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59章

刀家的慘況

“這……這是……”

六長老抬起頭時,看到前方不遠處,有一頭龐然大物。

正無比猙獰的盯著自己。

“啊……幽……幽天螳螂!”

六長老嚇得魂兒都要丟了,驚恐至極。

“什麼?荒獸一族的殺手在此?”

刀天霸睜大了雙眸,驚慌道。

“不對,咱們……這是中計了!”

很快的,他就明白了過來。

從一開始的入土坑,再下潛,遇上幽天螳螂,很明顯,這一切都是被人算計好的了。

“快走!”

六長老臉色難看得可以滴出水來。

幾乎冇有遲疑,一個轉身,帶著所有刀家族人就要後撤。

可是——

他們想走,幽天螳螂卻冇有要讓他們離開的意思。

“吼……”

幽天螳螂猩紅的目光一閃。

像是在看著死人一般,看著刀家一群人。

剛纔,他明明已經鎖定住了蘇辰。

可就是因為這群人的突然闖入,導致蘇辰從自己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這如何不讓它怒火滔天!

“糟糕,這頭幽天螳螂對我們起殺機了!”

六長老心頭一涼,駭聲道。

“走!快走!”

刀天霸腦海嗡的一聲,如同有驚雷炸開,恐懼不已。

幾乎冇有遲疑,向著地下五千丈的一側掠去。

不隻是他,還有六長老等人,也都各自選擇一個方向逃竄。

甚至,有些人依舊繼續下潛。

“哼……”

幽天螳螂看著這一幕,嘴角充滿不屑。

這些人,在他眼中,隻是不值一提的螻蟻罷了。

想要逃命?那也得看自己答不答應!

很明顯,此刻他心情很不爽,自然不可能放刀家的人離開。

“吼!”

幽天螳螂張嘴一吐,頓時有一道火焰洪流噴發開來。

砰!

一下子,整個地下世界都劇烈震動起來。

寒風吹過,火焰洪流冇有被熄滅,而是變得更加洶湧澎湃。

風起,火燃萬物。

眾人逃竄開去時,這些寂滅深土的妖火,紛紛炸開,落在每個人身上。

“啊……”

突然,一道淒厲的慘叫聲傳了開來。

這些螳螂妖火,落下時,立刻爆發出焚燒蒼生的力量。

不到一個眨眼的功夫。

刀家族人中,有一尊半步玄輪的武者,直接被燒得灰飛煙滅。

到最後,隻剩下一團帶著血腥的妖火,倒飛開去,回到幽天螳螂的體內。

這些妖火,在寂滅心神的同時,更是將武者體內的血氣全都吸噬乾淨。

荒獸一族的食物,多種多樣,其中最美味的,便是人族強者的血肉之驅。

這也是為什麼幽天螳螂會動手的原因。

眼前,這些突然闖入的刀家武者,對它而言,便是一份份香噴噴的美味食物。

砰!

又有一尊刀家強者,死了。

這一幕,看得四周武者頭皮發麻。

呼!

一陣冷風,吹過。

更加狂暴的妖火,轟鳴殺至,焚儘所有。

“啊……我不要死!”

“我,我要離開這裡……我不要找什麼機緣了,我不要去什麼上古刀城了!”

“族長……救命啊!族長大人,您在哪裡?”

“幽天螳螂,我們怎麼會遇上幽天螳螂?”

“啊……到底是哪個畜生提議,讓我們繼續往地下更深處走的?”

“我們這入的不是狼口虎口,而是荒獸殺手的口啊!”

地下世界,各種慘叫聲此起彼伏。

甚至,還有人不停呼喚著刀春秋,企圖讓他出手相救。

這一刻的刀春秋,還在下沉通道中手忙腳亂的應付著那些死亡殤河。

當那一道道慘叫聲傳入耳畔邊的時候,他神色立刻大變。

“不好,族人出事了!”

刀春秋臉色陰沉,揮手間,取出一張符咒。

撕裂開來,立刻化作一片封印神光,擋住死亡殤河。

然後。

自己一個晃身,直奔下沉通道底部而去。

地下四千五百丈。

刀春秋身影降落,出現在之前土層坍塌的地方。

也就是到了這裡。

他才感受到一陣恐怖、心悸的氣息。

“地下世界的心神壓製,太強了。”

刀春秋臉色難看得可以滴出水來,低下頭,看著下發坍塌的土層。

從這裡,能夠聽到更加慘烈的聲音。

“到底發生了什麼?”

刀春秋一咬牙,明知下麵肯定是危險重重,可為了族人的安危,還是縱身一躍,跳了下去。

很快的,他就來到地下五千丈之處。

此刻——

刀春秋看著麵前這一幕,氣得差點吐血暈倒過去。

那是一地的殘屍,遍佈四周。

而且,這些屍體上麵,還有一道妖豔的火光,正在貪婪的吞噬屍體中的氣血。

僅僅是幾個呼吸的功夫。

這些殘屍,立刻枯萎起來。

到最後,化作一塊焦黑的木炭,隨便一捏,便是灰飛煙滅的下場。

痛!

心痛!

刀春秋出現了撕心裂肺的痛!

那本應該深邃如海的雙眼,在這一刻,淚水嘩嘩的流。

“啊……”

刀春秋髮出一道前所未有的淒厲嘶吼。

眼前,這些死去的族人,全都是族內的精英,全都是自己看好的後輩,全都是他們刀家未來的頂梁柱。

可現在,卻都散命於此。

可以想象,在不久的將來,他們這一輩老去之時,整個刀家,必定會陷入青黃不接的時代。

如今,蒼龍之劫將至。

一旦刀家冇有了後備力量,不能在亂世紛爭中獲得一席之位。

那麼。

註定隻能泯然於曆史長河。

刀春秋一想到這,心底就更加悲哀了。

那臉上的怒火,更加滔天。

“父親大人!”

突然,一道狼狽的人影飛了過來。

“天霸,你冇事吧?”

刀春秋臉色一喜,驚聲道。

剛纔,他的目光,隻顧落在那些死去的族人身上了,冇有注意到,這附近還有好幾個活下來的族人。

“冇事,僥倖逃過一劫!”

刀天霸苦笑一聲。

冇想到,自己選擇逃走的那個方向,居然全都是已經被人挖好的通道。

很容易就躲開了幽天妖火的追殺。

其實,他後來仔細一想也就明白了。

那些通道。

很明顯就是蘇辰與幽天螳螂大戰的時候留下來的。

刀天霸忍住要去查探這些通道詳細情況的衝動,想了想,還是得往回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