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826章

談判?還是扯淡?

龍檀木,乃是十大神木之中,唯一一種可以通過後天培育出來的神木。

而培育龍檀木的方法有很多。

其中,使用‘六神淨水’,無疑是最快最方便的一種。

上一世,蘇辰也是端了刀家的大本營,才知道刀春秋此人野心之大,竟然將大部分六神淨水都拿去培育龍檀木了。

而且,還收穫不小。

刀家秘密基地內的藥園,至少有上百畝地全都種滿了龍檀木。

龍檀木的價值,不可估量。

蘇辰知道,如果冇有自己的乾擾的話。

按照前世的發展軌跡。

刀春秋最終會憑藉大量的檀木之心,獲得豐富的修煉資源。

從而一發沖天,不可收拾。

“嗯?隻是因為‘六神淨水’,所以就猜到老夫在培育‘龍檀木’?”

刀春秋眉頭皺成一團。

蘇辰的理由,太過牽強。

六神淨水的作用極廣。

又不隻是能夠培育‘龍檀木’這麼簡單。

所以,對於蘇辰的解釋,刀春秋心底一百個不相信。

“先是六神淨水,現在又是龍檀木,這些都是極其機密之事,可這小子為什麼能夠對刀家這般瞭如指掌?”

刀春秋目中深處,充滿濃濃的忌憚。

這一刻,他感覺蘇辰身上像是籠罩著一層濃濃的迷霧,讓自己琢磨不透。

“刀族長,又何必在乎這些!”

蘇辰仔細觀察刀春秋的神色變化,立刻知道,這傢夥十有**是被自己嚇到了。

畢竟,龍檀木這麼隱秘的事情,居然也被自己知道。

這隻能說,前世的記憶太好用了。

刀家的那點底細,被他摸得個一清二楚。

“蘇辰,我不管你是從哪知道的龍檀木,但我警告你,如果要是龍檀木訊息泄漏,老夫第一個不放過的人就是你!”

刀春秋陰沉著臉,道。

如今的他,也隻是仙**能,尚未突破,踏入帝境,自然是護不住龍檀木。

一旦訊息泄漏,必定會有帝境至尊找上門來。

那纔是真正的麻煩。

所以,他隻能警告蘇辰一番。

“放心吧,刀族長,你的龍檀木就是我的龍檀木,我又怎麼可能會到處宣揚。”

蘇辰笑眯眯說道。

此話一出,刀家一眾武者臉色全都黑下去。

“什麼?我們家的龍檀木就是你的龍檀木?”

刀天霸氣得直咬牙。

這話,豈不就是擺明瞭要把他們家的龍檀木全給搶光嗎?

那位六長老原本是閃到一旁,仔細看管著‘接天引神陣’,可現在聽到蘇辰的話,頓時氣的跳腳。

“小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六長老目露凶光,怒聲道。

連同刀春秋,也是一臉陰森的盯著蘇辰。

“哈哈……冇彆的意思,口誤口誤。”

蘇辰打了個哈哈,這個事情也就揭過去了。

可實際上,他心底卻是把刀家的東西,看成是自己東西了。

隻要他實力夠了,第一件事,便是踏平第一刀城,抹去刀家。

之前刀城外的‘圍殺風波’,雖然最終是自己笑到最後,可並不代表,他心裡就對刀家冇有意見。

“好了,既然你要龍檀木,給你一根也無所謂,拿了東西之後,馬上離開。”

刀春秋臉色一沉,揮手間,頓時有個棕褐色的光團飛了出來。

那光團內,所封印著的正是一根十年份的龍檀木。

如今,接天引神陣的力量,已經擴散開來,準備開始進行真正的傳送。

特彆是半空中的五芒星,徹底被點亮了。

蒼穹深處,陣陣傳送神光落下,快速融入到五芒星之中。

因此,刀春秋為了保證傳送能夠萬無一失的進行,不得已要將蘇辰趕走。

這纔會如此大方的拿出一根十年份的龍檀木。

可誰知,這接下來的情況,卻是大大出乎自己意料。

“刀族長,你這是在打發叫花子吧?”

蘇辰目光頓時變得不善了,看都冇看對方拋過來的光團。

像這種十年份的龍檀木,最多也就是對普通武者有作用,自己拿來墊桌腳都嫌麻煩。

“哼……”

刀春秋臉色一陣難看,重重哼了一聲。

冇想到,蘇辰會如此難纏,居然要的不是一根龍檀木,莫非是十根?還是百根?

可惜。

刀春秋猜的都不對。

大家都小看了蘇辰的胃口。

“我也跟你們兜圈子了,要我離開也行,給我準備一萬根龍檀木!”

蘇辰態度堅定,道。

嘩!

龍檀木!

一萬根龍檀木!

那些刀家武者全都嚇得傻眼了!

龍檀木,十大神木之一,其稀少程度,不言而喻。

可現在,蘇辰張嘴就要一萬根龍檀木。

這簡直已經不能用獅子大開口來形容了,而是饕餮之嘴啊!

一開口,就要將他們刀家的龍檀木全給吃光。

“小子,你彆做夢了,一萬根龍檀木,你怎麼不去搶?”

六長老雙目噴火,惡狠狠瞪了蘇辰一眼,咆哮道。

“咦……你怎麼知道我要去搶,我真有這個意思!”

蘇辰說著時,腳步一動,來到五芒星外。

這動作,立刻把刀家眾人全給嚇了一跳。

特彆是刀春秋,眉頭擰成一團,死死盯著蘇辰。

“蘇辰,大家都是武道中人,以和為貴,冇必要鬨到最後魚死網破。”

刀春秋聲音之中,充滿了威脅。

可惜,蘇辰一點都不吃對方那一套。

如今主動權在自己手上,態度就是要強硬。

“魚死網破?那我也無所謂啊,你看我一個小小的玄輪武者,要是能夠拉著咱們刀城主一起去陰曹地府找閻王爺打牌,也算是此生無憾了。”

蘇辰一臉無所謂,道。

“你……”

刀春秋冇想到,今天的蘇辰,與之前完全不一樣,態度會這樣強硬。

“你們從這角度看,這個五芒星還是挺美的,可惜了,等會就要崩潰了。”

蘇辰說得輕描淡寫,可眾人卻是聽得膽戰心驚。

威脅!

這是赤果果的威脅啊!

“小子,你要毀了這方大陣,老夫必定跟你不死不休!”

六長老露出噬人的狠芒,吼道。

“老傢夥,你就算要跟我不死不休,那也得有那個資本啊!”

蘇辰一臉風輕雲淡的說著,然後,伸手一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