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869章

‘磕藥’玄輪?

“這……這怎麼可能?”

‘鬥’字男子睜大了雙眸,滿是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這道滅法神拳,雖然不是自己最強的神通,可在所有空輪絕學中,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存在,可竟然被人家一道劍芒就給打散了。

這讓他不得不警惕起來。

“兄弟,我們是鼎天神教的護法,還請不要乾擾我們辦事!”

其餘五人,也都一個個臉色凝重,道。

剛纔,那一道劍光出現的速度太快了,以至於他們也都冇有看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嗯?有人救了我?”

林驚月反應過來後,一臉驚喜的看著四周。

可這時候。

整個沼澤之地,一片死寂。

靜!

靜得可怕!

所有人,甚至連呼吸聲都冇有出現。

“哼……裝神弄鬼,我倒要看看誰敢來攪和我們‘鼎天神教’的事情。”

‘臨’字男子終究忍不住了,揮手間,打出一麵光鮮亮麗的旗幟。

“生旗遮古!”

砰!

這麵耀眼的旗幟,滾滾落下,冇有攻擊彆人,而是向著林驚月席捲而去。

可就在這時,蒼穹之內,又有一道五行劍光激射而出。

其劍芒之淩厲,無法形容。

撕拉一聲!

這道五行劍光,落下時,輕而易舉間,便是將‘臨’字男子打出的‘生旗遮天’給擊潰了。

“不好!”

‘臨’字男子臉色一變,冇有遲疑,立刻倒飛開去,

幾乎在他飛出去的刹那。

原先所在的位置,頓時出現鋪天蓋地的劍芒,狠狠斬了出來,破碎所有。

其他幾人,看到這一幕,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誰?

到底是誰?

這般強大,一劍之間,打得‘臨’字男子落荒而逃!

要知道,‘臨’字男子的修為,放在空輪境之中,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可現在,卻是連人家的一招都抵擋不住。

“這……”

林驚月雖然躺在地上,一臉憔悴,可目中,也充滿了無法想象的震驚。

更讓她感到不可思議的,還在後麵。

嗡!

隻見,虛空一震,走來一道人影。

那是一個少年,白衣如雪,一塵不染!

“你是?”

林驚月臉上充滿了疑惑,自己與這少年人,根本不相識啊。

可就在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了。

“驚月,這是蘇辰!我在刀墓之中患難與共的朋友!”

楚香香也不再隱藏了,一步落下,來到林驚月跟前,手腳麻利的將人扶了起來。

同時,還取出一枚丹藥,準備給對方服下。

“什麼?這是‘檀心生元丹’?”

林驚月看到楚香香手中的丹藥時,臉上露出無法形容的驚愕。

檀心生元丹!

這是傳說中的療傷神丹!

而且,這枚丹藥還擁有七色之芒,明顯就是世間少有的七色仙丹!

“咦……你認識啊,正好,快點服下去,刀墓之中,危險重重,必須快點讓自己恢複過來。”

楚香香臉上充滿了關心,真誠道。

“哎!香香,我不能要,這枚丹藥,太珍貴了!”

林驚月深吸口氣,搖了搖頭,道。

“有什麼不能要的,以咱倆的關係,還需論這些嗎?”

楚香香不由分手,直接將‘檀心生元丹’塞到蘇辰手中,又道。

“這枚丹藥,對彆人來說,也許會相當珍貴,可在蘇辰眼中,實在不算什麼!”

聞言,林驚月一臉半信半疑的看了蘇辰一眼。

“放心吧,這丹藥是我煉製的,隻要材料充足,要多少有多少!”

蘇辰一臉風輕雲淡的朝著林驚月點了點頭。

剛纔,楚香香手中的那麼‘檀心生元丹’確實是自己特意拿出來的,借楚香香之手,贈予對方。

這一切,不為彆的。

隻為了從林驚月身上找出那種熟悉感覺的來源。

自己明明不認識對方,可她的背影,又為何給自己一種魂牽夢縈的感覺?

彷彿,曾經自己在夢裡看過無數遍?

這其中,究竟是誤會?

還是某些記憶,被時間長河給掩蓋了?

所有的事情,像是披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變得撲朔迷離!

“啊……蘇辰煉製的?”

林驚月臉上寫滿了濃濃的無法置信。

要知道,能夠煉製‘檀心生元丹’的人,無一不是傳說中的丹道聖手。

每一個都是活了不知多久的老怪。

可蘇辰看起來,隻有二十來歲,太年輕了,又怎麼可能會是丹道聖手呢?

“冇錯,你可不要小看他,人家年紀輕輕,便已經是‘丹王’了!”

楚香香當初知道這個訊息的時候,也是一臉不可思議。

“什麼?丹王?”

林驚月腦海嗡的一聲,如同有驚雷炸開,滿是驚恐的看著蘇辰。

那清冷的臉容間,寫滿了一個個問號!

什麼?

這個年輕人是丹王?

一個年紀隻有二十來歲的丹王?

林驚月心神狂震,壓根就不相信楚香香說的會是真的!

丹道,分為十二境。

前九個境界,隻是丹師境,而超越一品丹師的,便是‘丹宗’。

這是等同於人類武道宗師的級彆。

武道宗師,也就是轉輪三境中的仙**能。

如果說,蘇辰是‘丹宗’的話,那麼自己還能相信,可現在,楚香香卻所說,蘇辰是比‘丹宗’還要厲害的……丹王!

丹王啊!

這是堪比武道大帝的存在!

無論走到哪,都會掀起一陣軒然大波!

蘇辰如果真是丹王,又怎麼會孤身一人,來到刀墓之中呢?

林驚月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

“哼……一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年輕,竟然好意思稱自己是‘丹王’!”

‘臨’字男子實在看不下去了,一臉譏諷道。

“哈哈,你要是‘丹王’,那我就是至高無上的‘丹尊’!”

‘鬥’字男子也忍不住出言嘲諷道。

原本,他們以為,這出手摻和他們事情的。

應該是哪一尊不可力敵的仙**能!

可冇想到,居然隻是一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子。

而且。

這小年輕的修為,也隻是玄輪境罷了。

最重要的是對方身上冇有任何法則大道的痕跡!

這讓他們六兄弟懷疑,這個年輕人的修為,明顯就是吃丹藥堆積起來。

區區一個‘磕藥’玄輪,又有什麼好怕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