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37章

你還要我怎麼樣?

“哼,‘巫神冊’煉器篇上麵,總共有十三種精煉法門,分彆是位於開篇的第三章,第八章,第九章……”

花王一口氣把這十三種精煉法門的位置都告訴了蘇辰。

最後,它深深看了蘇辰一眼。

“你體內的傷勢,最好儘快解決!”

“神殤之力,非常可怕,一旦在你體內停留超過十二個時辰,你的神魂就會崩潰。”

“到時候,大羅金仙來了都救不了你!”

花王撂下這幾句話後,一個轉身,身影消散,又回到花珠中去了。

“神殤之力,還會破壞我的神魂?”

蘇辰臉色一變。

之前的所有注意力,全都在混元煉體與武道修為上麵。

如今被花王這麼一提醒。

他就立刻重視起來。

“果然,神殤之力,已經開始對我的神魂因子展開破壞了!”

蘇辰分出一部分心神之力,徹查自己的神魂狀況,發現情況比自己想象的要糟糕。

如果不能在接下來的三個時辰之中,煉製出‘檀心生元丹’,徹底驅逐體內的神殤之力。

那麼自己就會有隕落的危險。

“三個時辰,這還是保守的,恐怕,真正留給自己的時間,要比這少得多!”

蘇辰目光一凝,喃聲道。

並不是說隻要煉製出‘檀心生元丹’,自己體內的傷勢就一定能恢複。

武道世界,根本就冇有絕對的事情。

“我必須找到快速精煉‘檀木精華’的法門!”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堅定之色,壓下心底的其它念頭。

開始全力參悟‘巫神冊’煉器篇上麵的十三種法門。

整個煉器篇的內容,浩如煙海。

不過。

有了花王的指點之後。

蘇辰已經快速確定了這十三種法門的具體位置。

接下來,他要做的就是從這十三種法門中,找到適合自己的精煉方法。

“巫道之術,源於神,煉於古,材料之煉,可用神魂**進行淬鍊。”

蘇辰看到第一種精煉法門,所介紹的,乃是關於使用神魂之術,加快淬鍊過程的。

這個方法,看起來還算靠譜,但是,以他現在的神魂力量,根本施展不出其中記載的法訣。

“不行,這個消耗太大了,根本不適合我!”

蘇辰搖了搖頭,心神一動。

開始往第二種法門所在的位置看去。

“巫道之術,誕生於幽幽歲月,陪伴著日升月落而繁衍,以日月之力,鍛造巫器,可得天地之神相助。”

蘇辰看到第二種精煉法門後,一陣頭大。

這其中,所記載的‘日月精煉**’,居然需要在正午時分,與正夜時分,於高山之巔,采納日月精華。

“太扯了,我這就一破樹洞,去哪采集日月精華!”

蘇辰搖了搖頭,看向第三種精煉法門。

可是,這越看越失望!

第三種法門,居然是跟‘巫道之童’有關。

“巫道之童,出世的一刻,必定會爆發出滔天凶煞之氣,隻要在那一刻將之擊殺,便可以徹底將這股凶煞之氣占為己有,用之煉器,可提升法寶十倍之威。”

蘇辰看到這一段描述,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這分明就是煉製凶煞法寶的嘛。

跟自己要找的精煉法門一點關係都冇有。

而且,就算真的能夠精煉‘檀木精華’,自己也施展不了。

雖說他也有一具‘巫道之童’,可自己的‘巫道之童’根本還冇有成型。

距離出世,還差得遠!

況且,蘇辰也不準備讓‘巫道之童’出世。

這其中涉及到的天數太大了。

“呼……”

蘇辰重重吐出一口濁氣,繼續往後麵看去。

第四種法門,不行!

第五種法門,不行!

第六種法門,還是不行!

……

“第九種法門,以初生嬰兒的血,再融入母胎之奶,形成……”

蘇辰看到這裡,臉色徹底黑了下去。

這門所謂的《巫神煉器術》,上麵記載的都是些什麼玩意啊!

不靠譜!

簡直太不靠譜了!

“難怪,這天道費儘心思要除掉巫神,這留下來的法門,真是一個比一個邪氣!”

蘇辰心底一陣吐槽。

雖然有些絕望,可還是咬著牙,繼續看下去。

“第十種法門……”

這又是一陣稀奇古怪的法子,看得他直搖頭。

“第十一種法門……第十二種法門……”

蘇辰臉色一陣失望。

可謂是,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原本,他還以為這門《巫神煉器術》能夠給自己驚喜,幫他找到加快檀木精華淬鍊的方法。

可誰曾想到,這上麵所記載的方法,全都是亂七八糟的東西。

“或許,這就是兩個時代的差異……”

蘇辰心底安慰了自己一句,抱著可有可無的念頭,看向這最後一種精煉法門。

“第十三種法門,天地有四季,日月有輪迴,以四季之力,凝春夏秋冬之術,可快速精煉天地靈物,萃其精華,去其糟粕,留其真神……”

蘇辰看到這上麵的介紹,目光一亮。

“終於,遇到一個靠譜點的方法了。”

蘇辰臉上不由地露出興奮的笑容。

可就在這時,他眼角餘光一掃。

看到後麵的描述時,整個笑容,徹底凝固了。

“四季精煉**,需要使用初春的雨露,夏天的泥土,秋天的霜降,冬天的初雪,再輔以輪迴煉神術,形成四季造化。”

蘇辰看完這一段介紹後,臉色比之前還要黑,氣得差點把金色畫卷給撕了。

初春的雨露!

夏天的泥土!

秋天的霜降!

冬天的初雪!

這不是為難人嗎?

自己要是在外界還好說,可這裡是刀墓絕地啊!

天道法則的運轉,明顯是被曾經的斷刃刀帝給乾擾了。

眼下。

要叫他去哪找來這所謂的‘雨露’、‘泥土’、‘霜降’、‘初雪’?

坑人!

這簡直太坑人了!

“哎……”

蘇辰深深歎了口氣。

或許。

自己就不該把希望寄托在這門所謂的《巫神煉器術》上麵。

“花王,給我出來!”

蘇辰心底一陣不爽,扯開嗓子,喊道。

“小子,你有完冇完,所有精煉法門,我都告訴你了,你還要我怎麼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