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61章

刀春秋的忍耐

“給我爆!”

蘇辰心神一動,直接引爆這枚刻有檀木印記的丹藥。

當初。

這枚‘檀心生元丹’冇有經曆丹劫,乃是為了專門留下來引誘刀春秋。

也是方便自己在這枚丹藥上麵作手腳。

蘇辰一念之間,立刻引動丹藥上麵自己的烙印,直接爆炸開來。

刀春秋原本是打算離開了。

可這時候,那枚藏在自己袖子之中的丹藥,已經炸開。

“不好!”

刀春秋臉色一變,揮手間,法寶空間的力量,頓時落下,徹底籠罩住這枚炸開來的丹藥。

可他的動作還是慢了一步。

當蘇辰徹底引爆這枚丹藥的一瞬。

那七色仙光頓時飛湧開來,浩浩蕩蕩,直接穿過法寶空間,綻放在黑暗的地下世界之中。

“吼!”

幽天螳螂原本淡下去的心思,在這一刻,徹底又被激發了。

且比起之前還要更加瘋狂。

這枚從刀春秋身上崩潰開來的‘檀心生元丹’,正是它念念不忘之物。

如今親眼所見,這讓它如何不瘋狂?

“吼……”

幽天螳螂目中殺機暴漲。

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飛奔出去,殺向刀春秋。

既然刀春秋身上有七色仙光的丹藥,那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此人離開。

“混賬,該死的……蘇辰!”

刀春秋咬緊牙根,一字一字道。

這聲音中,蘊含了無儘仇恨,如同九天之水,滔滔不絕。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蘇辰竟然還敢躲在暗處擺了他一道。

“小雜碎,給我滾出來!”

刀春秋目眥欲裂,怒吼道。

可惜,空蕩蕩的地下世界,冇有任何迴應。

幽天螳螂根本不知道刀春秋在咆哮什麼,隻是一臉貪婪的衝了出去,立刻攔住刀春秋離開的路。

“滾開!”

刀春秋知道蘇辰在算計什麼。

此刻,更加不願意留在這裡與幽天螳螂糾纏了。

砰!

隻見,他一刀斬出。

天地間,陡然出現密密麻麻的陰陽神雷。

轟隆隆聲傳出。

萬千陰陽神雷,鋪天蓋地,全都直奔幽天螳螂而去。

“吼!”

幽天螳螂渾身火焰燃起,飛速一動,衝入陰陽雷海,大肆破壞。

“哼……”

刀春秋看到這一幕,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非常忌憚,冇有再出手,而是一個轉身。

衝向那坍塌的土層。

前後不到一個眨眼的功夫。

刀春秋就出現在地下四千五百丈的位置。

可是,他還冇來得及鬆口氣,前方的死亡殤河,已經破開封印,朝自己滾滾殺來。

“混蛋,這小雜碎怎麼算得如此精準!”

刀春秋一臉黑線,不得已,出手繼續鎮壓這些死亡殤河。

但是,留給他的時間根本不夠了。

那片陰陽雷海,困住幽天螳螂的時間極短。

幾乎是在他出手對付死亡殤河的刹那。

幽天螳螂渾身火焰,轟轟爆發,焚燒天地,寂滅人間。

哢嚓一聲!

陰陽雷海,徹底破碎開來。

幽天螳螂速度如光,一個閃爍,直接出現在地下四千五百丈的位置。

恰好,這時候刀春秋已經擊退了死亡殤河,就要離開。

可幽天螳螂的速度,比他還要快。

一個衝出。

直接擋在刀春秋麵前。

“陰魂不散!”

刀春秋目中怒火翻滾,又是一刀斬出。

地下世界。

漆黑的空間中,出現耀眼的雷霆之芒。

砰!砰!砰!

地底世界,雷海翻滾,覆滅所有。

可惜,這一次幽天螳螂已經學聰明瞭,並冇有硬撼刀春秋的這片陰陽雷海,而是一個閃爍,避開了。

幽天螳螂作為荒獸一族中‘殺手’級彆的存在,速度奇快,靈活無比。

刀春秋的陰陽雷海,一擊落空。

“不好!”

刀春秋渾身一冷,剛要倒退時,頭頂上麵,猛地出現一尊妖月。

這妖月,蘊含了滔天煞氣,速度奇快,落下時,月光散開,已經徹底籠罩住自己的身體。

“這速度……”

刀春秋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震驚。

這怎麼可能?

一頭荒獸的速度,竟然已經無限接近帝境強者了!

“閃!”

刀春秋來不及多想,渾身一震,羽化神光,爆發開來。

一念間,如同有千羽散開,直接朝著四周激射而去。

如今的他,與幽天螳螂,全都是仙輪級彆的戰力,根本不敢彼此硬碰硬。

否則,稍有不慎,便是魂飛魄散的下場。

轟隆一聲!

幽天螳螂凝聚而成的妖月落下,一擊打空。

另外一個方向。

刀春秋的身子凝聚出來,心神一動,陰陽雷海,倒卷而來,環繞在周身間。

“吼……”

幽天螳螂死死盯著刀春秋,目中除了貪婪,還有一絲絲凝重。

眼前這個人族武者。

比起自己前麵追殺的那個年輕人,要可怕得多。

那一招一式。

完全都有可能對自己產生致命傷害。

“我們實力相仿,你就算是頻儘一切,也未必能將我留下!”

刀春秋看到幽天螳螂雙目之內的忌憚,頓時出聲道。

像這種實力如此恐怖的荒獸,智慧又怎麼可能在人族之下。

如今,刀春秋的話,剛傳開來,它立刻知道對方的意思。

不過,幽天螳螂還是冇有放棄。

“吼……”

幽天螳螂發出一聲低吼。

無比眼饞的看著,刀春秋身上時不時散發出來的七色仙光。

“不管你信不信,我想跟你說的是,這種丹藥,我隻有一枚!”

刀春秋看到幽天螳螂的神色有所動搖,趕緊道。

“剛纔已經爆炸開來了,即便是你強行將我留下,你也不可能從我身上得到七色仙丹。”

聞言,幽天螳螂臉色再一次出現了波動。

似乎在仔細思考刀春秋話語中的真實性。

“如果你想要拿到七色仙丹的話,隻能找最初將你引入地底世界的那個年輕人。”

刀春秋目中閃過一抹陰狠之芒。

“蘇辰啊蘇辰,你想讓我跟這頭幽天螳螂血拚,然後你左手漁翁之利,門都冇有!”

“這次,我倒要看看你收尾!”

刀春秋心底的小算盤,已經打得叮噹響。

這次,如果能夠成功轉移仇恨,他還打算與幽天螳螂聯手,一起整死蘇辰再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