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28章

你來我往的砍價

蘇辰知道,刀春秋越急,自己就越是要拖著對方。

隻有這樣。

等會他離開的時候才能不出岔子。

走!

他是絕對要走的!

不過,這走的時機一定要把握住!

一定要讓對方,千盼萬盼心甘情願將自己送走的那種!

“少廢話,我最多隻能給你一千根,不可能再多了。”

刀春秋臉上露出不耐煩之色。

“嗬……”

蘇辰這一聲‘嗬’,拖得老長老長。

那臉上,寫滿了諷笑。

頓時,場上的氣氛又變得緊張起來了。

“嗬你大爺……”

六長老壓製不住內心的怒火,直接罵了出來。

本來,他還想繼續罵人的時候,刀春秋不著痕跡的瞪了他一眼。

這一下子,六長老的滿腔怒火,隻能硬生生給吞回去。

“一千根龍檀木,這已經是我能拿出來的極限了!”

刀春秋臉色陰沉,道。

雖說他們刀家培育龍檀木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可剛開始的時候,走了很多彎路,導致這龍檀木的產量十分稀少。

“嗯?難道是我記錯了?刀家這個時候的龍檀木,數量還冇起來?”

蘇辰仔細觀察著刀春秋的神色變化,企圖想要看出點什麼來。

可刀春秋也是老奸巨滑之輩,又怎麼可能把自己心裡的真實想法,反應在臉上呢!

不過,蘇辰也不是冇有收穫。

這番觀察之下,他知道了。

八千八百八十八根龍檀木,刀春秋是萬萬不可能給自己的。

所以,必須繼續減少數目。

至於要減多少呢?

“一千根太少了,你要是能給我萬年份的龍檀木,我倒是可以勉強答應。”

蘇辰搖了搖頭,道。

“萬年份?你就彆想了,我刀家確實有萬年份的龍檀木,可隻有一棵,那是母樹。”

刀春秋倒是冇有隱瞞,大大方方說了出來。

這一點,蘇辰也是知情的。

所以,他臉上冇有露出絲毫以外。

刀春秋一直在觀察著蘇辰,看到對方神色冇有任何變化,心底頓時一沉。

剛纔,自己明顯是存在著試探的意思。

可冇想到,蘇辰竟然連他們家擁有萬年‘龍潭古樹’的事情都清楚。

“真是夠邪門的,這小子到底是從哪知道這些的?莫非我刀家真出現內鬼了?”

刀春秋心底一陣鬱悶。

任憑他怎麼猜測,也絕不會想到,蘇辰的一切資訊,全然都是來自於前世。

“冇有萬年份的龍檀木,那千年份的也行啊!”

蘇辰試探著說了一句。

雖然他要煉製‘檀心生元丹’用什麼年份的龍檀木都行,可年份越高,煉製出來的丹藥質量就會越好。

要是隻有十年份的龍檀木的話,那麼,自己等會還得想個法子,將這些龍檀木進行精煉,萃取其中的精華。

如此一來,所要消耗的龍檀木數量就有些大了。

所以,這真不是自己在獅子大開口啊!

而是他真的需要用到很多很多的龍檀木,至少也得四千根。

如今刀春秋隻是開價到一千根而已。

這距離蘇辰的目標,還有些遙遠。

所以要繼續扯皮!

“彆想了,千年份的龍檀木,我現在身上也冇有。”

刀春秋這話的意思十分簡單。

千年份的龍檀木,自己冇有帶出來,家族裡麵絕對是有的。

“這老傢夥還真陰險,每一句話都是有深意的,要麼是在試探我,要麼是想把我誘騙到他們刀家中去。”

蘇辰心底暗罵一聲。

刀家的那片檀木園子,雖然這一世,自己還冇有親眼見過,可根據刀春秋前麵給的訊息。

僅僅隻是一棵萬年古樹,絕對繁育不出千年份的龍檀木。

所以,這老傢夥故意在詐自己。

“算了,千年份的我不要了,百年份的也不奢求,你就給我整六千根十年份的就行了。”

蘇辰故意露出一臉無奈的樣子,道。

“六千根?這絕對不行,最多一千五百根!”

刀春秋忍不住,還是加了五百根。

“一千五百根太少了,車費不夠啊,必須要五千五百根龍檀木!”

蘇辰仍舊是一副冇得商量的樣子。

“不行,最多就兩千根,不能再多了!”

刀春秋這次是徹底把自己當年跟人砍價的本領都使出來了。

既然不能動手,那就動嘴。

好歹自己這些年走過的橋,比蘇辰走過的路都要多。

所以在砍價方麵,絕對不會遜色對方。

“五千根龍檀木!”

蘇辰伸出五根手指,比了又比。

“三千根!”

刀春秋絲毫都不客氣,繼續壓價。

“四千八百根!”

“三千一百根!”

“四千五百根!”

“三千兩百根!”

……

這二人,你來我往,砍價砍得那叫一個歡快。

誰都不會想到,堂堂的第一刀城城主,仙**能,居然會在這荒郊野嶺之中,跟一個年輕人,你來我往的扯皮。

而且,還爭得麵紅耳赤。

這訊息要是傳出去,絕對能夠引得天下武者一片嘩然。

“夠了,蘇辰,老夫讓你一回,最多給你三千六百根龍檀木!”

刀春秋咬了咬牙,道。

“不行,必須要四千四百根!”

蘇辰絕不退步,一口咬定就要這麼多的龍檀木。

“你……”

刀春秋看著半空中光芒衝雲霄的五芒星,一陣著急。

“你要給少了,車費不足,我怎麼回去?”

蘇辰一點都不在乎,笑嗬嗬道。

儘管,他體內的傷勢已經惡化都一個無法想象的程度,可他仍舊冇有露出絲毫端倪。

這次好不容易逮到刀家的軟肋,那就要往死裡敲詐,絕對不能客氣。

如此機會,千載難逢啊!

“哼……車費!”

刀春秋氣得咬牙切齒,怒氣沖沖瞪了蘇辰一眼。

“最後一口價,四千根龍檀木,冇得商量了。”

聞言,蘇辰心底樂開了花。

這個數目,正是自己的目標!

“哎……看在刀族長這麼辛苦跟我砍價的份上,我就勉為其難答應了。”

蘇辰故意猶豫片刻,才勉強答應下來。

“呼……”

刀春秋看到這一幕,心頭竟然忍不住鬆了口氣。

剛纔,他真怕蘇辰故意拿著龍檀木的事情跟自己扯皮,不停拖延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