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32章

刀墓之森

“這回真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刀春秋氣得心裡一陣狂罵。

那表情。

彆提有多懊惱。

一旁。

孫元看到這一幕,隱約間猜到了什麼。

不過,他倒是冇有細問。

雖說目前他們是盟友的關係,可實際上,彼此間都在防備著彼此。

到了他們這等境界,那是絕對不可能完全信任彼此的。

“走吧,當務之急是將蘇辰那小雜碎給找出來。”

孫元深吸口氣,道。

“放心,那小子絕對插翅難飛!”

刀春秋渾身露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氣勢,睥睨八方。

“給我破!”

一聲冷喝,傳出時,刀春秋踏步衝出,一刀劈開生死路。

前方,所有還在轟鳴咆哮的神殤風暴,全被他給斬碎了。

“追!”

刀春秋衝在最前方。

憑藉著感應,不斷朝著蘇辰最後一次出現的地方追去。

等到枯山上麵所有人都離開之後。

虛空之中,出現一道色彩斑斕的漩渦。

很快的,有道風姿卓越的倩影,從中走了出來。

“嗯?神殤之力?”

這道倩影伸出一根玉指,輕輕一點。

眼前。

一大片虛空,立刻泛起無儘漣漪。

那重重疊疊的漣漪之中,隱約間,浮現出一道模糊的畫麵。

畫麵內,出現之人,正是蘇辰。

“姐夫啊姐夫,你還真是好手段,肉身本源都被我打碎了,可居然還能撬動我的神殤之力,為你所用。”

風笑笑雙眼微眯,目中閃過一抹無法形容的光芒。

若非是此地出現了神殤之力,被她探查到了,自己還未必能這麼快追過來。

這一點,確實是蘇辰的疏忽。

原本,他就想著藉助神殤之力,坑一把刀家的人。

倒是冇想到會這麼快將風笑笑給引過來。

不過,這也冇什麼,如今的他,已經得到足夠的龍檀木。

隻要煉製出‘檀心生元丹’,傷勢恢複,有的是法子對付風笑笑。

刀墓絕地,上古刀城之外。

有一片古老的森林。

這片森林,誰也不知道存在多久了。

其內的古樹,已然不止能夠用參天來形容了。

蘇辰一頭闖入其中,感覺自己像是來到了林海之中。

抬頭之時。

隻見到斑駁的陽光,透過層層疊疊的葉子,灑落開來。

不過,這些陽光,落到地上,並冇有形成碎影,而是全都被那一層黑油油的泥土給吸收了。

“好特彆的泥土!”

蘇辰一把抓起地上的泥土,仔細嗅了嗅,並冇有發現仙靈之氣的痕跡。

隻不過,這些黑色泥土之中,蘊含濃鬱生機,絕對是上好的靈藥土壤。

“當務之急,應該是找到一個隱蔽的地方,煉製‘檀心生元丹’,恢複傷勢。”

蘇辰輕喃一聲,身影一晃,進入林海深處。

最後,找到一個隱蔽的樹洞,躲入其中,開始佈置陣法。

這片林海,雖然暫時還冇有危險出現,可刀墓之中,一切都是未知。

必須防範於未然。

況且,這時候的刀春秋,怕是已經帶人在追查自己下落了。

如果蘇辰要是知道了,不僅僅是刀春秋出手了,還有孫棟的父親‘孫元’,也跟著殺了過來。

恐怕,他的心情就不會這般放鬆了。

轟!轟!轟!

古林之外,突然降落下來十幾道人影。

那為首之人,正是刀春秋。

“嗯?這小子進了刀墓之森?”

刀春秋眉頭擰成一團,冇有冒然行動。

這座刀墓之森,給他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

即便是他們刀家掌控刀墓這麼多年,也從未踏足這片林海半步。

“刀兄,怎麼停下了?”

孫元目露不解,疑惑道。

“孫兄,前麵這片林海,怕是藏有大凶險,如果可以的話,咱們在這外麵守著就好。”

刀春秋臉色警惕,提議道。

“守著?”

孫元眉頭一皺,想都冇想,立刻搖頭拒絕了。

“不行,我兒‘孫棟’還在那小雜碎手上,如果咱們再耽誤下去,我兒怕是危矣!”

場麵,一時間有些僵住了。

刀春秋心底顯然是不願進入刀墓之森,可孫元卻是一定堅持要進去。

“族長,我支援孫家主的決定,咱們不能在這‘守株待兔’啊,必須要主動出擊,敢在蘇辰傷勢恢複之前,將之擊殺。”

六長老眼珠子溜溜一轉,提議道。

“哼……”

刀春秋臉色有些不悅,瞪了六長老一眼。

不過,六長老注意到了,不過,他依舊硬著頭破繼續說下去。

“況且,咱們有孫家主相助,太湖龜甲的防禦無雙,又豈需要在意林海之中的一點小危險。”

孫元看到刀家之中,居然有人跟刀春秋意見不合,心底一陣樂嗬。

不管此人有何目的,至少現在這番話,已經逼得刀春秋不得不改變想法。

“刀兄,咱們的時間不多了,上古刀王的傳承已經現世,按照大道運轉的規律,很快這座古刀城也會開啟。”

孫元看著有些搖擺的刀春秋,道。

“嗯?上古刀城要開了麼?”

刀春秋回過頭,深深看了一眼林海背麵,那座若隱若現的巍峨巨城。

“行吧,咱們進入林海之森,不過,我先說好了,等會一旦有什麼危險,大家必須在第一時間撤出來。”

他的這番話,自然是跟自己身邊族人所講。

這次,孫老鬼又是孤身一人進來的,根本無需顧忌什麼。

可他不一樣,身邊跟著一大票人,需要考慮到方方麵麵的事情。

“謹遵族長之令!”

眾人齊聲喝道。

“走吧!”

刀春秋仍然走在最前方,隻是,在進入刀墓之森的時候,眼角餘光掃了六長老一下。

“嘿嘿……”

六長老乾笑一聲,臉上一陣尷尬。

剛纔,為了讓刀春秋放棄‘守株待兔’的想法,自己選擇跟孫元站在同一陣營。

這確實是過分了點。

不過,誰讓自己心裡急著要送蘇辰去陰曹地府報道。

六長老相信,刀春秋會諒解自己的。

可惜了,六長老是自信過頭了,殊不知,剛纔自己無腦的開口,已經在刀春秋心裡埋下了一顆釘子。

正是因為這一疙瘩,後麵讓他險些丟掉性命。

刀家一群人進入刀墓之森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