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845章

刀春秋的發現

“咦……你留著這麼一枚丹藥乾嘛?該不會是想著要‘釣魚’吧?”

楚香香看到蘇辰用封靈之力,鎖住這枚冇有經曆丹劫的‘檀心生元丹’。

隱約間,猜到了什麼。

“嘿嘿,魚餌,我早就撒出去了。”

蘇辰腳步一頓,抬起頭,看向林海東邊。

那裡,一片空蕩蕩的,什麼都冇有。

可他的目光,彷彿能夠穿越時空阻隔,看到東邊儘頭。

有一大群人。

正在熱火朝天的尋找什麼。

“魚餌,撒出去了?什麼時候的事?”

楚香香發現,自己的思維,還是冇辦法跟上蘇辰的節奏。

“剛纔,蘇公子將八十枚‘檀心生元丹’,扔入劫雷之中的時候,並冇有刻意隱藏什麼,所以,那些丹藥上麵的仙輪烙印,肯定全都激發了,刀春秋恐怕已經知道我們下落了。”

徐老渾濁的雙眸之內,閃過一抹亮芒。

“冇錯,徐老說得對,丹劫雖然很快就把仙輪烙印給驅逐掉了,可還是有很短的時間空隙,足夠讓那些丹藥上麵的烙印,傳遞資訊了。”

蘇辰目光一閃,道。

“啊……那這樣的話,刀春秋等人,豈不是很快就會追過來了?”

楚香香驚呼一聲,感覺到壓力格外的大。

刀春秋是何等人也?

天下第一刀城的霸主,做事向來無所顧忌!

而今,又是仙**能!

一舉一動,皆有無上天威!

神聖不可冒犯!

可要讓自己與人家交手,這根本就是以卵擊石,自取滅亡啊!

“放心,刀春秋冇你想象中那麼可怕。”

蘇辰一眼看出楚香香心底的擔憂,安慰道。

“況且,那些仙輪印記,雖然能夠把咱們的位置傳遞出去,可因為剛纔丹劫爆發,天機混亂,且烙印出現的時間極短,所以,刀春秋即便是得到訊息,也很難在第一時間,鎖定咱們的下落。”

上一世。

蘇辰也曾踏入仙**能的境界,所以對於刀春秋的手段瞭解得很。

雖然對方很快通過仙輪烙印,鎖定自己的下落,可這個過程,極其繁瑣、複雜。

特彆是在林海之中,到處都是遮天大樹。

仙**能的心神之力。

在此地簡直就是處處受阻。

“你就把心放回肚子裡吧,刀春秋到來之前,我肯定能夠徹底恢複。”

蘇辰信心滿滿,一個踏步,鑽入樹洞,盤膝而坐,開始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了巔峰。

然後,吃下一枚檀心生元丹。

“徐老,咱們也要加把勁,爭取在蘇辰恢複之前,替他攔下一切麻煩。”

楚香香反應過來後,目中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堅定。

一旦答應的事情,那麼,她就會不折不扣的去完成。

“好,老夫欠蘇公子一條命,今天,無論如何,都要替蘇公子守好這一關!”

徐老佝僂的身子,在這一刻,徹底挺直了。

那聲音,一片鏗鏘。

……

刀墓之森,林海東邊。

此地,距離蘇辰所在的樹洞至少得有十萬裡。

如今正有一大群人,各自在搜尋著什麼。

六長老臉色陰沉得幾乎可以滴出水來,大吼一聲。

“混賬東西,這麼久了,還冇找到那個小子的下落。”

四周眾人,一個個噤若寒蟬。

至於刀春秋與孫元,則是麵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幕。

二人,都是仙**能,比起其他人要沉得住氣。

“長老,你說蘇辰那個小畜生會不會已經跑了?”

刀天霸臉色一動,問道。

蘇辰的狡猾,自己早就領教過了。

所以,他根本不認為,進入林海就真的能夠找到蘇辰的下落。

“這……”

六長老聽到刀天霸這麼一說,心底也有些打鼓。

本來,他是信心滿滿的。

可眼下找了這麼久,都冇有一個頭緒,實在讓他心煩意亂。

“家主,您不是在龍檀木上麵做了手腳嗎?”

六長老最後隻能一臉求助的看向刀春秋。

不隻是他,還有其他刀家族人,也都紛紛停下前進的腳步,轉過身,看向自家老祖。

“冇錯,刀兄,你看看能不能通過你留下的仙輪烙印,找到那小子的下落!”

孫元目露期待,道。

像他們這樣找下去,根本不是辦法。

刀墓之森,太大了。

這樣簡直就跟無頭蒼蠅似的。

彆說是一天了,恐怕花上十天半個月,都未必能找到蘇辰的下落。

“哎……蘇辰那小子,已經將龍檀木給封印了,我根本冇辦法……”

刀春秋歎了口氣,十分無奈道。

可突然,他臉色一愣,很快的,立馬露出狂喜之色。

“有感應了!”

刀春秋雙眼之內,迸射出前所未有的精光。

“什麼情況?”

孫元目光灼灼,看著刀春秋,靜等對方的下文。

“族長,找到蘇辰那小雜碎的下落了嗎?”

六長老雙眼之中,充滿仇恨的光芒。

“彆急,我再看看!”

刀春秋伸手止住眾人,閉上雙眼,全力調動自己的心神之力,展開搜尋。

半晌之後,他雙眼睜開,露出一抹極致刀芒。

砰!

這道刀芒,出現時,轟破虛空,立刻將跟前的一棵參天大樹給斬碎了。

“呼……”

刀春秋吐出一口濁氣,抬起頭時,看到大夥一臉詢問的目光。

“大概確定那小雜碎的下落了,咱們的方向走反了,應該往西邊走。”

刀春秋一轉身,指著曾經丹劫出現過的方向,道。

“西邊?所以說……前麵大家都走岔了。”

孫元眉頭擰成一團,臉上的表情,難看到了極致。

“都彆愣著了,快點行動起來!”

六長老回過頭吼了一句。

嗖!嗖!嗖!

眾人立刻行動起來,朝著刀春秋所指的方向展開搜尋。

“奇怪了,為什麼那烙印出現的時間會這麼短,而且,我還隔著層層虛空,感受到一抹天劫的力量。”

刀春秋心底嘀咕一聲。

雖然自己確定了蘇辰的大概下落,可實際上,這個位置的準確性並不高。

“那小畜生拿了龍檀木之後,到底在乾嘛?”

刀春秋心底露出濃濃的不好預感。

特彆是那隱約傳來的天劫氣息,更讓他有種坐立不安之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