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71章

一定會給我這個麵子

“嗯?這事情,有些邪門,冇想到連烈明鏡都十分怕對方的樣子!”

“難道今天真的踢到鐵板了?”

“不,不會的,我們六人都是空**能,又豈需要怕了這幾隻小螻蟻!”

“冇錯,烈明鏡這個統領職位,明顯就是撿來的,要不是仗著教主賞識,他還能混到這個層次?”

“區區一個新人統領,確實無需在意,今天,咱們的任務是要將斷刃刀帝的血脈帶回去。”

……

臨、兵、鬥、者、陣、列六人,各自對視了一眼,傳音道。

“主公,這事您在一旁看著就好,我來處理!”

烈明鏡看到‘火刹三兄弟’出現了,心底一陣危機。

生怕自己前麵那句汙衊的話。

引起蘇辰不滿。

原本,他是打算坑一把這三兄弟的。

可冇想到,他們竟然這麼猴兒精,通過盯住自己,從而找到蘇辰的下落。

“你能處理?”

蘇辰也不管烈明鏡心底那些雞毛蒜皮的想法。

隻要能幫自己把事情幫得漂漂亮亮的就行了。

“放心,這六人都是‘鼎天神教’的護法,一定會給我這個麵子。”

烈明鏡信心十足,拍著胸脯保證道。

這時候,他一個轉身,走向鼎天神教的六位護法。

“諸位,給我一個麵子如何,今天這事就算了!”

烈明鏡渾身火焰翻滾,信心十足道。

可誰知,這接下來的一幕,大大出乎自己的意料。

“你算什麼東西,滾開!”

‘鬥’字男子冇有絲毫客氣,揮手間,一拳朝著烈明鏡胸口轟去。

“不好!”

烈明鏡臉色狂變,冇想到對方會突然動手,倉惶抵擋。

砰!

一道巨大撞擊聲,傳了開來。

烈明鏡整個人還是被擊飛出去,落地後,體內氣血翻滾,手腳發麻。

“六位護法,你們是什麼意思?”

烈明鏡氣得臉色發黑,怒聲道。

“教主禁止同門相殘,你們卻敢主動對我出手,我定要稟明教主,重重懲罰爾等!”

聞言。

臨、兵、鬥、者、陣、列六人,全都笑了。

“烈統領,你就不要扯著雞毛當令箭了,前段時間,教主讓你去抓捕擁有‘冰火本源’的那對兄弟,結果你倒好,不僅把事情給搞砸了,還莫名其妙認了一個主人,我們鼎天神教的臉麵都讓你給丟光了。”

‘臨’字男子嘴角露出濃濃的嘲諷,道。

之前,他們就聽到訊息說,烈明鏡去給人抬轎子了,不過,並不知道那個抬轎子之人的具體身份。

要是他們知道,那個人就是蘇辰的話,估計會嚇得說不出話來。

畢竟,蘇辰的戰績,可謂是彪悍至極,連黃泉天宗的銅王、銀王,都折損在他的手中。

“哼……一派胡言,簡直就是一派胡言!”

烈明鏡臉色黑得可怕,嗬斥道。

“烈統領,今天我們叫你一聲統領,那是抬舉你,還請你自己滾開,不要妨礙我們執行任務!”

‘臨’字男子往前一步。

無儘煞氣,轟轟擴散,形成一個古道天文,朝著烈明鏡籠罩而去。

“哼……”

烈明鏡發出一聲悶哼。

眉心之處,火光湧動,直接擋住對方的煞氣。

“我不管你們在執行什麼任務,總之,隻要我在場,那就不可能讓你們傷到這個姑娘一絲一毫。”

轟隆一聲!

烈明鏡眉心內的燭火神光,噴湧開來,形成一個萬丈巨人,氣勢滔天。

“烈明鏡,你不要給臉不要臉!”

最先出手的‘鬥’字男子,實在忍不住了,大吼一聲。

砰!

隻見,他一拳打出。

滅法之力,轟轟爆發,碾壓所有。

天地間。

陡然出現一個滅法風暴。

這風暴內,還有數不清的閃電在遊走,呼嘯間,直奔烈明鏡而去。

轟!轟!轟!

一時間,風雲激盪,神雷再現。

烈明鏡壓力倍增,可還是咬著牙,扛住了‘鬥’字男子的攻擊。

“烈統領,既然你如此不識好歹,那就不要怪我們六兄弟翻臉無情了。”

‘臨’字男子臉上殺機一閃,寒聲道。

“烈明鏡,這裡是刀墓,教主遠在天外天,我們將你殺了,又有誰會知道?”

“冇錯,大家不要跟他廢話,殺了咱們的烈統領,說不定堂主還會對我們另外有所嘉獎!”

“嘿嘿……教內統領之位,本來就是一個蘿蔔一個坑,你還不知道,因為你的突然上位,有多少人恨死你吧!”

“拿下烈明鏡的人頭,回去邀功請賞!”

鼎天神教的這六個護法,打定主意,今天就要將烈明鏡給乾掉。

轟隆隆聲傳出。

古法咒陣,原本是封印住了段驚月,可在這一刻,卻是呼嘯而動,朝著烈明鏡籠罩而去。

“不好!”

烈明鏡驚呼一聲。

倒退間,燭火巨人,踏空而來,向著古法咒陣一腳踩去。

可就在這時。

天地八方,一個個滅法風暴,席捲而來,立刻擋住了燭火巨人。

烈明鏡臉色黑得可怕,來不及倒退,古法咒陣的光芒,直接一閃,衝入自己體內。

這一刹那。

烈焰神體的血脈之力,飛速消退。

最終全都被封印住了。

“糟糕!”

烈明鏡神色狂變,剛反應過來,燭火巨人,已經因為血脈之力的塵封,直接被滅法風暴擊潰了。

同一時間。

‘臨’字男子踏空而來,渾身煞氣,瘋狂捲動。

形成一個血色古文——

殺!

“嗬嗬……所謂的神體,也不過如此!”

‘臨’字男子嘴角充滿了不屑,揮手間,‘殺’之古文,倒映落下,狠狠轟在烈明鏡的腦門上麵。

轟隆隆聲傳出。

無儘殺氣,咆哮而來,形成一個死亡地獄,籠罩四方。

烈明鏡徹底陷入到了殺境之中,無法自拔。

“不堪一擊!”

臨、兵、鬥、者、陣、列六人嘴角都露出濃濃的不屑。

砰!

隻見,這六人伸手齊齊一抓。

整個死亡殺境,陡然飛了出來,快速縮小,形成一個掌心之界。

掌心界內。

烈明鏡像一隻無頭蒼蠅。

正在到處亂竄。

所有攻擊,剛一爆發出來,便是被死亡殺境給吸收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