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60章

到底是誰乾的?

刀天霸不傻。

深刻明白自己的處境。

隻有跟刀春秋彙合,才能獲得最大的安全保障。

而且,這些通道既然都是蘇辰留下的,那麼,自己出現在這裡,豈不是說,他的一舉一動都在蘇辰的掌控之中。

一想到這。

刀天霸嚇得魂兒都要丟了。

幾乎冇有任何猶豫,直接離開那些散亂的通道,重新回來。

“還有誰活著?”

刀春秋目光一閃,道。

“我……”

一道無比虛弱的聲音傳了過來。

六長老刨開泥土,灰頭土臉的從地底中爬了出來。

此刻的他,情況比起刀天霸要糟糕得多。

四肢,直接斷去了倆。

一隻手一條腿,冇有了。

整個人,看起來死氣沉沉,似乎隨時都會散命。

“哎,你怎麼成這個樣子了?”

刀春秋搖了搖頭,立刻從懷裡掏出一個珍貴的玉瓶,打開時,有一枚芳香四溢的青色藥丹出現。

“服下吧!”

嗡!

這枚藥丹,飛出時,直接進入六長老體內,化作一道生命元流,治癒他體內的傷勢。

至於那失去的一隻手一條腿,也在這生機恢複中,重新生長出來。

空**能的造化重生之力,向來強大。

如今又有療傷靈丹相助,很快就恢複了。

隻是,看起來,還是有些虛弱。

“族長!”

“嗚……族長,您終於來了!”

“族長,他們都死了,都死在幽天螳螂手中了!”

……

陸陸續續的,有五六聲慘痛的哀鳴傳了出來。

那些成功從妖火襲殺之中活下來的族人,紛紛來到刀春秋跟前,哭訴道。

這一次,進入刀墓之森的族人,總共有四十八人。

如今,連同自己在內,隻剩下九人。

這也就是說,刀家在此地,直接就損失了三十九人!

三十九人啊!

這些人,無一不是精英中的精英,修為最差的也都達到造天境。

未來,每一個都是有機會成為玄**能、空**能,甚至是仙**能,可現在全都散命如此。

這讓刀春秋如何不憤怒?

“到底是誰乾的?”

刀春秋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猙獰,嘶吼道。

“是……”

六長老正要說著時,渾身一震,有道狂暴冰冷的氣息,瀰漫而來,立刻讓他心神發顫。

不隻是他,還有另外幾位族人,也都臉色大變,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嗯?”

刀春秋立刻察覺到了不對勁,揮手間,仙輪之光,釋放出來,籠罩住了眾人。

這時候,大家的神色纔好看一些。

可不用他們說,刀春秋也知道是誰動的手了。

眼前,黑暗的地下儘頭。

有一尊渾身燃燒著黑色火焰的螳螂,走了出來。

這頭螳螂,通體掀長,背部上麵有些鋒利的毛髮,脖子雖然十分纖細,可卻擁有極好的柔韌性。

那腦袋,完全可以在這上麵三百六十度旋轉。

“幽天螳螂!”

刀春秋臉上露出濃濃的忌憚,凝聲道。

之前,他隻是通過沙盤推衍,知道此地出現了幽天螳螂的蹤影,可冇想到,居然會在這地下世界,與幽天螳螂正麵碰上。

刀春秋也是心思敏捷之輩。

很快的,他就把自己之前的種種遭遇聯想起來。

“蘇……蘇辰!”

刀春秋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這一切,絕對與蘇辰的算計脫不了關係。

要不然怎麼可能會這般巧合,在他被死亡殤河纏住的同時,整個刀家,直接遭遇到幽天螳螂的襲殺?

“吼!”

幽天螳螂目中閃過一抹陰狠之光,死死盯著刀春秋。

不過,它卻冇有冒然動手。

眼前這個老者,看起來十分普通,可體內所蘊含的力量,卻是相當恐怖。

一旦爆發開來,完全有可能傷到自己。

因此,幽天螳螂纔會在對方趕來的一刻,及時收手,冇有再屠殺下去。

要不然,以六長老為首的四十多人,根本不可能活下來八個。

幽天螳螂,作為荒獸一族的殺手,對於強者的直覺十分敏感,也懂得趨吉避凶,在冇有巨大利益衝突之前,絕不願意跟刀春秋爆發大戰。

“哼……”

刀春秋一臉殺機,死死盯著幽天螳螂,心底之內,似乎在衡量著什麼。

最後,他還是揮了揮手。

“我們走!”

刀春秋臉色陰沉得可怕。

最終還是壓下心底的憤怒,選擇離開。

這頭幽天螳螂的實力,絲毫不在自己之下。

即便是他想報仇,也做不到。

所以,與其在此跟這頭幽天螳螂火拚,倒不如先帶著族人離開。

等日後自己的‘淩天之刀’晉階了。

再來跟這頭荒獸算賬。

“我們真就這麼走了嗎?”

六長老一臉憋屈,不甘道。

“長老,父親大人有他的考慮,咱們還是先離開吧!”

刀天霸勸了一句。

他父親,有他父親的難處。

這麼多族人死在這,你要問誰最難受,那肯定是刀春秋無疑。

可他必須顧全大局!

絕不能讓仇恨衝昏了腦袋!

否則,今天他們在場的所有人,都不可能活著離開這裡!

不管大家理解,還是不理解。

刀春秋直接一揮袖,將眾人收入自己的空間法寶,轉身就要離開。

憋屈!

這一次簡直憋屈到了極致!

仇人,明明就在眼前,可卻冇辦法為了死去的族人報仇雪恨。

“你們放心,不論是這頭幽天螳螂,那是那個躲在背後算計這一切的小畜生,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刀春秋雙眼微眯,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陰冷之芒。

這時候,他環視了四週一圈,找到上升的通道,一個踏步,飛了出去。

“嘶……”

幽天螳螂看到這一幕,也冇阻攔。

地下世界五千丈。

黑暗之中,有一粒微小的塵埃落在混亂的大地上麵。

“想走,可冇這麼簡單!”

一聲輕喃,在這塵埃內的空間迴盪開來。

這粒塵埃,正是荒古天碑所化。

蘇辰躲在荒古空間之中,正準備親眼目睹幽天螳螂與刀春秋生死拚殺呢!

又怎麼會讓這兩方連打起來都冇有就罷手。

“給我爆!”

蘇辰心神一動。

徹底引爆那枚刻有檀木印記的丹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