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52章

卦象,顯示大凶!

“哼……”

孫元臉色陰沉,死死盯著四周。

“咱們是根據龍檀木的印記,才追蹤到此處,所以,我敢百分之一百確定,這裡的大戰,跟蘇辰有關!”

刀天霸臉上閃過一抹確定之芒,道。

“既然跟蘇辰有關,那麼,蘇辰人呢?”

“那頭荒獸之王,又去了哪裡?“

”還有,龍檀木的印記,最後出現的地方,到底在哪?”

六長老發出三連問。

“我查一下就知道了。”

刀春秋看著毛毛躁躁的六長老,心底有些不滿,不過,卻冇有表現出來。

嗡!

隻見,他伸手一抓。

頓時有塊焦黑的泥土飛入手中。

然後,用力一捏。

整塊泥土,破碎開來,形成一顆顆細膩的沙子。

風一吹。

這些沙子,全都洋洋灑灑飛了開去,形成一個巨大的沙盤。

轟隆隆聲傳出。

沙盤上麵,赫然浮現出一大片景物。

這些景物,與林海一模一樣。

“嗯?這是……”

眾人神色一動,紛紛朝著沙盤看去。

隻見,上麵浮光掠影,出現各種奇異的天地之景。

這些天地之景,剛開始,還很模糊,可很快就清晰下來了。

最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頭體長超過十萬丈的火焰螳螂。

這頭火焰螳螂,渾身燃燒著黑色火焰,猶如地獄之中走出來的君王。

轟隆一聲!

有道無法形容的狂暴氣息,席捲而來。

眾人即便是透過沙盤去觀察,也有種心驚膽戰的感覺。

“原來,這頭荒獸之王是‘幽天螳螂’!”

刀春秋臉上露出一抹恍然之色。

剛纔,他們隻是判斷出,此地的戰鬥,與一頭荒獸之王有關,可卻不知道,具體是哪一頭荒獸。

如今通過神通之術,演化沙盤,還原過往,立刻讓這一切徹底真相大白。

“嘶……幽天螳螂!”

六長老倒吸口冷氣。

幽天螳螂,作為荒獸一族的殺手,來無影去無蹤。

殺人於談笑間,簡直可怕到了極致。

“冇想到,這世間竟然還有幽天螳螂的存在。”

孫元身為仙輪境中數一數二的存在,此刻,也是目光凝重。

轟隆隆聲傳出。

沙盤上麵,光芒像流水一般,緩緩淌過。

其內,出現了兩道人影。

正是楚香香與徐老。

二人,即便是麵對幽天螳螂,也冇有退縮,直接展開大戰。

這些都不是大家關注的重點。

刀春秋與孫元,都把目光放在戰場上僅存的一棵古樹上麵。

“不對,那樹洞內有人在療傷!”

刀春秋驚呼一聲,大袖一揮,沙盤上的時光之河快速流動。

砰!砰!砰!

無儘巨響,迴盪開來。

楚香香與徐老根本不是被幽天螳螂的對手,直接受到重創。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樹洞內,猛地飛出一輪浩蕩神陽,頃刻間,與幽天螳螂碰撞到一起。

最後。

神陽崩潰,風暴消散,露出一道年輕的人影。

這人,正是蘇辰!

“果然跟這小雜碎有關!”

六長老臉上露出咬牙切齒的猙獰。

“繼續推衍,找出蘇辰的下落!”

孫棟眉頭皺成一團,急聲道。

轟隆一聲。

沙盤上麵,各種戰鬥神光,瘋狂爆發。

眾人看到,幽天螳螂果然深不可測,直接打得蘇辰節節敗退。

可即便是如此,蘇辰也冇有受傷,反而是藉助一個間隙,衝入到那深淵之中。

“嗯?蘇辰潛入地下去了?”

刀天霸雙眼一縮,驚聲道。

“好狡猾的小畜生!”

六長老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幽天螳螂,最擅長的是速度。

不論是在天空中,還是在陸地上,根本躲閃不了。

而進入地底,無疑是合適的逃生之路。

“蘇辰的傷勢,恢複了!”

刀春秋透過沙盤,看到蘇辰已經徹底痊癒,氣勢驚人。

“不對,這纔多久,他怎麼可能那麼快就恢複?”

孫元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

“對了,從咱們進入刀墓之森,到現在,也就幾個時辰吧,蘇辰怎麼可能徹底治癒了體內的傷勢?”

刀春秋死死看著這一幕,道。

“不對,這裡麵,肯定有被我忽略的地方!”

嗡!

那沙盤上的畫麵,快速倒退,從蘇辰進入深淵之後,往回倒去。

“停!”

刀春秋驚呼一聲,目光一閃,落在沙盤上的一個畫麵之中。

這正是蘇辰取出療傷丹藥遞給徐老的一幕。

“丹藥……果然,這小子是天丹閣的長老,據說有一身堪稱鬼神莫測的丹道之術!”

刀春秋死死盯著那麼丹藥,從中好像看到什麼熟悉的東西。

不過,他不是丹師,對於丹藥並不熟悉。

孫元隻是草草看了一眼,也冇有過多的去關注這枚丹藥的來曆。

‘檀心生元丹’,雖然十分逆天,可知道這種丹藥的人,卻是寥寥無幾。

刀春秋之所以會感到熟悉,那是因為,‘檀心生元丹’正是使用龍檀木作為主藥,煉製而成。

可惜,他並冇有真正接觸到‘檀心生元丹’,隻是通過沙盤上麵還原出來的畫麵,看得不真實,也就冇能認出來。

“既然蘇辰進了深淵,那麼,咱們也跟著進去!”

六長老心中一片急迫,生怕速度慢了,讓蘇辰給逃脫了。

“等一下!”

孫元臉色有些陰沉,阻止道。

眾人腳步一頓,齊齊停了下來,回過頭看著孫元。

不過,孫元冇有解釋,而是在這附近轉悠起來。

大家雖然滿臉疑惑,可因為巨大的實力差距,全都不敢出聲。

最後還是刀春秋打破沉默,問道。

“孫兄,怎麼了?”

聞言,孫元停止了心神探查,抬起頭,一臉凝重的看著刀春秋。

“不知為何,我總有種心神不寧的感覺!”

孫元因為執掌‘太湖龜甲’已久,所以對於冥冥之中的龜甲之道,十分迷信。

剛纔,他給自己卜了一卦。

那卦象,顯示大凶!

“孫族長,莫不是您怕了那蘇辰?”

六長老雖然冇有露出嘲諷之色,可那言語中,卻已經充滿了譏笑。

“哼……”

孫元冇有跟一個‘小人物’計較,隻是輕輕哼了一聲。

但是——

這看似隨便的一聲輕哼,卻讓六長老心頭狂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