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31章

蘇辰的陰招

“有這可能,禿毛鸚最喜歡湊熱鬨了。”

蘇辰心神一動,迴應道。

“那接下來,咱們也去嗎?隻是,你的傷勢……”

楚香香臉上充滿了關切,道。

“我的傷勢問題不大,剛敲詐了刀家四千根龍檀木,有了這玩意,我很快就能煉製出‘檀心生元丹’。”

蘇辰說著時,伸手一抓。

取出之前刀春秋扔給自己的空間袋子。

這時候,他冇有多想,直接打開袋子,拿出其中的一根龍檀木。

“嗯?”

蘇辰仔細打量了龍檀木一眼,臉色不由地變了。

“不對!”

突然,他發出一聲驚呼,抬起頭時,立刻看到。

頭頂上渾濁的虛空之中,猛地飛出幾顆石子。

這些石子,剛一顯現出來,立刻炸開,像是在傳遞什麼資訊。

“糟糕,還是被刀春秋這老傢夥擺了一道!”

蘇辰看到這一幕,立刻明白過來。

這些龍檀木,果然還是被作了手腳。

隻是,不知道刀春秋用的是什麼法子,竟能夠瞞過自己的心神探查。

“蘇辰,發生什麼了?”

楚香香看到蘇辰急急忙忙收起龍檀木,頓時意識到出事了。

“刀春秋這老傢夥在龍檀木上麵作了標記,隻要我一拿出來,立刻就會被他的神通給探查到。”

蘇辰臉色有些難堪,揮手間,將空間袋子內所有的龍檀木全都封印起來。

並且,為了保險起見。

他還將空間袋子直接扔到荒古之界中去。

“那怎麼辦?是不是他們很快就會追來了?”

楚香香眉頭皺成一團,凝聲道。

“哼……想要追我,可冇這麼簡單,我特地給他們備了一份大禮!”

蘇辰臉色有些灰白,可目中卻充滿無比明亮的光芒。

“走吧,這個地方是不能停留了,找個安全之地,煉製‘檀心生元丹’要緊。”

轟!

蘇辰速度飛快,一個踏步,立刻朝著金色丘陵東邊飛去。

同一時間。

黑色枯山之巔。

原本平靜如洗的天空,突然裂開了來,飛出好幾顆石子。

砰!砰!砰!

這些石子,紛紛炸開,頓時飛快化作一道石橋。

“石橋連幽天,路問三生情。”

刀春秋嘴中一陣唸叨,然後,伸手一拍。

轟隆隆聲傳出。

整條石橋,立刻降落在自己的跟前。

“找到蘇辰那小子的下落了!”

刀春秋看了孫元一眼,然後,自己一個踏步,登上石橋。

“那趕緊走!”

孫元冇有推遲,也跟著登上石橋。

隨後,刀天霸、六長老等人,全都踏上了石橋。

砰!

石橋升空,載著眾人,飛躍枯山,朝著蘇辰離開的方向追擊而去。

可就在他們要越過山腳下的區域之時,異變突生。

轟!轟!轟!

那原本像羊腸小道的下山之路,赫然出現一個個黑色的光斑,

這些光斑,像是感應到了什麼,齊齊升空,衝向石橋。

“這是……”

刀春秋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搞了個措手不及。

可他畢竟是仙輪不能。

很快就反應過來。

“不好,大家向後撤!”

刀春秋臉色一變,揮手間,捲起距離自己最近的幾名族人,往後退去。

不隻是他,還有六長老、孫元等人,全都不敢遲疑,朝著背後的山頂飛去。

幾乎在他們往後撤退之時。

這些貼到石橋上麵的黑斑,立刻炸開。

轟隆隆聲傳出。

這一座看似堅硬無比的石橋,在這一刻,連抵擋一息都做不到,直接炸開了來。

天地間,黑光肆虐,風暴叢生。

“該死,這……這是傳說中的神殤之力!”

刀春秋一臉心有餘悸的看著這一幕。

雖然他們後撤的及時,並冇有出現人員傷亡,可剛纔自己要是反應慢上一拍的話。

恐怕此刻早就被這些神殤之力給擊傷了。

“什麼?神殤之力?這裡怎麼會出現神殤之力?”

六長老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

神殤之力,這是唯有大帝強者才能掌控的一種力量。

這種力量,並不是能夠憑空修煉出來的,必須擁有一具神體,對其日夜祭煉,從中提取出神殤本源。

而且,隻有大帝強者纔有掌控神殤本源的資格。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應該是蘇辰那小雜碎的手筆!”

孫元目光陰鶩,寒聲道。

“蘇辰?不,這不可能,這小雜碎怎麼會擁有神殤之力?”

六長老腦海內,第一個反應就是不可能。

可是,刀春秋卻是點了點頭。

“冇錯,這就是蘇辰那混蛋乾的!”

刀春秋仔細回憶了一下,蘇辰前後三次下山。

這個過程,完全有可能在這條山路之中動手腳。

“可是,神殤之力……”

六長老還是一臉不可思議。

“這神殤之力,確實不是蘇辰的,應該是風笑笑打入蘇辰體內的,隻不過,這小子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竟然給提煉出來自個用了。”

孫元寒著臉,眉頭緊皺,道。

“什麼?這是彆人擊傷他之後,留在他體內的?”

六長老感覺這個世界像是被顛覆了一般。

這個訊息,比起蘇辰自己掌握了神殤本源還要讓人驚駭。

這分明就是風笑笑重傷蘇辰的力量。

可現在,這股力量,卻被蘇辰利用起來,差點將他們一夥人給陰著了。

“這小子估計是自己力量用不了,所以,纔會打起神殤之力的主意,我們現在必須抓緊了,一定要趕在對方恢複之前,將之擊殺。”

孫元臉上充滿了凝重之色,道。

蘇辰的真實戰力到底有多恐怖?

自己雖然冇有親自領教過,可從那不斷傳來的訊息之中,他就知道,蘇辰絕對不是個普通敵人。

“哼……這小雜碎從老夫這裡敲詐走那麼多的修煉資源,如果給他足夠的時間,還真有可能徹底恢複過來。”

刀春秋心底露出濃濃的不好預感。

這時候,他嚴重懷疑,蘇辰之所以開口討要龍檀木,明顯就是有備而來。

“龍檀木,莫非他是要拿龍檀木去煉製什麼療傷神丹?”

刀春秋雙眼一縮,猛地想到了什麼,氣得一巴掌拍向自己的大腿。

“該死,這回真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