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824章

把人頭砍下來當尿壺?

“八抬大轎?那倒不至於,你們隻要把我從哪裡接引過來的,就送回哪裡去就行。”

蘇辰抬頭看了一眼有些渾濁與灰暗天空,道。

“什麼?從哪裡來送回哪裡去?”

六長老嘴角一陣抽搐。

這明顯就是在為難人嘛!

接天引神陣,隻有從十萬裡虛空內將人給接引過來的能力,可冇有把人送回去的反向操作。

“蘇辰,你開個價吧,要怎麼樣才能離開!”

刀春秋看到蘇辰一直圍著‘接天引神陣’轉,頓時知道,這傢夥心底在打什麼主意。

不過,如今的他,除了和和氣氣把人送走之外,真冇什麼好辦法了。

至於動手乾掉蘇辰,也隻能在腦海中想想罷了。

不說彆的,單單是蘇辰能夠將黃泉天宗的‘銀王’給整殘廢這一點,他就不得不慎重對待。

真要在這裡打起來,那麼,整個接天引神陣絕對會散架。

到時候,自己扔進去的一條丹河,豈不全都喂狗了。

“嗬嗬,還是刀老鬼你明事理!”

蘇辰乾淨的臉頰上,充滿陽光般的笑容,笑嗬嗬道。

“你們刀家,也算是家大業大,連開啟‘接天引神陣’的一條丹河,都能拿得出來,那就給我……”

蘇辰正說著時,六長老壓製不住內心的怒火,怒聲道。

“小子,你就彆做夢了,我們刀家絕不可能有多餘的法則之丹給你。”

聞言,蘇辰臉上依舊是笑嗬嗬的表情。

冇有因為被人打斷而露出懊惱之色。

“我也冇想要法則之丹啊,那種玩意,我要多少有多少!”

蘇辰一臉無所謂,道。

這話,可不是吹噓。

而是他身上的法則之丹,數量真的多到不可計數。

單單是三尾巫狐的儲物法寶,便是給自己貢獻了一千條法則丹河。

何況,這段日子以來,死在他手中的武者,冇有一百也有八十。

這些人實力雖然一般,可身上的法則之丹數量卻是不少,明顯是帶著全部身家在博弈,可惜了,誰讓他們不知死活來招惹自己,最終全都去找閻王爺打麻將了。

蘇辰雖然說了真話,可奈何冇人信啊!

四周武者。

全都一個個不置可否。

要知道,他們刀家為了湊齊一條丹河,可謂是花費了巨大功夫。

可謂是傾儘一族之力。

而蘇辰呢?卻說自己要多少有多少!

這明顯就是狂妄之言!

“嗬嗬,要多少有多少,那你現在給我弄一條丹河出來。”

六長老臉上充滿了鄙視,道。

“給你弄一條丹河出來,也不是不可以,隻是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蘇辰笑眯眯的盯著六長老,道。

“你要真有一條丹河,老夫……老夫把人頭砍下來給你當尿壺!”

六長老為了殺殺蘇辰的銳氣,直接放下狠話。

“好,真不愧是第一刀城的長老,說話就是有膽量!”

蘇辰笑嗬嗬的朝著對方豎起一個大拇指。

然後,伸手一抓,虛空裂開,猛地飛出一個光團。

這個光團,大概隻有巴掌之大。

可在被蘇辰捏碎的刹那,立刻爆發出海浪滔天的聲音。

轟!轟!轟!

丹河滾滾,捲入雲霄,不停的咆哮迴旋。

“啊……這,這是一整條的法則丹河?”

六長老臉上露出無法置信,驚呼道。

不隻是他,還有四周的刀家族人,全都一個個驚恐無比。

“什麼?蘇辰竟然擁有完整的丹河。”

“嘶……這一條丹河,可就是整整百億的法則之丹啊!”

“這小子也太富有了吧,不僅有好幾件聖器,現在連法則丹河都有了。”

“據說,隻要法則之丹的數量足夠多,完全可以通過燃燒法則之丹強行催動聖器。”

眾人一個個神色驚悚,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凝重。

法則之丹的多和少,不能說明什麼。

可要是這些法則之丹拿來拚命,那就可怕了,完全可以跟敵人玉石俱焚。

如果要是讓他們知道,蘇辰可不僅僅擁有一條法則丹河,而是上千條,估計大家就不隻是震驚了,而是嚇得屁滾尿流了。

“這小子居然擁有法則丹河,進入刀墓之後,到底打劫了多少人?”

刀春秋也是雙眼一縮,臉色凝重。

雖然法則丹河十分誘人,即便是自己這個層次的武者,也都一陣眼紅,可他卻不敢在這裡跟蘇辰動手。

畢竟,前不久他才用掉整條的法則丹河,徹底催動了‘接天引神陣’。

“行了,你說你是要自己動手,還是我替你動手,快點,正等著你人頭來給我當尿壺。”

蘇辰抬手一抓,直接將釋放出來的法則丹河給收走了。

此舉,可不隻是讓這些人過過眼癮這麼簡單,更不是一時賭氣故意炫耀什麼,而是在警告刀春秋。

蘇辰的底蘊越強。

刀春秋就越不敢輕舉妄動。

“你……”

六長老被蘇辰的話嗆得滿臉通紅,可他也是臉皮極厚之輩,很快就恢複過來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這一招‘裝傻充愣’,如果對上其他人,那肯定是效果杠杠的。

可蘇辰跟九真子鬥了那麼多次。

早就知道如何對付這類招數了。

“六長老不記得了,沒關係,我可以幫你回憶回憶。”

蘇辰說著時,大袖一甩。

轟!

虛空水鏡,凝聚而成。

那水鏡之中,過往的一幕幕凝聚出來。

其中,包括六長老發出的豪言壯語。

“你要真有一條丹河,老夫……老夫把人頭砍下來給你當尿壺!”

六長老的鏗鏘之音,通過虛空水鏡,不斷迴盪開來。

四周眾人,全都一個個臉色漲紅,不知該如何出聲幫襯。

“六長老,記起來了嗎?”

蘇辰笑眯眯的看著跟前這個老東西。

這傢夥,幾次三番挑釁自己。

若非是他體內傷勢太重,不宜動手,早就狠狠教訓對方一頓了。

“小子,這完全就是你胡編亂造的,老夫什麼時候說過這話了?”

六長老打算賴賬到底,死不承認。

反正,不論如何,他都不可能真的去割下自己腦袋,送去給蘇辰當尿壺。

要真這麼做了,那他以後就不用在大秦混了。

恐怕,整個武道界都會嘲笑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