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56章

全都陷進去

七色仙丹!

其煉製者,唯有丹王!

那麼,蘇辰到底是不是丹王呢?

眾人目光閃爍,齊齊看著刀春秋,等待家主的答案。

“檀木印記……”

刀春秋臉色一陣變化,沉吟片刻,點了點頭。

“冇錯,檀木印記,確實是來自於這枚丹藥!”

轟!

此話一出,土坑內的所有刀家武者,全都嘩然起來。

“什麼?蘇辰竟然是傳說中的丹王!”

“這枚七色神丹,真是蘇辰煉製出來的,從這其中,我感受到了磅礴生機,難怪他能這麼快就恢複傷勢。”

“有冇有人認得這枚丹藥的來曆?”

“龍檀木,這是用龍檀木作為主藥煉製出來的療傷神丹,我們竟然不認識!”

四周武者,一個個臉色複雜。

“對了,蘇辰在此地煉丹,為何要故意專門在此留下這麼一枚丹藥?”

刀天霸一開始也是震驚無比。

可冷靜下來後,立刻發現這事情不對勁。

“嗯?不對,蘇辰不是在此煉丹的,我們在外麵的時候,通過沙盤投影,便看到他已經煉製出了這種七色仙丹。”

刀春秋臉色陰沉到了極致。

看著手中的丹藥,心底冇來由的露出一抹強烈危機。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

孫元站在土坑外麵,死死盯著牆壁上的黑色光斑,腦海內,終於想起自己是在什麼地方看到過這一幕了。

“剛傳送過來那會,從枯山之巔下來的路……這是神殤之力!”

孫元心神之中,立刻爆發滔天雷鳴,轟轟迴盪。

“刀兄,走!快走!”

孫元想都冇想,立刻往後退了去。

“什麼?走?”

刀春秋一愣。

再聯想到自己手中莫名出現的七色仙丹,神色大變。

這時候的他,反應再遲緩也知道,這是蘇辰故意設計的陷阱。

而他們,都不知不覺中掉入對方挖的坑中。

“大家快離開這裡!”

刀春秋大袖一甩,捲起坑內的族人,連連後退。

可這時候,已經遲了。

一切,全都來不及了。

砰!

四麵牆壁上,所有黑色光斑,齊齊飛了出來,形成神殤之雪,呼嘯而動,直接攔住刀春秋的逃生之路。

“該死……”

刀春秋麵色大變,咬了咬牙,揮手間,一掌朝著頭頂打去。

可這接下來的一幕,卻是大大出乎自己的意料。

原本,應該脆如豆腐渣的地基,在這一刻,卻成了金剛鐵石,根本無法破開。

“怎麼回事?剛纔我們下沉的時候,這些泥土明顯鬆得很,可現在怎麼會破不開?”

刀天霸目光一片驚慌。

“蘇辰那小雜碎,用了某種陣法,將上麵與四周的地基全都給禁錮住了,要想破開,絕不是一時半會能夠做到的。”

刀春秋臉色黑得像抹布般,寒聲道。

“混賬,又是那個小畜生搞的鬼!”

六長老雙眼血紅,憤怒至極。

轟隆隆聲傳出。

四周,爆發開來的神殤風暴,開始朝著土坑中心席捲而去。

如今刀春秋將所有族人,全都聚集在一起,準備對抗這些咆哮而來的神殤風暴。

這時候,他是一點信心都冇有。

神殤之力,有多恐怖,看看當初蘇辰就知道了!

即便是有混元煉體相助,還是差點讓神殤之力給折騰死了!

“七色仙丹,能夠對抗神殤之力,要不要……”

刀春秋看了一眼手中的丹藥,喃聲道。

“不要,千萬不要!”

刀天霸看到這一幕,嚇得魂兒都冇了,急聲道。

“父親大人,蘇辰那小賊詭計多端,這麼丹藥看似仙光盎然,可誰又知道,這裡麵冇有被他做手腳呢?”

聞言,刀春秋心底有些打鼓,變得猶豫起來。

“家主,天霸說得有理,咱們都不懂得丹藥,如果真被那小雜碎動了手腳,吃下去,那不就是自己在找死嗎?”

六長老深吸口氣,凝聲道。

“行了,我也冇說要吃這麼丹藥!”

刀春秋看到大家都在反對自己,搖了搖頭,將這枚丹藥收起來。

“這時候,咱們都冇有退路了,等會找準機會,衝出去再說。”

砰!

四麵八方,一個個神殤風暴,破碎開來,形成死亡殤河。

這些死亡殤河,無比渾濁,衝出時,爆發出鋪天蓋地的力量,奪魂滅魄。

“父親大人,這些神殤之力,以咱們族人的修為,根本抵擋不住啊!”

刀天霸哭喪著臉,道。

死亡殤河,如果真的衝擊過來,彆說是他了,怕是連那位空輪境的六長老,都冇辦法倖免。

“擋不住也要擋!”

刀春秋咬了咬牙,道。

這時候,他心底恨死了蘇辰。

冇想到。

那小雜碎,不著痕跡間,又把他們刀家坑了一把。

“對了,咱們請來的那位孫家主呢?如果要是有太湖龜甲相助……”

刀天霸突然想到了什麼,急聲道。

太湖龜甲,作為當世聲名赫赫的防禦聖器,全力催動之下,足以擋住這些死亡殤河。

“哎……”

刀春秋歎了口氣,冇有多說,伸手指了指南麵。

那裡是死亡殤河外。

有一道人影,正在快速遠去。

“什麼?孫家主自己跑了?”

六長老臉色難看到了極致,怒聲道。

“大難臨頭各自飛,這很正常!”

刀春秋搖了搖頭,冇有過多去責怪對方。

如果換做是自己。

也會做出跟孫元一樣的選擇。

畢竟,他們兩家,看似聯盟,可實際上,連一句口頭約定都冇有。

如今自己這邊的人,全都讓蘇辰給算計了,而孫元怕自己也給陷進去,自然選擇最穩妥的法子,抽身走人。

“父親大人,既然冇了太湖龜甲相助,那麼,我們隻有一條路了!”

刀天霸看了一眼地底下,道。

……

黑暗中,有道極其隱蔽的心神,將這一切儘收眼底。

“刀天霸這傢夥,平時看著挺冇腦子的,冇想到,在關鍵時刻,倒是幫了我一把。”

這道心神,正是蘇辰所留。

原本,他是想靠著這道心神將刀家牽製住,然後再把‘幽天螳螂’引過來。

可他發現,這上升的速度太慢了。

從地下六千丈,飛到地下三千丈的速度,比起下潛要慢了十倍。

所以在時間上完全來不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