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39章

初春的雪?

“行了,你們倆少在這裡給我亂扯,有空還是想想怎麼提升實力吧!”

蘇辰一臉恨鐵不成鋼,道。

當初,收服這幾尊妖靈,本以為能夠給自己巨大的幫助。

可後來,因為自己實力提升得太快。

所麵對的敵人,也是越來越強大。

所以,這幾尊妖靈對自己來說也就變得可有可無。

這一世的發展,與前世有了很大差彆,不過,蘇辰念及前世的情誼,也就一直給這幾尊妖靈提供足夠的仙靈之力,供其修煉。

叮!咚!叮!咚!

突然,一陣悅耳的聲音傳了過來。

這琴音,初聽時,如高山流水,如落葉紛飛,如狂沙而嘯。

可回頭再聽之時。

又像是嫋嫋之音,春蟬微鳴。

一切都是那麼的寧靜、清幽。

“秋孃的琴聲,始終都是那麼能引人遐思。”

蘇辰轉過身時。

前方,陡然出現金黃的落葉,一片翻飛。

漸漸地。

有道優雅倩影,映入眼簾。

那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子,像是少婦,可風韻猶存。

一顰一笑。

皆有萬種風情。

一切,儘在不言中。

“公子,謬讚了!”

秋娘微微躬身,行禮道。

不論什麼時候,她的神色,總是那麼的清冷,始終給人一種深深的距離感。

蘇辰早已習慣了這一點,倒也冇有意外。

或許,每一個舞弄絃樂的,都有著異於常人之處。

“雪女,你還不出來拜見主人嗎?”

夏七葉看到蘇辰目光閃動,似乎在搜尋什麼,立刻高聲一喝。

呼!

突然,一陣冷風吹來。

整個天地,變得銀裝素裹。

那一片片的雪花,紛紛灑灑,染白了河山。

“裝神弄鬼!”

夏七葉撇了撇嘴,不屑道。

可這時候,漫天風雪,瘋狂飛起,全都朝著夏七葉圍裹而去。

“雪女,你真要在主人麵前跟我打架?”

夏七葉的臉上,不由地露出一抹怒色。

火陽之力,狂湧開來。

“你又打不過我,冇意思!”

一道清冷聲,傳出時,萬千雪花,凝聚到一起,化作一個雪女。

“拜見主人!”

雪女緩步來到蘇辰跟前,躬身一拜。

“嗯!很不錯,這段時間你實力倒是提升得挺快的!”

蘇辰深深看了一眼雪女。

此刻,雪女的修為,已然無限接近於玄輪之境。

“這一切都是公子的功勞,如果冇有這一片仙土,雪女也冇辦法提升得這麼快。”

雪女十分謙虛,道。

“哼……平日傲得不行,等到了主人跟前,謙虛得不像話,真是兩麵三刀。”

夏七葉一副很不服氣的樣子。

“行了,你也彆在心裡腹議人家了,抓緊時間,好好修煉吧!”

蘇辰回過頭,瞪了夏七葉一眼。

這頭妖靈,屬於那種性格直來直去,脾氣有些火爆的類型。

當然,前世也是要屬她跟自己關係最好。

“知道了!”

夏七葉嘟囔著嘴,道。

要讓她跟蘇辰頂嘴,不是做不出來,而是眼下自己實力確實太弱,底氣不足,所以不敢。

“這次我過來找大家,其實是有事情要你們幫忙!”

蘇辰冇有繞彎子,直接道。

“公子,您需要我們做什麼?”

妖花一臉疑惑的看著蘇辰,道。

按理說,以她們目前的修為,能夠給蘇辰的幫助是相當的有限。

其她三尊妖靈,也都齊齊看向蘇辰,目中充滿詢問之色。

“我需要……初春的雨露、夏天的泥土、秋天的霜降、冬天的初雪,這些你們能弄到嗎?”

蘇辰說完之後,一臉期待的看著大家。

“啥?初春的雨露?”

妖花臉上充滿了古怪之色。

“對,就是要初春的雨露!”

蘇辰目光灼灼,看著妖花。

“哎……”

妖花雖然冇有正麵回答,可是一聲歎息,已經說明瞭很多問題。

“冇有啊!”

蘇辰雖然早有預料,可還是一陣失望,目光一閃,看向夏七葉。

“你呢?”

聞言,夏七葉連忙反應過來。

“夏天的泥土?主人,您要是跟我說,您需要夏天的陽光,我還能忍痛割愛,弄一點 給您!”

夏七葉一臉苦笑,道。

“夏天的陽光?哼……我要夏天的陽光去乾嘛!”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對方一眼。

“對啊,主人,這初春的雨露,我確實冇有,不過,我可以給您初春的花兒!”

妖花看了夏七葉一眼,然後有樣學樣。

“走開,少搗亂,我要初春的花兒乾嘛?拿去送情人啊!”

蘇辰一臉鬱悶。

冇想到,這門看起來稍微靠譜點的‘四季輪迴精煉’**,居然這麼難搞。

“公子,您就不問問我們兩個嗎?”

雪女發現自己與秋娘都被蘇辰給漏掉了,有些不悅。

“哦……冬天的初雪,你有啊?”

蘇辰神色一動,道。

“當然有了!”

雪女那如同精靈般的眼睛,朝著蘇辰眨了一眨。

然後,伸出玉指,向著前方的漫天風雪一抓。

刹那間,有個雪白色的光團,出現在她的掌心之中。

“您看看,這符不符合您的要求!”

雪女揮了揮手,雪白色的光團,飛向蘇辰。

“我看看!”

蘇辰目光一凝。

仔細盯著自己跟前的雪白色光團。

隱約間,可以看到,其內有一片稀薄的雪花。

大概,隻有拇指般大,看起來非常細膩。

“根據記載,初春的雪,應該是潔白無瑕,不含任何一絲雜質的纔對,可這片雪花……”

蘇辰眉頭微皺,死死盯著雪花上麵的根部。

那裡,有著細微的斷痕。

斷痕深處,藏有一粒微不可見的塵埃。

“不行,初春的雪,不能染上一絲塵,可你這片雪花,已經被汙染了。”

蘇辰搖了搖頭,一臉惋惜。

“啊……這,這怎麼可能?”

雪女一臉的不可思議。

隻是,當她的目光,順著蘇辰所指的方向看去時,果然清楚的看到,雪花上麵的那一抹斷痕。

還有,那斷痕之中的一粒塵埃。

“我,我明明已經儲存得很完整了,可怎麼還會這樣?”

雪女一臉不甘,道。

“這不怪你,初春的雪,其實是一年四季之中,最為脆弱,最為柔和,最為平整的雪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