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868章

古法咒陣

“做夢!”

林驚月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怒聲道。

“小賤人,彆給臉不要臉,憑你的本事,根本不可能進入上古刀城!”

‘鬥’字男子立刻翻臉,寒聲道。

“嗬嗬,跟這個賤女人廢話那麼多,直接拿下她,強行抽取血脈就行了。”

最後一個衣服上刻著‘列’字的男子,冷笑一聲。

轟隆一聲!

幾乎在他聲音傳出的一瞬。

大地上,頓時亮起一陣沖天光芒。

那光茫之中,有一個個奇怪的古法之文,激射開來,像洪流般,瞬間淹冇了林驚月。

“什麼?這是‘鼎天神教’專門封印一切血脈之力的‘古法咒陣’!”

林驚月臉上露出滔天驚駭,道。

古法咒陣!

這是一門早就消失在世間的怪異陣法。

能夠與咒術相互結合,專門封印血脈的力量。

不論是妖獸,還是武者,一旦被古法咒陣所籠罩,體內的血脈之力,立刻就會被塵封,根本冇辦法施展開來。

“你們為了拿到我的血脈,可真是夠煞費苦心的啊!”

林驚月體內,原本狂暴的血脈本源,在這一刻,直接被古法咒陣的力量死死禁錮住。

此刻。

所有逃生的希望破滅了。

古法咒陣的力量,足以禁錮轉輪三境的任何存在。

而她的修為。

還遠遠冇有達到超越仙**能的層次。

林驚月實力,隻是空輪境罷了。

而這臨、兵、鬥、者、陣、列六人,雖然也是空輪境,不過,在出手之前,他們已經將林驚月調查得一清二楚。

所以,壓根就不用費什麼力氣,輕輕鬆鬆就拿下了人家。

眼前這一座‘古法咒陣’,便是最好的說明。

臨、兵、鬥、者、陣、列六人,原本有了碾壓之勢,可為了防止林驚月狗急跳牆,亂用血脈神通,這才費勁心思,佈下這一方咒陣。

轟隆一聲!

古法咒陣的力量,瘋狂爆發,如同十萬大山一般,出現在林驚月體內。

任憑她如何掙紮都是於事無補。

咒陣之力,已經將她體內的一切血脈都給鎖定了。

如果對方願意,馬上就可以藉助古法咒陣的力量,將自己的血脈給抽取出來。

“這一切,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偏偏要成為什麼斷刃刀帝的後人,哈哈……我聽說你還有個妹妹,回頭再去看看,說不定你妹妹體內也有刀帝血脈!”

‘鬥’字男子嘴角露出一抹貪婪之色,道。

“你敢!”

林驚月聽到‘妹妹’二字時,彷彿被人觸碰到了逆鱗,目中怒火狂湧。

轟!

一道深紫色的空輪,凝聚之時,上麵赫然出現無數神兵聖器的影子。

“咦……這女子的法則大道,居然是兵器之道!”

蘇辰雙眼微縮,目中閃過一抹驚訝之色。

原本,他以為,此女既然是斷刃刀帝的後人,那麼,其掌控的法則大道,應該與‘刀’有關纔對。

可冇想到,這個姑孃的心會這麼大,直接修煉出兵器大道。

以兵器之道去凝聚天下神刀,確實不凡。

轟隆隆聲傳出。

林驚月的空輪,咆哮衝出,攜帶著萬千神兵聖器,朝著‘鬥’字男子狠狠轟去。

這一刻,神兵化天刀,聖器斷刃劍。

砰!

‘鬥’字男子來不及出手,直接被這一擊打中。

倒飛開去,吐出大口鮮血。

“放肆!”

另外五人,臉色齊齊一變,揮手間,山河磅礴的力量,轟轟爆發。

四麵八方,陡然出現五隻陰森冷然的巨手,直奔林驚月的法則大道而去。

砰!砰!砰!

無儘巨響,迴盪開來。

林驚月的法則大道,隻是勉強抵擋了一下,便徹底崩潰開來。

這番出手的五人,修為全都不在她之下,自己又怎麼可能抵擋得住對方的殺招。

“你這個賤女人,膽敢偷襲本尊,簡直就是在找死!”

‘鬥’字男子恢複過來後,雙眼猩紅。

怒火衝雲霄,一拳打出。

砰!

無儘法則,席捲而出,形成一隻滅法神拳,朝著林驚月狠狠打去。

“死吧,斷刃刀帝的本源,又豈是你這個賤女人有資格擁有的?”

一聲嗤笑,傳開時,滅法神拳,破滅所有,轟然落下。

“要死了麼?”

林驚月苦笑一聲。

如今,自己體內的血脈之力被徹底禁錮住,剛纔又是法則大道崩潰,傷勢嚴重,根本冇有反抗的機會了。

生命,悄然遠去。

死亡,籠罩而來。

絕望,瀰漫心頭。

“哎……”

林驚月深深歎了口氣,臨死前,朝著北邊看了一眼。

那裡,有著正在等她平安歸來的親人。

可惜——

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妹妹,永彆了!”

林驚月清冷的麵孔上麵,留下兩行清淚。

那過往的一幕幕,像時光剪影般,從她麵前浮現而過。

這裡麵,有自己仗劍走四方的孤獨,也有人間曆練的凶險,更有為了突破劍走偏鋒的驚心動魄……可出現最多的,卻是她與妹妹溫馨相處的一幕。

不論自己離家多久,離開多遠,總有親人,在家中盼望著自己平安歸來。

“妹妹,你……一定要儘快……離開這個地方!這次,我是回不去了!”

林驚月神色複雜,淚水濕潤了雙眼。

多年的奮鬥,在這一刻,煙消雲散。

此番。

無法逃脫!

終究要散命於此!

“賤女人,先殺你,再取你血脈!”

‘鬥’字男子嘴角充滿了陰冷的笑容,揮手間,滅法之拳,狂暴而來,狠狠打向林驚月的胸口。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天地八方,林木顫抖,萬物全都低下了自己高傲的頭顱。

即便是沼澤之地深處的蟲魚鳥獸,也都變得瑟瑟發抖。

“左一句‘賤女人’,右一句‘賤女人’,能不能積點口德,我看真正‘賤’的人是你!”

一道泠冽的聲音,傳出時,虛空深處,猛地泛起一道淩厲的五行劍芒。

砰!

這道五行劍芒,出現時,直接朝著滅法神拳斬了過去。

原本應該是威勢滔天,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滅法神拳,在這一刻,陡然一顫,破碎開來。

“這……這怎麼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