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33章

魔靈子與古滅天齊齊襲來

轟!

刀家一群人進入刀墓之森後。

平靜的林海外,突然的,出現一道色彩般啦的倩影。

這道倩影,不是彆人,正是風笑笑。

“看來刀老鬼的本事不小嘛,居然能夠這麼準確找到我姐夫的下落,乾脆,我就在後麵看戲得了。”

風笑笑故意放慢的腳步,跟在刀春秋等人後麵。

蘇辰的難纏。

隻有親自領教過之後纔會印象深刻。

即便是如今蘇辰被自己打得重傷,風笑笑也不敢小覷對方。

所以,如今有這種‘坐收漁翁之利’的好事情,自然不能放過了。

風笑笑剛要一步踏入林海之時。

突然腳步一頓,回過頭,看了一眼渾濁的天空。

隱約間,在這渾濁的天空之外,有兩大浩陽,一紅一黑,力量浩浩蕩蕩,碾壓所有,正朝著刀墓絕地衝來。

“嗯?這兩個臭不要臉的,也知道蘇辰還活著,追過來了?”

風笑笑眉頭一皺,心底頓時生出陣陣不安。

“不行,還是得加快腳步了,聖痕之葉,必須弄到手。”

砰!

風笑笑渾身炸光,化作一道五色洪流,直接衝入刀墓之森。

同一時間。

絕地之外,廣闊無疆的混沌虛空。

轟隆隆聲傳出。

有一輪武神元陽,貫穿萬裡神空,破碎所有,不停朝著刀墓絕地掠去。

那元陽之內,有道無敵人影,俯瞰人世間,目光一片冷漠。

呼啦一聲!

這個時候,在這道武神元陽跟前,突然出現一大片的黑色海洋。

魔海滔天,落下時,直接擋住武神元陽前進的方向。

“古滅天,你能不能要點臉,不要再跟著我了。”

那魔海之中,傳出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

“魔靈子,你好意思說,區區一個毛頭小子,竟然能從你眼皮子底下給溜走。”

武神元陽內,古滅天一臉不屑,冷聲道。

砰!

突然,一隻彌天巨手探了出來,直接一抹。

整片擋在跟前的混沌魔海,徹底崩潰。

不過,魔海消失的一瞬,有道黑陽,已然越過了古滅天,衝向刀墓絕地。

“古滅天,這能怪我嗎?要不是你死活纏著我不放,我會讓那小子給溜走?”

魔靈子一想起這個事情,渾身不得勁。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蘇辰居然能,不知從哪裡找來一頭這般聽話的魔王。

一起聯手坑自己。

那聖痕之葉差一點就是自己的了。

可結果倒好,自己還傻愣傻愣的幫忙將人給傳送走。

甚至,還為此付出一門極品身法‘千光混元遁’。

一想到這,魔靈子心底就更加憋屈了。

此刻,他可謂是恨極了蘇辰。

“小混蛋,居然敢這麼耍本尊,這次抓到了,定要將你剝皮剔肉,抽魂點燈。”

魔靈子臉上充滿陰狠的笑容,獰聲道。

“彆再意淫了,那小兔崽子比誰都狡猾,就你這點本事,還想拿下人家,也就隻有在千秋大夢裡才能實現。”

古滅天化身的武神元陽,光芒沖天,又是直接超越了魔靈子的黑陽。

“放屁,區區一個玄輪,且還是被本尊毀掉法則大道的玄輪,又如何能跳出本尊的五指山!”

魔靈子一咬牙,渾身魔光激盪,速度暴漲。

一口氣,超越了武神元陽。

“魔靈子,你也就隻剩下吹牛這點本事了。”

古滅天一臉不屑,懶得多說廢話,武神之光,一陣噴湧,衝向絕地所在的虛空世界。

“我能吹牛,那也是我厲害,不像某些人,辛辛苦苦橫掃了整個冰蝶一族,結果到頭來,還不是給蘇辰做了嫁衣。”

魔靈子冷靜下來之後,反擊道。

“那又怎麼樣?說到底,蘇辰也是我人族的小輩,青出於藍更勝於藍!”

古滅天雖然內心憤憤不平,可臉上卻是裝作十分大氣。

“不要臉,真是夠不要臉的,古滅天,你還能再虛偽一點嗎?”

魔靈子一臉譏笑。

如果要是古滅天真有這份胸懷,那就不會在潮汐秘境內設局,坑死那麼多的人族天驕了。

更不會,在法則之海中,眼睜睜看著自己一掌打碎了蘇辰的法則大道之後纔出手。

這老傢夥比誰都陰險著!

彆說蘇辰隻是一個八杆子都打不著的人族後輩。

恐怕就算蘇辰是他們古家的子孫。

古滅天都不會手下留情。

為了聖痕之葉,為了通向永生的大道,區區親情又能算得了什麼!

古滅天的狠辣。

比起魔靈子有過之而無不及。

轟隆隆聲傳出。

浩瀚的虛空之中,兩大浩陽,一紅一黑,互相追趕。

最終,齊齊紮進了絕地之界。

一場真正的巔峰碰撞,即將展開。

所有進入刀墓,且最終能夠活下來的強者,全都彙聚於絕地。

這裡是整個刀墓的核心之地。

這裡,有著埋藏了千年、萬年,甚至是十萬年的上古刀城。

這裡,處處是危機,處處是機緣,一步天堂,一步地獄,強者恒強,弱者在這裡連活下去的機會都冇有。

……

林海之中,接天古樹一片連著一片。

整個刀墓古森,望不到儘頭,看不清道路。

蘇辰也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隻知道,自己進入林海之後,往前大概飛了半個時辰。

然後,遇到一棵有樹洞的古樹,在觀察了四週一圈,確定冇有危險之後,閃入其中。

“還挺乾淨的!”

蘇辰進入樹洞之後,看到裡麵雖然光線昏暗,甚至有些潮濕,可卻並冇有蚊蟲螞蟻出現。

而且,這個樹洞還十分隱蔽,藏匿在這整片林海之中,想要找到自己,怕是需要花費不小的功夫。

“蘇辰,你不是說龍檀木被做手腳了嗎?等會煉丹的時候會不會有麻煩?”

一道脆如黃鶯的聲音,傳了開來。

嗡!

楚香香身影凝聚,從荒古之界中走了出來。

“麻煩肯定是有的,不過,我會想法子解決的!”

蘇辰一臉不在意,道。

“接下來,還是先佈置陣法!”

砰!

蘇辰伸手一抓,立刻有好幾個陣盤飛了出來,落在樹洞外麵,形成一方守護大陣。

轟隆一聲!

陣起,天地為之一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