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

第1867章

熟悉的背影

“孫元啊孫元,你果然是老狐狸一隻,可惜,你未必會是那小畜生的對手。”

刀春秋一個箭步,從大地之中飛了出來,渾身是泥。

而且衣服也都破碎了,看起來萬分狼狽。

剛纔,他就發現了蘇辰的存在。

原本是想出手來著。

可惜,這一旁還有個虎視眈眈的孫元,索性自己就隱藏起來。

等著看看能否來一場: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誰知孫元這傢夥竟這般謹慎,冇有出手攔下蘇辰,反而是任由對方離開。

刀春秋雖然心底恨死了蘇辰,可也不想當這個出頭鳥。

於是就繼續藏著不動。

直到此刻。

蘇辰走了,孫元追上去了,自己才從地下跑出來透氣。

“蘇辰,你害死我刀家三十幾名族人的事情,可冇這麼就算了”

刀春秋一想起地下世界發生的那些事情,立刻變得咬牙切齒。

特彆是那渾濁的雙眼,變得煞氣滾滾,陰森恐怖。

一陣冷風吹過。

刀春秋的人影,消失了。

……

刀墓,核心之地。

蘇辰看著前方近在咫尺的上古刀城,臉色一陣納悶。

“奇怪了,這明明看著不遠啊,怎麼走起路來,都一個時辰了,還冇看到城門”

蘇辰嘀咕一聲。

一邊前進,一邊散開心神,尋找禿毛鸚與小火凰的下落。

不過,讓他更鬱悶的是,禿毛鸚與小火凰,像是在故意躲他似的,居然連個影子都冇看見。

甚至,自己動用丹田內的妖獸契約,也聯絡不上對方。

“放心吧,禿毛鸚與小火凰不會有事的”

顧香香看到蘇辰臉色有些不安,頓時安慰道。

“禿毛鸚肯定不會有事,但小火凰就難說了。”

蘇辰深吸口氣,道。

這時候,他心底隱隱有些猜測,禿毛鸚與小火凰,十有**,怕是已經進入那個地方了。

“隻希望我的擔憂是多慮的”

蘇辰抬起頭時,看向刀墓之巔。

那裡。

有一座被無儘雷霆包裹的雄偉巨城。

這便是他們此行的目的地——

上古刀城

斷刃刀帝的傳承之地

接下來。

蘇辰與顧香香加快了速度,趕往目的地。

這一路上,倒也是風平浪靜,路程過半,都冇引起什麼波瀾。

可就在距離上古刀城隻有半炷香路程的時候。

轟隆一聲

突然,前方傳來一聲巨響,還有武學神光,正在瘋狂碰撞。

“咦……有人在打架”

蘇辰目光一閃,抬起頭時,立刻看到,有一夥人,正在圍攻一個女子。

這女子,一身勁裝,頭髮紮起來,露出一張精緻卻冷然的麵孔。

“啊……”

顧香香在看清顧勁裝女子的麵容時,忍不住驚呼一聲。

“你認識?”

蘇辰眉頭一皺,道。

不知為何,這個黑衣勁裝女子,看起來雖然十分陌生,可在自己心底,卻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是十分罕見的情況。

所以,蘇辰還冇等顧香香回答,便自個兒飛了上去。

轟隆隆聲傳出。

前方,乃是一片黑色的沼澤。

如今這片沼澤,有大半的區域已經被打碎了。

那河流、那青樹、那死水……全都被攔腰斬斷,看起來觸目驚心。

蘇辰的身影,從虛空深處走了出來。

還冇靠近,便是看到有六個騎著鐵馬的男子,氣息強橫至極。

一掌打出。

直接將這個黑衣女子打得重傷吐血。

“好熟悉的背影,可是,我怎麼就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這個女子。”

蘇辰目中充滿了思索之光,想了片刻,還是冇有找到答案。

“蘇辰,你……你認識她?”

顧香香因為急著趕路,額頭上出現一絲絲香汗,髮絲都粘到了一起。

風一吹。

那一撮撮的髮絲,翻飛而動,彆有一番風姿。

不過,顧香香卻是冇有留意到這一點。

此刻的她,目光有些著急。

“我不認識,可我就覺得有些熟悉。”

蘇辰看著顧香香有些慌亂的神色,知道她應該是認識此人的,所以目中露出一抹詢問之色。

“還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嗎,上古刀王真正的後人,根本不是什麼刀家,而是我的一個朋友。”

顧香香看了蘇辰一眼,又把目光放到戰場之中的黑衣女子身上。

“嗯?你的意思是,眼前這個黑衣女子,乃是斷刃刀帝的後輩子孫?”

蘇辰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

“冇錯,她叫做‘段驚月’,正是斷刃刀帝的後輩子孫”

顧香香點了點頭,道。

轟隆一聲

這時候,山河搖晃,日月沉淪。

六個騎著鐵馬的神秘人,出手狠辣,齊齊一拍。

頓時爆發出摘星滅月之力。

四麵八方,同時出現一道道冥獄之影,鎮壓而來。

“不好”

黑衣女子臉色一變。

那抓在掌心之內的蝴蝶雙刀,快速轉動,形成一個刀火陀螺,激射而出。

可是,她的這個刀火陀螺,還冇爆發開來,立刻被這些冥獄之影給碾壓得破碎了。

黑衣女子倒飛而出,落地間,吐出一大口的精血。

這口精血,並不是深紅色的,而是青白色,還夾雜有一縷縷散亂的刀芒。

“哼……果然,跟我們猜測的一樣,你體內擁有斷刃刀帝的血脈”

那六個鐵馬男子中,有個胸前衣服上刻著一個清晰的‘臨’字,開口道。

“臨兵鬥者陣列”

黑衣女子從地上爬了起來,目光冷得可怕,死死盯著這六個鐵馬男子。

“冇錯,既然你認識我們,那也知道我們的手段,自己乖乖把斷刃刀帝的血脈抽離出來,交給我們吧”

‘臨’字男子臉色陰冷,道。

“林驚月,你還是自己乖乖把血脈抽離出來吧,如果換做我們動手的話,你的下場要比這慘一千倍,一萬倍。”

另外一個衣服上刻著‘兵’字的男子,舔了舔嘴角,道。

“斷刃刀帝的血脈,至高無上,關係到上古刀城能否開啟之事,以你現在的能力,絕對是保不住的,與其落在其他人手中,不如交給我們六兄弟。”

‘鬥’字男子坐在鐵馬上麵,懶洋洋道。

“做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