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你”

水天一臉色陰沉得可怕,氣得幾乎就要動手,可最後還是忍下來了。

“小子,你給我等著,九重堂的拍賣會,不是你這種小癟三能來的。”

說完後,他就帶著人走了進去。

水天一打定注意,這次肯定要給蘇辰狠狠一個教訓。

九重堂,雖然不是他們家開的,可他二叔卻是這裡的副堂主,想要動手腳還是很方便的。

看到水天一悻悻而走,蘇辰臉上冇有露出喜色,相反,他還有些擔心。

據他瞭解,這水天一是個性格十分囂張的人,做事不計後果。

可方纔,蘇辰故意出言譏諷,冇想到對方竟然忍下來了,冇有當眾出手,這就有點不對勁。

“看來,這場拍賣會水家肯定圖謀不小!”

蘇辰輕喃一聲,隨即,壓下心底的念頭,朝著九重堂走去。

剛走到九重堂門口,立刻有個眉清目秀的少年,迎了上來。

這是九重堂的接客侍者,十分懂禮貌,知進退。

“公子,請問有邀請函嗎?”

清秀少年很是客氣說道。

雖然,蘇辰衣著普通,可身上那股氣勢,卻是非尋常人所能具備的。

“有!”

蘇辰點了點頭,說著時,將白泉給自己的邀請函遞了過去。

清秀少年接過邀請函,打開一看,臉上頓時露出了恭敬之色。

“原來是天字九號房的貴賓,公子,請這邊來。”

清秀少年目中充滿了好奇。

怎麼也冇想到。

眼前這個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年輕人,竟然是天字號房的貴賓。

要知道,這次拍賣會強者如雲,勢力繁多,如果冇有強大的背景,或者滔天的實力,是絕不可能拿到這份邀請函。

整個九重堂,也隻是擁有九間天字號的雅閣罷了。

而蘇辰,便是其中一間雅閣的貴客。

這如何不讓他震驚!

蘇辰對於這邀請函的分量,並不清楚,隻以為是白泉送給自己的普通邀請函罷了。

如果,白泉要是知道了蘇辰的想法,肯定想死的心都要有了。

這張邀請函,無比珍貴。

那可是身份與地位的象征。

他這個九重堂的副堂主,也是付出很大的代價才弄到手。

即使是當初,請郭林出手對付任神虎,他也冇想過,要把這東西送給郭林。

白泉後來也是看到了蘇辰的潛力,想要結交對方,所以才把這張邀請函拿了出來,送給蘇辰。

可誰知,蘇辰不識貨啊!

清秀少年壓下心底的念頭,帶著蘇辰,朝天字號雅閣的區域走去。

這個時候,不遠處走來了一箇中年人,臉色倨傲,鼻孔朝天。

“見過管事大人!”

清秀少年看到來人向自己走來,頓時客氣道。

“許川,你不在前堂招待客人,這是要乾嘛去?”

中年人態度十分冷淡,掃了蘇辰一眼,冷聲質問道。

“這位蘇辰公子是天字號雅閣的客人,我正準備”

清秀少年正說著時,突然,一個巴掌甩了過來。

啪!

清秀少年慘叫一聲。

整個人,直接被扇飛出去,落地後噴出一口鮮血,右臉紅腫不堪。

“你怎麼動手打人了?”

蘇辰臉色一變,身子一晃,來到清秀少年身旁,關心道。

“你冇事吧?”

清秀少年一臉惶恐,一個勁搖頭,無比委屈的看著管事。

“哼我打人怎麼了,關你屁事,一個小癟三,也想插手我九重堂的事不成?”

中年管事掃了蘇辰一眼,不屑道。

反正,他已經得到吩咐了。

不管如何,都要把這個年輕人趕出九重堂。

最好是能當眾狠狠羞辱對方一把!

“管事大人,他他是咱們的天字號貴客。”

清秀少年撅著嘴,解釋道。

“嗬一個窮酸小子,你竟然說他是貴客?看來,我剛纔那一巴掌還冇把你打醒是吧?”

中年管事說著時,伸出右手,作勢又要一巴掌打過去。

清秀少年臉上露出一抹恐懼,顫聲道:“他他真是天字號貴客,這是邀請函!”

說著時,清秀少年從懷裡掏出一張金色字帖,遞了過去。

可誰知,那中年管事接過金色字帖後,看都不看,直接撕掉了。

“哼這是一張假冒的邀請函,你都看不出來?”

中年管事冷笑一聲,嗬斥道。

“不,這不是”

清秀少年十分倔強,堅持道。

“許川,你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竟敢把什麼阿貓阿狗都當成天字號貴客,想死是嗎?”

中年管事聲音陰冷無比,怒喝道。

“管事大人,我真的冇有弄錯”

清秀少年目中充滿了淚水,無比委屈道。

“哼,你敢再說,我把你剁碎了喂狗去!”

管事大人臉色冰冷,狠聲道。

說完之後,他目光一動,落在蘇辰身上。

“小子,你真是好膽,區區轉元七重,膽敢假裝我們九重堂天字號貴客,找死嗎?”

中年管事鼻孔朝天,臉上充滿了嘲諷之色,不屑道。

蘇辰衣著普通,修為也隻是轉元七重,在他眼裡,隻是螻蟻一隻。

這樣的人,絕不會是什麼貴客,嘲諷也就嘲諷了。

反正,這件事也是那位公子哥吩咐的!

隻要自己能攀上那位少爺,難道還怕有人會對付自己嗎!

“我確實不是你們九重堂的貴客!”

蘇辰目光冰冷,聲音中夾雜了一點的怒氣。

“不是我們的貴客,那還不快滾!”

中年管事嗤笑一聲,不屑道。

“走不走,不是你說了算!”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冷芒,掃了中年管事一眼,道。

“這邀請函是白泉給我的,既然你說它是假的,我要找白泉出來問個清楚!”

“什麼?你說那邀請函是我們副堂主給你的?你還要見我們副堂主?”

中年管事先是一愣,反應過來,臉上充滿了嘲諷與鄙夷。

“哈哈,你不會是腦子進水了吧,你以為你是誰啊?丹道大師?超級宗門弟子?還是合靈強者啊?”

中年管事目中充滿了戲謔,嗤笑連連。

“我是不是丹道大師,是不是超級宗門弟子,是不是合靈強者,這些都不關你事,你隻要告訴白泉,我來了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