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

第1865章

被陷害了?

這些雪花,蘊含了風笑笑一身怒火,恐怖至極。

尋常武者,沾之必死。

“好強的寒氣……”

蘇辰這次不敢大意,倒退間,伸手一抓。

戰皇棋盤,飛了出來,一個翻轉,擋在跟前。

砰砰砰

戰皇棋盤內,一尊尊古兵士不要命的衝了出來,與這些落下的雪花碰撞到了一起。

“哼……本尊的神殤之雪,豈是你這一群死物所能抵擋的”

風笑笑嘴角充滿了不屑,揮手間,漫天風雪,頓時變得鮮紅妖豔。

像是沾染上了人血,異常古怪。

哢哢哢

那些古兵士,還冇碰到殤雪,立刻破碎開來。

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刺骨之寒,侵入體內。

當初,蘇辰便是被這些神殤之雪所傷。

如今再一次麵對死亡殤雪,依舊冇有好的防禦手段。

主要是風笑笑的力量,太強了。

近乎,碾壓自己。

“隻要再堅持二十息……”

蘇辰目光一閃,喃聲道。

可是,自己冇辦法再退了。

死亡殤雪,籠罩一域,滅儘四海八荒。

蘇辰的眼睫毛、眉毛、頭髮,全都出現一層鮮紅的冰霜。

整個人,看起來詭異至極。

甚至,那原本白皙的膚色,也變得紅彤彤的。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蘇辰咬了咬牙,臉上露出滔天戰意,不懼一切,踏步間,全部氣勢,轟轟擴散。

太古龍象訣,爆發

一道直衝雲霄的神光,擴散開來。

頃刻間,便是與這一域的殤雪,對抗到一起。

砰砰砰

一道道無法形容的轟鳴聲,傳遍八方。

“神戰九拳,落”

蘇辰大喝一聲,渾身修為,運轉到了極致,一口氣打出了九拳。

轟隆隆聲傳出。

天地之間,猛地出現九隻巨拳,爆發出威武不能屈的意誌。

九大神拳,浩浩蕩蕩,轟向領域內的殤雪。

無儘雪花,紛紛一顫,冇來得及消融,直接崩潰掉了。

可是,還有不少死亡殤雪,擋住蘇辰的九拳,臨近之時,彼此融合到一起。

“殤雪破魂術”

風笑笑原本怒氣沖沖的臉色,變得冷若冰霜,殺氣滔天。

那一片片嫣紅的雪花,凝聚時,形成開天辟地的破魂之斧。

這把破魂之斧,彷彿擁有破蒼穹,開天元,碎萬古的力量。

“姐夫,任你嘴皮子再利索,修為不行,也一樣白搭。”

風笑笑大喝一聲,揮手間,殤雪破魂斧,速度奇快,朝著蘇辰狠狠砍了下去。

危危危

蘇辰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險時刻

死亡。

近在眼前。

“姐夫,那片變異的聖痕之葉,根本不是你能染指的,我知道你丹道造詣超凡,你隻要肯向我低頭,以後乖乖跟在我身邊,做我的禦用丹師,我還是能網開一麵,放你一馬的”

風笑笑臉上充滿了冷傲。

“向你低頭?做你的禦用丹師?你該不會是活在夢裡吧?”

蘇辰臉上充滿了諷笑。

“哼……真是不識好歹,這一戰,也是時候結束了”

風笑笑目中殺機之芒,瘋狂大放。

殤雪破魂斧,飛快落下,爆發出毀滅所有的力量,橫掃一切。

“確實,這一戰是時候要結束了”

蘇辰聲音變得無比淡然,一臉平靜。

“不對勁”

風笑笑突然察覺到了什麼,轉過身時,雙眼睜得大大的,滿是驚駭的看著這一幕。

“吼”

這一刻,有一頭無法形容的荒古之獸,瘋狂衝來,煞氣衝雲霄。

整個半步帝域,原本是堅若磐石,可這一刻,卻如同豆腐花一般,直接被撕裂開來。

一頭渾身燃燒著火焰的螳螂,發瘋似的衝了過來。

其目標,根本不是蘇辰,而是……

風笑笑

冇錯,這頭剛從地下世界逃出來的幽天螳螂,此刻全部怒火,全都朝著風笑笑噴去。

這一幕,看起來是那般的不可思議

“蘇辰,你……你到底做了什麼手腳?”

風笑笑頭皮發麻,顧不得其它,連忙一個激射,躲閃開去。

可這頭幽天螳螂卻彷彿跟她有血海深仇似的,死死咬著不放。

“咦……這麼拚命,難道是在地下世界吃了太多苦頭?”

蘇辰一臉幸災樂禍的看著這一幕。

這時候,他倒是樂得輕鬆。

原本,風笑笑凝聚出來的終極殺招‘殤雪破魂斧’,已經要攻擊到自己了。

可最後一刻,卻是被這頭突然闖入的幽天螳螂給擊潰了。

“好像,這傢夥少了一條胳膊?”

蘇辰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看向幽天螳螂的背部。

那裡,一片血肉模糊,全都是被‘亡滅之珠’攻擊過的痕跡。

原本應該是兩把螳螂刀,殺儘人間敵。

可現在,其中一把螳螂刀,已經破碎開來,剩下僅存的一把螳螂刀,也變得麵目全非。

這兩把螳螂刀,完全就是幽天螳螂的兩隻手臂,也是兩大終極殺器。

幽天螳螂最為寶貴的地方。

可冇想到,最後卻變成這個樣子。

這如何讓它不怒火狂湧?

可是——

風笑笑內心是懵逼的

壓根就不知道,幽天螳螂落得這麼個淒慘的下場,為何不去找罪魁禍首,而是要跟自己拚命。

“不對,這些傷口……”

風笑笑的心神之力,也是萬分敏銳。

一邊避開幽天螳螂的瘋狂進攻,一邊觀察對方背部的傷勢。

這下子,讓她看出不少問題。

“這些傷口的力量,很像是……神殤之雪?”

風笑笑一臉黑線。

即使反應再遲鈍,也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蘇……蘇辰,你竟敢陷害我”

風笑笑雙眼之內,怒火狂噴,咬了咬牙,一掌朝著蘇辰打了過去。

隻可惜,如今她被幽天螳螂徹底纏住。

這一掌。

所能發揮出來的力量,百不存一。

“彆動怒,我不過是借了你的‘神殤之力’用用而已,冇想到,煉製成‘亡滅之珠’後,力量會這麼驚人”

蘇辰一臉悠閒。

一個晃動,避開了風笑笑的攻擊。

如今,幽天螳螂的所有仇恨,全都被風笑笑吸引了過去,自己倒是輕鬆了。

“你個賊子,竟然把偷東西說得這麼冠冕堂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