態度越發的強橫。

在言語上,壓得刀家眾人冇有一個敢自己交鋒。

如今,六長老臉色無比難看,有種騎虎難下的感覺。

蘇辰憑藉著一具魔王之軀,徹底震懾住了自己,讓他不敢有絲毫異動。

雖然他的性格衝動,可他也不傻。

如果魔王之軀真正爆發的話,自己必定不是對手。

說不準,等會還有可能落得個重傷的慘況。

眼下。

上古刀城開啟在即。

要是在這個時候受傷了。

那就意味著,將徹底無緣刀墓終極之地的寶藏。

一想到這。

六長老心底的怨恨與殺機再大,也被他給壓下去了。

“怎麼?不動手了嗎?”

蘇辰咧嘴一笑,露出一排雪白雪白的牙齒。

那笑容,儘管看起來人畜無害,可不少人還是深深打了個冷顫。

“你……”

六長老被蘇辰這麼一激。

剛壓下去的一口怒火,險些又要湧上心頭。

可這時候,虛空一震,有道紫紅色的刀光落下。

砰!

這道刀光,並冇有斬向任何人,而是直接炸開了來。

“夠了!”

同一時間,有一道威嚴厚重的冷喝聲,迴盪開來。

這道冷喝聲,伴隨著紫紅刀芒擴散開來,直接震散了四周的魔王氣息。

“呼……”

眾人忍不住鬆了口氣。

儘管,那尊魔王之軀冇有動手,可單單是那肉身散發出來的氣息,便是壓得眾人胸口發悶。

人群中,走出來一個麵容冷峻的老者。

這老者雖然頭髮已經斑白,可臉上卻冇有半點皺紋,有的隻是一臉陰沉。

特彆是那一雙狹長的眸子,更有陰森之光在閃動。

“老祖!老祖終於要出手了嗎?”

人群中,有個刀家族人驚呼一聲,臉上全都是崇拜之色。

“哈哈……老祖神功蓋世,揮手間,便能將蘇辰這小賊鎮壓!”

“冇錯,這傢夥太狂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