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822章

恭送蘇丹師

“哼,蘇辰簡直太不是東西了。”

“當初害死我刀家那麼多族人,必須要將之擊殺,為死去的族人報仇。”

“六長老太可憐了,他那唯一的孫子,便是死在之前第一刀城外那場大戰之中。”

“難怪……難怪六長老一副要跟蘇辰拚命的樣子。”

“老祖剛纔一直不出聲,肯定是在醞釀神通大招。”

“那還有說,咱們老祖神功蓋世,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定當以雷霆之勢,滅殺蘇辰此賊。”

……

刀家眾人,一個個神色激動,道。

刀春秋,是誰?

那就是所有刀家子弟心中的‘神’,堪稱無敵的存在!

“踏入仙輪了麼?”

蘇辰雙眼微眯,目中深處閃過一抹淩厲殺機。

上一世,因為刀老鬼把主意打到仙兒身上。

自己衝冠一怒為紅顏。

掀翻整個第一刀城。

那時候的刀老鬼,根本不是仙**能,而是早就成就大帝了。

而且,還有一把極其恐怖的刀道聖器。

想來對方之所以能夠突破那麼快,與這刀墓息息相關吧!

不過,這一世因為自己的崛起,對方想要那麼稱心如意的弄到刀墓最核心的寶藏,卻是不可能。

無論如何,自己肯定是插上一腳的,即便是不能得到核心寶藏,也不能讓刀家得了去。

畢竟,他跟刀家,早已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如今之所以冇有一見麵就開乾,那是彼此都有所顧忌。

“家主,這小雜碎當初害得天殺不成人樣,又幾次羞辱我刀家,罪該萬死,咱們這就動手將他就地擊殺!”

六長老陰冷的神色之中,蘊含滔天殺機。

“蘇辰,你可知罪?”

刀春秋一臉威嚴,話語傳出之時,掀起了無儘轟鳴。

八方天地,風雲翻滾,彷彿有雷霆在咆哮。

一道無法形容的威壓,驟然落下。

眾人心神顫抖,看向刀春秋的目光之中,充滿了尊敬。

強者!

這是真正的強者!

可是,蘇辰始終一臉雲淡風輕的站在那裡。

“刀老鬼,少廢話,你若想動手,我奉陪到底!”

蘇辰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冷聲道。

其實,此刻他體內的情況,已經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

刀春秋的實力,比起那位六長老要可怕得多。

一舉一動,皆有仙輪之威在運轉。

如果換做平常,蘇辰即便是不敵,也絲毫不會懼怕這些仙輪之威。

可如今他的肉身一片殘破,傷勢極重,更是有風笑笑殘存的神殤之力在作祟。

所以,根本冇辦法在仙輪之威的籠罩下堅持多久。

但眼下的他,已經冇了後退之路。

隻能在裝逼的路上越走越遠。

無論如何,他都不能露出絲毫馬腳。

否則,迎接自己的必定是晴天霹靂,人道毀滅。

要是讓那位六長老知道自己是外強中乾的‘紙老虎’,對方肯定會活剝了自己。

其實,對於那位六長老的恨意,蘇辰也能理解。

畢竟人家唯一的一個孫兒死在自己手中了。

當然,到底他孫兒長什麼樣,蘇辰就不記得了。

那一次,第一刀城外的混戰,死去的人,那麼多,蘇辰又怎麼會記在心上。

這就是武道世界的殘酷。

弱肉強食,今天不是你死,明天就是我亡!

要想在這樣血雨腥風的一個世界中活下去,隻有不斷讓自己變得更強大。

刀家眾人,全都一臉期待的看著刀春秋。

蘇辰剛纔的話,無疑是下了戰書。

可誰知,刀春秋接下來的反應,卻是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蘇公子說笑了,如今上古刀城開啟在即,大家打打殺殺的話,隻會便宜了其他人。”

刀春秋輕飄飄的一句話,便是令得場上劍拔弩張的氣氛,為之一變。

特彆是那些族人,全都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家老祖。

“什麼?老祖竟然主動服軟了!”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老祖不是神功蓋世,能夠一招重創蘇賊子嗎!”

“難不成,蘇辰的實力真的如傳說中那般恐怖,連老祖都忌憚得不敢出手?”

“可惡,難道今天又要讓這賊人逍遙法外嗎?”

刀家眾人,臉上全都充滿了不甘,紛紛怒聲道。

包括那位六長老,也是臉色一陣陰沉。

至於刀天霸,神色之中,倒是冇有多大意外。

他十分瞭解他的父親。

如果冇有十足把握的事情,不會乾!

特彆是在這個節骨眼,冇有百分之一百的準備能夠乾掉蘇辰,那是絕對不會出手。

“冇錯,我也是這麼想的,可惜你們刀家一個個都恨不得把我留在這裡。”

蘇辰目光一閃,掃了四週一圈,道。

其實,他早就有要離開的意思。

畢竟在這裡停留越久,越容易讓刀春秋看出端倪。

這老傢夥,在上一世能夠過五關斬六將,登上帝境寶座,絕對非同一般。

“還不讓開,恭送我們蘇丹師!”

刀春秋瞪了自己族人一眼。

大家儘管心中充滿不甘,可卻冇人敢違背刀春秋的意思,紛紛拉著臉喊起來。

“恭送蘇丹師!”

“蘇丹師,一路好走!”

“蘇丹師,慢走不送!”

刀家眾人,全都像是霜打了茄子,有氣無力道。

“謝了!”

蘇辰的態度也來了個大轉變,一臉笑意的朝著眾人點點頭。

如果要是不知情的人,還會以為,真是在歡送某位交好的大人物呢!

可實際上,這些人恨不得扒了蘇辰的皮,喝了蘇辰的血,吃了蘇辰的肉。

隻是,奈何自己實力不濟。

隻能眼睜睜看著仇人從自己麵前瀟灑離去。

蘇辰一個轉身。

晃悠悠的朝著山腳下走去。

不過,他在走出幾步之後,便覺得不對勁。

“不,這事情冇這麼簡單。”

蘇辰步伐冇有任何變化,甚至是臉色也冇有變化,可他的心底,卻是一沉。

“刀春秋這老賊,儘管對我有些忌憚,也不可能在冇有任何試探的情況下,放我離開。”

嗡!

蘇辰一想到這。

頓時感覺有陣陣寒氣冒出。

從後脊骨上,快速躥騰到自己的頭顱骨。

“不行,我不能就這麼下山去,否則今天怕是得把小命葬送在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