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57章

一切都在計劃之中

蘇辰特意更改了行動方案。

原本是在刀家出現的時候,便徹底引爆神殤之力。

可如今卻是變成使用神殤之力。

困住刀家。

逼迫對方繼續下潛。

唯有如此,才能在地下更深處,讓刀家與幽天螳螂來一場正麵大碰撞。

蘇辰收回目光,看向土坑之外。

那裡,有道模糊的身影,正在不停往地麵飛去。

“跑了一個,事情有些棘手了!”

蘇辰臉色一陣變幻,開始思考解決之法,可明顯的,暫時自己根本脫不開身,隻能任由那位孫家主離開。

……

地下三千丈,土坑之中。

刀春秋一臉猶豫,腦海內,不停思考刀天霸所提方案的利弊。

“你的意思是……咱們繼續下潛?”

刀春秋眉頭緊皺,道。

“冇錯,隻有下潛的話,才能最大程度保證族人的安全,如果強行往外衝的話,必定會讓不少族人喪命在此。”

刀天霸目中充滿了憂色,道。

“這……”

刀春秋雖然覺得這個法子並不穩妥,可當他抬起頭。

看到眾人一臉支援的表情時,心底一顫。

這時候,留給他考慮的時間也不多了。

眼看著所有神殤風暴全都炸開了來,形成一條條奔騰的死亡殤河。

刀春秋麵色一緊,點了點頭。

“好,那就按天霸的意思,大家全都下沉。”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

死亡殤河,瘋狂湧動,衝擊而來,摧枯拉朽,破滅所有。

“你們先走,我來斷後!”

刀春秋咬了咬牙,背後的仙輪,飛速凝聚,鎮壓一切。

砰!砰!砰!

那一連串的撞擊聲,迴盪開來。

死亡殤河,雖然被蘇辰改造過,力量提升了不少,可麵對刀春秋整個仙**能,還是力有不逮。

如果要不是為了照顧一眾族人的安全,以刀春秋的實力,完全有可能將死亡殤河擊潰。

可惜,這裡是地下世界。

又是那麼的狹窄。

且此地還是蘇辰挖的坑。

誰知道,這其中是否還有什麼狠毒的算計?

所以,刀春秋才選擇讓族人下潛,離開這個地方再說。

蘇辰正是抓住了這一點,纔敢驅狼吞虎。

轟隆隆聲傳出。

刀春秋全力出手,暫時抵擋住死亡殤河的進攻。

而六長老等人,則是紛紛取出趁手的武器,向著大地下方挖去。

不一會兒。

一條通向地下世界更深處的通道就出現在眾人跟前。

“全都給我進去!”

六長老朝著眾人掃了一圈,高聲道。

“老六,你也跟著進去,你在前麵帶路!”

刀春秋回過頭,看了六長老一眼,道。

“好!”

六長老本著安全第一的原則,實際上是不想打頭陣的,不過,如今刀春秋都開口了,自己也就冇有理由推脫。

嗖!嗖!嗖!

刀家一行人,速度飛快,全都進入下沉通道。

而六長老則是走在最前麵,手中拿著一把古樸的青銅寶刀,充當挖土工具,勤勤懇懇,不停向著大地下方挖去。

地坑之中。

刀春秋抓住死亡殤河被擊潰的間隙,一個閃身,也進入下沉通道。

可這時候,那些破碎開來的死亡殤河,似乎有所感應,直接一晃,也跟著進入其中。

“該死,這小雜碎肯定是躲在暗處操控這一切!”

刀春秋剛進入下沉通道,看到死亡殤河緊追不捨跟了過來,立刻知道。

這絕對是有人在暗中操控的結果。

隻是,如今場上實在過於混亂,而且自己的心神之力,在此地受到的壓製也越來越強,根本冇辦法仔細探查。

砰!砰!砰!

刀春秋刀芒冰冷如霜,接連爆發,倒是把不少死亡殤河給冰凍住了。

可是,這效果並不明顯。

死亡殤河內的神殤之雪,本就是屬於冰冷之物,很快就吸收了刀芒的力量,變得更加狂暴。

“該死,這明明是風笑笑打入那小雜碎體內的神殤之力,為他為何能夠控製這種力量?”

刀春秋臉色難看得像是吃了屎一般,不敢放鬆。

一刀又一刀,斬碎殤河綿綿無絕期。

地下三千丈。

蘇辰之前挖出來的埋人之坑,

嗡!

黑暗中,陡然出現一點光芒,擴散開來,化作一道人影。

這道人影,正是蘇辰留在此地的心神分身。

要想控製這些神殤之力,確實需要單獨留下一道心神。

畢竟,這些力量,根本不是蘇辰自己的,而是他在療傷的時候,動用某種特殊神通給收集起來的。

蘇辰之所以費儘心思收集這些神殤之力,並不是因為這東西的傷害力足夠,而是另有打算。

如今,彆看自己占據上風。

已經將刀家逼得隻能不斷按自己設定的路線去逃。

可實際上,除了刀家之外,這暗中還隱藏著蘇辰最大的敵人。

那個大敵,便是風笑笑。

蘇辰這回要做的。

不僅僅是坑刀家一把,也要將風笑笑一起給設計進去。

所以,這次使用的‘神殤之力’就成了關鍵。

“既然刀家已經徹底入網,那麼,接下來,也就到了收網的關鍵時刻了。”

一道輕喃聲,傳開時。

蘇辰的這道心神,化作點點光芒,消散開來。

土坑正下方。

地下五千丈的位置。

“吼!”

幽天螳螂目中血光泛動,凶狠至極。

如同毒蛇一般。

速度快到極致,狠狠直奔蘇辰而去。

幾乎就在臨近之時。

幽天螳螂雙翅陡然斷裂開來,向著上下兩方飛去,直接擋住了蘇辰的進路與退路。

這下子,不論是下潛,還是上升,全都做不到了。

“吼!”

幽天螳螂眉心裂開,陡然射出一道陰冷的血腥之芒。

這道血腥之芒,落下時,立刻化作一道貫穿輪迴的幽煞血海。

轟!轟!轟!

幽煞血海,破空而來,立刻讓天地色變,讓風雲停止,讓日月無光。

到最後,整個地下世界,冇有了任何光芒。

隻剩下這片血海,轟鳴而來。

蘇辰渾身一顫,感覺整個人都被定住了,無法動彈。

“不好,這頭荒獸已經掌握了完整的血海大道!”

蘇辰目中充滿了驚色。

可是,他冇有後退。

眼下——

刀家一行人,正在按照自己設定的軌跡,不停下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