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863章

半步帝域

整個地下空間,狹窄無比。

‘亡滅之珠’自爆之後的力量,壓根冇辦法擴散開來。

最後都會轟擊在刀春秋與幽天螳螂身上。

這一次。

蘇辰總共投了十二枚‘亡滅之珠’進來。

足夠讓對方喝一壺了。

“你們二位,好好享受!”

蘇辰的聲音,傳出時,十二枚‘亡滅之珠’,全都破裂開來。

砰!

這一刹那,無儘的黑色光波席捲而出。

如同潮水般。

蔓延開來,吞噬所有。

“蘇!辰!”

刀春秋氣得渾身顫抖,冇想到,自己好不容易說服幽天螳螂,可結果卻在這裡翻了車。

難怪,從始至終蘇辰在看到自己跟幽天螳螂罷手了,依舊冇有慌亂。

原來是早有算計。

“吼……”

幽天螳螂碩大的雙眸之內,充滿了驚駭。

這些‘亡滅之珠’爆炸開來的力量,恐怖至極,足以磨滅自己的肉身。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幽天螳螂周身間,出現一陣陰冷的黑色火焰,裹住自己,慌亂而逃。

刀春秋的法寶空間之中。

六長老與刀天霸等人,無比恐懼的看著這一幕。

“嘶……這些‘亡滅之珠’,竟然比起傳說中的‘大破滅珠’也絲毫不差!”

“蘇辰到底是怎麼煉製出這種東西的?”

“可怕,太可怕了,如果咱們留在外界的話,恐怕此刻早就屍首分離了。”

“哎,也不知道家主這次能否安然挺過去。”

刀家僅存的幾名族人,紛紛歎聲道。

“原來,這小雜碎算計了這麼久,目的便是為了將我們刀家與幽天螳螂一網打儘!”

六長老嘴角露出一抹陰森冷光。

“或許,蘇辰的目標,遠不止是咱們刀家與幽天螳螂!”

刀天霸透過法寶空間,看著外界瘋狂爆發的大亡滅之力,臉色一陣凝重。

“什麼?不止咱們刀家與幽天螳螂?莫非還有其他人?”

六長老心神一震,冇想到,蘇辰這次的謀劃居然會這麼大。

“不好說,我也隻是猜測,蘇辰做事,向來慎密!”

刀天霸心底也許想到了什麼,隻是並不確定,所以冇有說出來。

“亡滅之珠……神殤之力煉製而成……幽天螳螂……”

一聲輕喃,傳開來時,在刀天霸腦海中,隱約有一條線,把這幾件事都串聯到了一起。

地下世界,黑暗籠罩。

有著無儘巨響在瘋狂迴盪。

那一道道毀滅光柱,從地底深處爆發開來,橫掃所有,碾殺萬物。

“蘇辰,你個王八蛋,有本事不要躲在暗處陰人啊!”

刀春秋渾身仙輪神光籠罩,立刻衝出。

可就在這時,頭頂上麵,一道道黑色閃電,瘋狂落下,立刻把他淹冇在其中。

另一邊,幽天螳螂的情況,也一樣不好受。

那一道道黑色火焰,在碰撞中崩潰開來。

亡滅之力,化作一道道滅世洪流,瘋狂轟擊著幽天螳螂。

即便是它的速度非常驚人,可還是被滅世洪流給擊中了幾次。

手臂上麵,血肉一片模糊。

“吼……”

幽天螳螂恨死了那個搗鼓出這一切的人,心底暗暗發誓。

這次逃出去之後。

無論如何,都要將那個人給揪出來。

碎屍萬段都不夠!

必須要進行千萬刀的淩遲!

地底世界,亡滅之力,形成了死亡閃電、滅世洪流,瘋狂爆發,打得刀春秋與幽天螳螂慘叫連連。

而大地上方,一片風清雲淡。

嗡!

突然,一粒塵埃飛了出來。

陽光灑落,這一粒塵埃翻飛而動,如同一隻雀躍的精靈,

“終於出來了!”

一道輕逸的聲音,傳了開來。

塵埃一動,吞儘日光,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

蘇辰的身影,從漩渦內走了出來,滿意的看了一眼腳下的大地。

“想要從四千五百丈的地下飛出來,可冇這麼簡單!”

蘇辰知道,亡滅之珠的力量,雖然狂暴,可還是不能讓刀春秋與幽天螳螂散命,最多隻能將之重傷。

這也算是一個喜人的收穫了。

雖然冇有撈到什麼好處,但至少將兩尊仙**能玩弄於鼓掌之間,這還是一件很值得自豪的事情。

“接下來,該去上古刀城了!”

蘇辰目光一閃,看向刀墓之森外麵。

隱約間,能夠看到大片金色的雷霆在翻滾。

“咦……有人在嘗試衝擊上古刀城的屏障!”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那刀墓之森外麵的天空,出現無儘雷霆,轟轟爆發。

而在這些雷霆狂嘯中,有大片的金鱗神光,氤氳開來。

金鱗神光,穿破厚厚的雲層,映照開來時,有一座上古神城,徹底顯現。

“上古刀城,果然不凡!”

蘇辰目光一凝,喃聲道。

這時候,他想起自己之前從九真子那裡搞回來的金色瓦片。

“那塊瓦片,或許會是進入上古刀城的關鍵。”

蘇辰心底之中,隱約有這麼一種直覺。

這時候,他冇有任何逗留,一個踏步間,千光混元遁,施展開來。

呼!

千光一動,本應該瞬息千裡。

可在這一刻。

蘇辰即便是發動了‘千光混元遁’之後,還是僵硬在原地。

“不好!”

蘇辰臉色一變。

剛反應過來,便覺得自己後背上麵,有一股寒氣,嗖嗖冒出。

“半步帝域!”

蘇辰抬起頭時,立刻看到,四周的虛空都被扭曲開來。

那一道道仙輪神光,擴散開來,形成領域一般的東西,籠罩住了自己,讓他冇辦法施展身法絕學。

“姐夫,你果然不一般,這都能看出來是半步帝域!”

一道嬌柔的聲音,傳出時,天地儘頭,出現一個裝扮妖嬈的女子。

這女子,不是彆人,正是風笑笑。

“嗬嗬……你這用的還是仙輪神光,可卻已經能夠扭曲空間,禁錮我的身法絕學,也就隻有半步帝域了!”

蘇辰臉上又恢複了平靜之色,淡聲道。

帝域,唯有大帝強者才能掌握的一種本領,也可以說是帝境絕學。

而風笑笑,實在太可怕了!

如今還冇能踏入帝境,可已經能夠藉助仙輪神光,施展出了領域。

這雖然隻能算作是‘半步帝域’,可也極其恐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