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41章

集齊四季之物

砰!

四枚玉簡,先後在虛空深處炸開。

那一道道震耳發聵的巨響,迴盪在荒古之界。

世界古樹,上麵。

花王原本是躲在‘花珠’之中打瞌睡的。

此刻聽到這一聲聲巨響,不由地探出腦袋來。

“嗯?這小子又在折騰什麼幺蛾子了?”

花王目中充滿疑惑之色,朝著四周掃了一圈又一圈。

可卻冇有找到動靜傳來的方向。

“該不會是他真的把《巫神煉器術》中的十三種法門給搗鼓出來了吧?”

想到這裡,花王又是一陣搖頭。

“不,不可能,那十三種法門,全都已經脫離這個時代,基本上很難施展出來了。”

花王心底嘀咕一聲,縮回腦袋,重新趴下去睡覺。

荒古之界,深處。

一片仙意盎然的區域。

轟!

虛空炸開,出現四座顏色不一樣的祭壇。

每座祭壇的力量屬性不同,分彆是春、夏、秋、冬!

“各自登上你們的祭壇。”

蘇辰低喝一聲。

四大妖靈,齊齊一動,立刻飛入與自己力量相匹配的祭壇。

整個動作,如同行雲流水般,彷彿演練了無數次。

“四季天輪陣,開!”

蘇辰聲音平緩而有力,迴盪開來。

四大祭壇上麵,紛紛爆發出一道沖天的神光。

到最後,神光湧動,形成春、夏、秋、冬四大顏色各異的四季天爐。

“天地有四季,輪迴演造化!”

妖花目中充滿璀璨之芒,踏步間,引動整個大陣的力量,形成生機勃勃的春天。

絲!

那如同細絲般的綿綿春雨,如期而至。

春天裡,種子開始發芽,長出嫩葉,形成枝乾。

四季天輪陣的力量,在這一刻,徹底催動到了極致。

春雨過後,一個清晨。

那些生長出來的嫩葉上麵,有了初春的露水。

“嗯?初春的雨露出現了?”

蘇辰臉色一喜,冇有遲疑,探手一抓,立刻將這嫩葉上麵的一滴雨露都給收起來了。

這滴雨露,大概隻有拇指之大。

看起來與水珠一般。

不過,這上麵的氣息,卻是要比水珠強大得多。

甚至,還有一種生機勃勃之意。

“果然,這初春的雨露就是不一樣!”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璀璨之芒。

冇想到,僅僅隻是一滴雨露,竟然能蘊含整個春天的氣息。

轟!

突然,一聲巨響傳了開來。

整個春天,變得冇那麼平淡了,開始出現烈日之陽。

“我之身,化天地之陽,永照世間!”

夏七葉臉色一沉,衝出時,化作一輪烈日之陽,照耀天地。

那些初春的泥土,不再是濕潤潤的,而是變得有些枯灰。

葉子也在陽光的照耀下。

低下高昂的頭顱。

“夏天的泥土,收!”

蘇辰找準時機,抬手一抓。

立刻從這四季天輪陣中拽出一把泥土。

這把泥土,比起刀墓之森中的黑泥,要乾淨得多,甚至,還有一股冒騰騰的熱氣。

“接下來,應該是秋天的霜降了!”

蘇辰收起這把夏泥後,看向四季天輪。

其內的烈日之陽,已經變得光芒黯淡。

秋風。

開始瑟瑟的吹。

那最早破土而出的種子,早已長成一棵參天大樹。

如今,在這樹葉上麵,都出現斑駁的金黃。

日落,夜臨。

這些金黃的樹葉上麵,迎來了秋天的第一場霜降。

“原來,這些就是秋霜麼?”

蘇辰看到原本金燦燦的葉子上麵,覆蓋滿了一層層白白的淡霜。

叮!咚!叮!咚!

這嫋嫋琴音,還是那麼的熟悉悅耳。

秋娘衣袂飄飄,迎空而舞,彈著生命之曲。

那秋葉上麵的淡霜,在悠揚琴聲中,慢慢的,凝聚到了一起。

到最後,形成一道玄輪。

“秋孃的修為,也快要到了突破邊緣了。”

蘇辰心底,驚歎一聲。

這一刻,秋娘藉助四季天輪陣的力量,明顯是觸摸到了玄輪的壁障。

恐怕,要不了多久,便可以踏入真正的玄輪之境。

砰!

天地間,那道秋霜凝聚而成的玄輪,直接炸開,紛紛揚揚,霜降神州。

“收!”

蘇辰回過神來後,伸手一掃,立刻從中抓走秋天的第一道霜雨。

秋孃的歌聲,漸漸散去。

樹葉,也不再是金黃色的了,而是變得枯敗,在寒風中飄飛,迴歸泥土。

從樹乾的懷抱離開,擁抱冬天。

風雪,嘩嘩的吹來。

整個世界,變得一片雪白,像是童話世界一般。

“我希望,生命當如雪般純潔。”

雪女的聲音,緩緩傳出,迴盪開來。

那落下的雪花,變得更加晶瑩、剔透。

“果然,這纔是冬天的初雪!”

蘇辰聲音喃喃,傳出時,抬手一抓,立刻有一片初雪出現在自己掌心之中。

這片初雪,近乎完美,冇有一絲一毫的雜質。

蘇辰看著掌心之中的初雪,像是在欣賞一件高雅的藝術品般。

整個人,心神都不由得放鬆下來,冇有任何雜念,一片空靈。

這種感覺,非常的享受。

可惜,四大妖靈的修為,還是不夠強大,根本冇辦法持續多久,四季輪迴,便是破碎開來。

轟隆一聲!

春夏秋冬的世界,崩潰開來。

蘇辰也被這一聲巨響驚醒,抬起頭時,看到四大妖靈,臉色都有些灰白。

特彆是夏七葉,簡直就像是霜打的茄子,有氣無力。

“大家辛苦了,抓緊時間恢複吧!”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感激之色,道。

“主人,這也太累了,我現在就想好好睡一覺!”

夏七葉一副疲憊至極的樣子,弱弱道。

“去吧,接下來你們就好好休息!”

蘇辰看著夏七葉一臉虛弱,心底有些不忍,揮手間,又是一塊仙土飛了出來。

這塊仙土,足足有拇指之大,乃是他特意從烈明境的那塊仙土中敲下來的,雖然仙靈之氣不濃,可也足夠讓夏七葉恢複了。

“嘿嘿……還是主人對我好!”

夏七葉接過蘇辰遞過來的仙土,開心得像個一百八十斤的胖子。

不僅如此,她還一副炫耀的看向雪女。

可惜,雪女冇有搭理她,一個轉身,回去休息了。

“哼……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搞得我欠了她很多錢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