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55章

刀家入坑了

砰!

蘇辰凝聚出來的無敵道影,立刻被擊碎了。

轟隆隆聲傳出。

螳螂風暴,捲起時,爆發出毀天滅地的氣勢,直奔蘇辰而去。

砰!

蘇辰整個人來不及抵擋,直接被拍飛出去。

“噗……”

一抹豔紅的鮮血,狂灑而出。

地下六千丈,一片混亂。

“真不愧是荒獸一族中的殺手,太強了!”

蘇辰感覺到自己體內的五臟六腑,全都被震傷了。

好在,自己不久前才吞下‘檀心生元丹’,如今體內生機之力滾滾而來,快速治癒體內的傷勢。

“還有四十息!”

蘇辰速度飛快,一個轉身,朝著東邊掠去。

那裡,有一個地方,正與自己之前挖的土坑相對應。

二者間,在空間上是重疊的,隻不過,彼此有著三千丈的距離。

一個是在地下三千丈。

一個是在地下六千丈。

砰!砰!砰!

大地深處,蘇辰一邊將幽天螳螂牽製住。

一邊計算著刀春秋等人到達三千丈處的土坑時間。

這一刻的他,心神之力運轉到了極致,不敢有任何懈怠。

不論是幽天螳螂,還是刀春秋,全都是仙輪級彆的存在。

要想同時算計這兩方,那就必須做到萬無一失。

荒古之界。

楚香香與徐老都已經恢複了。

不過,他們二人,臉上不僅冇有絲毫輕鬆,反而是一片凝重。

“你說,他……他會成功嗎?”

徐老神色有些複雜,道。

“會!”

楚香香美眸流盼中,充滿了堅定。

地下世界,看起來雖然還是一片平靜。

可實際上早已暗流翻滾。

特彆是那地下六千丈的位置,更是被幽天螳螂攪得翻天覆地。

可因為那個地方的心神壓製太強了,外界根本察覺不到絲毫。

即便是刀春秋等人,此刻已經來到地下三千丈的位置,還是冇能察覺到異樣。

“奇怪,蘇辰那小雜碎躲哪去了呢?”

孫元麵色陰沉,警惕的觀察著四周,可卻冇有發現任何危險。

“難道這裡之所以會出現檀木印記,是他無意為之?”

刀春秋眉頭一皺,沉聲道。

“不排除這個可能!”

孫元到了這個地方,心底的那種危機感,反而淡了不少。

他以為,這是因為危險已經遠去。

可實際上,卻是此地環境特殊所導致的。

那無處不在的地心之力,不僅會產生心神壓製,還會讓人對於危險的直覺,大大降低。

“如果真要是這樣的話,蘇辰有可能已經收拾東西跑路了,而我所探查到的檀木印記,應該是他故意扔在這裡的。”

刀春秋沉默片刻,冷聲道。

“現在,我們距離檀木印記出現的地方還有多遠?”

孫元目中露出一抹急切之色,道。

“應該就在這附近了!”

刀春秋彈指一射,立刻有枚石子飛了出去。

“投石問路!”

砰!

這枚石子,直接炸開了來,形成無數碎石片子,激射開去。

“跟上!”

刀春秋招呼一聲,跟著這些碎片石子,不停向著前方飛去。

不到十息的時間。

這些碎片石子,全都停了下來,朝著跟前一麵土牆,不停翻飛。

“找到了!”

刀春秋目光一冷,揮手間,所有碎片石子,齊齊一動,凝聚到一起,化作一道石柱,狠狠轟了過去。

砰!

這麵前的土牆,徹底坍塌下來,露出其內的地底空間。

“嗯?到底是誰在這裡挖了這麼一處空間?”

六長老雙眼一縮,驚聲道。

“蘇辰!”

刀春秋一眼就發現了,這處空間中,有蘇辰出現過的濃鬱氣息。

“進入看看!”

這時候,大家冇有猶豫,紛紛一動,直奔土坑而去。

“嗯?蘇辰故意在這挖了這麼一處空間,到底想乾嘛?請君入甕?”

孫元冇有冒然行動,而是仔細盯著四週一圈。

突然,他雙眼一縮,落在那破碎的土牆上麵。

隱約間,看到這些土牆之中,有一道道奇怪的黑斑。

“這些黑斑,好像在哪裡看到過……”

孫元眉頭緊皺,腦海內,浮現出過往的一幕幕。

這時候,刀春秋已經帶人進入土坑了。

整個土坑,長、寬、高都是十丈,看起來方方正正。

而且,這裡麵一片空蕩蕩的。

隻有一枚拇指大的丹藥,浮空而立。

這枚丹藥,通體散發著七色仙光,生機磅礴,讓人一眼看去,不由地露出火熱之色。

“什麼?這裡居然有七色仙丹!”

六長老臉上露出濃濃的驚訝,失聲道。

七色仙丹,那是何等稀少與珍貴的丹藥,竟然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咦……這枚丹藥,不就是咱們在沙盤上麵看到的丹藥嗎?”

刀天霸雙眼一縮,驚聲道。

之前,刀春秋通過神通之術,凝聚沙盤,演化過往。

眾人看到,沙盤畫麵中,蘇辰就是拿出這種丹藥給徐老療傷的。

那時候,因為沙盤畫麵過於模糊。

所以大家都冇有看到丹藥上麵的七色仙光。

可如今,真實的丹藥就在眼前,自然把二者給聯絡起來。

“嘶……七色仙丹,也就是說,蘇辰真的煉製出了七色仙丹!”

眾人全都倒吸口冷氣。

丹道,分為十二境。

從九品丹師,到一品丹師,總共九個境界,被人們尊稱為‘師’。

一品丹師之上,則是丹宗。

這是第十境,人們習慣喊為‘宗師’。

十境之上,則是丹王!

丹道造詣能夠進入此境者,少之又少。

而普天之下,能夠煉製出七色仙丹的存在,也唯有丹王可以做到。

“這麼說的話,蘇辰是……丹王!”

刀天霸臉上露出一抹無法想象的驚駭,失聲道。

丹王!

一個年紀不滿二十五的丹王!

這是何等之恐怖!

“不!這不可能,蘇辰這小雜碎何德何能,可以成就丹王!”

六長老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一個勁搖頭。

即便這是真的,他也不願意去承認。

“父親大人,您說的檀木印記,便是在這枚丹藥上麵嗎?”

刀天霸目光一閃,道。

此話一出,眾人目光齊齊一閃,全都看向刀春秋。

如果要是刀春秋點頭,那麼就意味著,這麼丹藥,確實就是蘇辰煉製的。

而且。

還是用了他們刀家的龍檀木作為材料煉製而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