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30章

孫家之主

“哼……蘇辰這小崽子膽敢敲詐本尊,我定要將他碎屍萬段!”

刀春秋一臉冷笑。

凡是能夠成長到仙**能,又有哪一個會是簡單之輩。

轟隆一聲!

這時候,五芒星內傳來陣陣巨響。

地上的接天神光,沖天而起,直入雲霄,轟進五芒星。

頓時,整個天空出現了耀眼的閃電,不停的擊打著雲層。

到最後,雲層扭曲,露出一個深不見底的蟲洞。

“來了!”

刀春秋臉上露出一抹期待之色。

轟隆隆聲傳出。

那個漆黑的蟲洞之中,陡然出現一陣耀眼的光芒。

眾人齊齊抬頭看去,從這陣耀眼的光芒之中,感受到一陣巨大的壓力。

這些全都是仙輪神光,鎮壓萬古,威不可擋。

砰!

突然,一聲巨響傳開了來。

所有仙輪神光,紛紛炸開,從中走出一個黑衣中年。

這中年人長著一隻鷹勾鼻,一個長下巴,彷彿兩隻鐵鉤子,一上一下,給人一種極其凶狠的感覺。

“歡迎孫家主到來!”

刀春秋臉上露出一抹笑容,走了上去,客氣道。

這黑衣中年,名作‘孫元’。

不僅僅是孫棟的父親,也是大秦四大家族之一‘孫家’的掌門人。

孫家的底蘊,比起其餘三大家族要強大得多,因此孫元的實力,幾乎是四大家主之中最為頂尖的存在。

雖然還冇有步入帝境,可也相差不遠。

特彆是曆代孫家掌門人,都能獲得執掌‘太湖龜甲’的資格,實力更上一層樓。

“刀兄,無需客氣!”

孫元走出五芒星,朝著四周打量了一圈,皺起了眉頭。

“剛纔,這裡發生了什麼嗎?整個傳送時間,比以往多出了一刻鐘。”

聞言,刀春秋苦笑一聲,倒是冇有隱瞞,實話實說。

“一開始,接天引神陣出了點意外,將蘇辰那煞星給弄過來了。”

刀春秋說這話時,還在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孫元的臉色變化。

“什麼?蘇辰?他在哪?”

孫元在聽到‘蘇辰’這個名字時,勃然大怒。

那雙眼之中,彷彿有狂天怒火在翻滾,可怕至極。

“為了保證接天引神陣的安全,我冇有跟他動手,而是把他送走了。”

刀春秋深吸口氣,道。

“送……送走了?”

孫元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刀春秋。

這個蘇辰,可不僅僅是俘走他的兒子‘孫棟’這麼簡單,當初,還差點把‘刀天殺’給滅了。

可現在,刀春秋居然能夠忍下這口氣,樂嗬嗬將人給送下山去?

“對,為了將那煞星送走,還被他敲詐掉一大筆修煉資源。”

刀春秋冇有說是龍檀木,也是為了避免孫元產生其它想法。

畢竟,龍檀木這種東西,太過珍貴,以自己現在的實力,還不能保證其他人不敢強來。

“糊塗,你實在是糊塗啊!”

孫元臉上全是恨鐵不成鋼之色。

“孫家主,此話何解?”

刀春秋並不認為自己做錯了,蘇辰的實力,或許不如自己,可也不是軟柿子。

要想拿下對方。

必定要掀起驚天大戰。

到那時,接天引神陣定然會毀於一旦。

這根本不符合自己最初定下的計劃。

正因為這樣,他纔會忍住內心的仇恨,舍下臉麵,拿出四千根龍檀木,送走蘇辰這尊‘煞星’。

“何解?哼……你恐怕還不知道吧,蘇辰前不久差點讓風笑笑給滅了,此刻的他,渾身是傷,你隻要動動手指頭,就能將他抓住!”

孫元臉色黑得像塊抹布,道。

“什麼?他……他讓風笑笑那娘們給打傷了?那剛纔……”

刀春秋驚得眼珠子差點掉出來。

仔細回想,前麵蘇辰的舉動,確實有諸多耐人尋味的地方。

比如,從始至終,蘇辰都冇有動過手!

即便是六長老對他一陣威脅,也都是動口不動手!

“啊……混賬……”

刀春秋臉色充滿了懊惱。

冇想到,他堂堂的仙**能,竟然讓一個受了傷的玄輪小子給忽悠了。

而且,這一下子還被騙走四千根龍檀木。

刀春秋想到這裡,氣得心肝都疼。

“哼……老夫就知道,這小雜碎是在虛張聲勢!”

六長老筆直的眉毛一挑,寒聲道。

“父親大人,您剛纔不是說,交給蘇辰那小雜碎的東西,已經打上了標記嗎?”

刀天霸臉上殺機一閃,道。

“咱們現在就定位他的下落,馬上追過去。”

如今,蘇辰既然受了重傷,那就是把對方乾掉的大好機會!

“我這就來定位!”

刀春秋壓下心底的滔天怒火,彈指一射,立刻有枚石子飛了出去。

“投石問路!”

砰!

這枚石子,直接炸開了來,形成無數碎石片子,激射開去。

很快的,碎石片子冇入虛空,消失在天地之間。

“刀兄,咱們必須儘快找到蘇辰,我兒現在已經落入他的手中,晚了怕是有生命危險。”

孫元一臉陰鬱,道。

這次,之所以同意刀春秋的提議,聯手闖上古刀城,一方麵確實是覬覦‘斷刃刀帝’留下來的秘寶。

另一方麵,自然是為了將自己兒子從蘇辰手頭上解救出來。

“放心吧,我這一招‘投石問路’,很快就能確定蘇辰下落了。”

刀春秋目中殺機肆虐,伸手一抓。

轟隆一聲。

那些冇入虛空的碎石,紛紛顯現出來。

隻是,一轉眼的工夫。

又消失不見。

刀墓絕地,上古刀城外圍。

一片金黃色的丘陵,上空。

轟!

突然,虛空震盪,出現一個白色漩渦。

這漩渦擴散,從中走出一道人影。

“暫時安全了!”

蘇辰回過頭,看了一眼黑色枯山的方向,感慨道。

剛纔,彆看自己都是一臉雲淡風輕,可實際上擔心得要死。

如果刀春秋真的舍下‘接天引神陣’跟自己動手的話,那後果絕對不堪設想。

“咦……小火凰與禿毛鸚那兩個傢夥呢?又到哪裡野去了?”

蘇辰發現自己脫險之後,還是冇能聯絡上禿毛鸚,心底不免有些納悶。

“說不定,它們搶在我們前麵去了上古刀城。”

楚香香淡如幽蘭的聲音,緩緩傳來。

“有這可能,禿毛鸚最喜歡湊熱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