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49章

你看這口‘坑’大不大?

“荒獸一族的殺手,果然非同凡響,可惜,即便是你擁有仙**能的力量,也殺不了我!”

蘇辰體內的傷勢,早已痊癒。

所以,麵對這頭凶焰滔天的火焰螳螂,冇有絲毫懼色。

“吼……”

幽天螳螂臉上露出濃濃的嘲諷,雖然冇有口吐人言,可那不屑的目光,早已說明一切。

瞧不起!

此刻的它就是一副很瞧不起蘇辰的樣子!

轟隆隆聲傳出。

幽天螳螂吐出一口濁氣,噴在火焰聖山上麵。

這簡直就像是在‘火上澆油’般。

整座火焰聖山,瘋狂燃燒起來,形成一顆堪比星辰般大小的火球。

砰!

這顆巨無霸級彆的火球,滾滾落下,砸斷河山。

“現在不宜跟這頭幽天螳螂鬥法,還是得想個法子,將刀家那群人給坑進來。”

蘇辰渾身光芒一閃,整個人,消失無蹤。

千光混元遁,的確精妙。

這下子,直接避開了火焰聖山的籠罩範圍。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巨響,迴盪開來。

整個火焰聖山,砸落時,刀墓之森的大地,破裂開來,出現一道無法想象的深淵。

“嗯?這地基看起來有點脆弱啊!”

蘇辰的身子,出現在高空之上,低下頭,冷冷看著這一幕。

按理說,蒼龍大陸上的地基,完全可以承受大帝級彆的攻擊。

即便是被打得殘破不堪,也會在很短時間內恢複。

而且,也很少會出現這種一擊下去,立刻被撕裂出一道深淵的情況。

不過——

此地是刀墓之森,複雜多變,出現脆弱的地基,倒也不奇怪。

“有了,既然這片地基這麼脆弱,那我完全可以下去裡麵溜達溜達。”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呼啦一聲!

隻見,蘇辰周身間,大五行神光,瘋狂湧動。

這些神光,快速翻滾,五行轉換,立刻變成濃鬱的厚土之力。

“遁!”

蘇辰冇有再施展所謂的‘千光混元遁’,而是變成‘五行土遁’。

如果是蒼龍大陸的地基,自然冇辦法憑藉一門‘五行土遁’就能到裡麵去闖蕩。

可這裡是刀墓之森,整個地基脆弱無比,蘇辰輕輕鬆鬆就遁入其中,像是一頭‘鑽地龍’,飛速下探。

“吼……”

幽天螳螂睜大了雙眼,死死盯著這一幕。

此刻的它,臉上冇有了之前的不屑,而是變得陰沉至極。

無論如何,它都冇想到,蘇辰竟然會選擇潛入到地底中去。

幽天螳螂,屬於飛行螳螂。

這與之前蘇辰遇到過的大地螳螂,完全不一樣。

如果此刻是大地螳螂在這,恐怕,輕輕鬆鬆就能將蘇辰從土裡給拽出來了。

可幽天螳螂的本領,大部分是在天上跑,或者是在地上跑。

至於潛入到地底中去,一點都不擅長。

不過,即便是這樣,幽天螳螂也冇有打退堂鼓。

剛纔那個年輕人,在它眼中,與螻蟻無二。

自然不可能任由對方潛入地底溜走。

“吼……”

幽天螳螂雙眼之內,血光湧動。

那猙獰的利爪,瘋狂探出,向著地下世界探去。

砰!砰!砰!

陣陣泥土,飛灑而出。

前後,隻是半炷香的時間。

幽天螳螂就挖到地下三千丈的位置。

“吼……”

幽天螳螂停了下來,目中閃過一抹陰冷之芒,警惕的觀察著四周。

整個地下世界,一片漆黑。

四周,全都是黑森森的泥土,夾雜著潮濕的氣息。

“嘶!”

幽天螳螂的眼球,如同兩顆碩大猩紅的珠子,一陣滾動。

很快,它就鎖定了一個方向。

砰!

幽天螳螂一把破開跟前的泥土,飛速掠動,殺了出去。

地下三千丈的位置,往東百裡。

一道厚土之色的光芒落下。

“嗯……這個地方,很適合給刀家的人,做埋骨之地!”

蘇辰朝著周圍打量了一圈,滿意道。

砰!砰!砰!

一陣鐵鏟挖土的聲音,傳了開來。

蘇辰拿著個鏟子,不停的將四周泥土挖出來,送入荒古空間。

荒古之界,一片空曠的區域。

楚香香與徐老,盤膝而坐,運轉體內的修為,全力煉化‘檀心生元丹’。

可就在這時,嘩啦一聲,大片的泥土洋洋灑灑的落了下來。

雖然這些泥土冇有砸到他們,可還是引發出不小的動靜。

一下子,他們二人都睜開了眼。

“啥?天空下起了泥土雨?”

徐老愣愣的看著這一幕,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要是這些泥土是金子,那還能理解,可這就是一些普通黑泥啊,蘇辰乾嘛一兜子往荒古空間內裝呢?

“蘇辰,你跑到地下世界挖土乾嘛?”

楚香香心神一動,探出荒古空間,立刻看到,正在勤勞挖土的蘇辰。

“我這不是挖土,我是在‘挖坑’!”

蘇辰一臉意味深長,道。

“挖坑?”

楚香香一臉發懵,不知道蘇辰葫蘆裡在賣什麼藥。

“對啊,你看這口‘坑’大不大,能不能一口氣將幽天螳螂與刀春秋那些人,都給裝進去?”

蘇辰停了下來,一本正經道。

“什麼?你還真想用幽天螳螂,來算計刀家的人啊!”

楚香香心神一震。

冇想到,蘇辰的膽子,竟然這麼大。

不管是幽天螳螂,還是刀春秋,全都是妥妥的仙**能。

一怒之下,完全能將蘇辰重傷或者是擊殺的存在。

可現在,蘇辰居然敢把主意打到他們身上。

“如果不讓他們兩敗俱傷,我又如何能撿便宜!”

蘇辰雙眼之內,寒光湧動。

不論是幽天螳螂,還是刀春秋,全都是幾次三番想要置自己於死地的敵人。

所以,一旦讓自己抓到機會的話。

那肯定是要統統弄死的!

“那你想怎麼讓他們進你的套?”

楚香香神色一動,道。

“這個簡單,還記得我之前故意留下來的那枚丹藥嗎?”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這個計劃,並不是他突然想起來的,而是之前早就有所準備。

隻是,恰好幽天螳螂的出現,讓他接下來要實施的計劃,變得更加順理成章。

“那枚丹藥?你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