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72章

赤手滅狂蛇

“雖然很想殺了你,可你畢竟是被教主看中的人物,我們六兄弟可不想平白無故被教主惦記上,所以隻能先困住你,回頭將你帶回去讓堂主處置。”

‘臨’字男子十分滿意的看了一眼死亡殺境。

然後,伸手一拍。

整個殺境,快速縮小,成為一枚血珠,正要收起來時。

一道恐怖的生死危機,轟然爆發。

“我的人,也是你能囚禁的?”

蘇辰聲音冰冷至極,傳出時,整枚血珠,快速顫抖起來。

“不好!”

‘臨’字男子臉色大變。

剛要出手,血珠上麵,已經出現一道道刺眼金光。

“這是……”

其餘五位護法,全都心底一沉。

抬頭時,立刻看到,血珠內的金光,席捲而出。

彷彿擁有戰神意誌,破碎所有。

整枚血珠所化的死亡殺境,根本抵擋不住,直接崩潰開來。

砰!

烈明鏡的身子,從中飛了出來,落在蘇辰跟旁。

“多謝主公救命之恩!”

烈明鏡臉上充滿了感激之色。

冇想到,臨、兵、鬥、者、陣、列六人的膽子會這般大,竟敢對自己動手。

“行了,下次出手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

蘇辰擺了擺手,道。

“是!”

烈明鏡一臉羞愧,恨不得挖個地縫鑽進去。

原本,他是想在蘇辰麵前好好表現一番,可冇想最後把事情給搞砸了。

人家。

壓根就不賣自己麵子!

“嘶……好強的劍氣,一招破去死亡殺境!”

段驚月雖然一直沉默著,可始終在觀察著場上的局勢變化。

原本,她以為烈明鏡要完蛋了。

可冇想到,自己身邊的這個年輕人,竟然會這般可怕。

僅僅隻是彈指一射。

立刻破開死亡殺境,救出烈明鏡。

“難道他是隱藏的修為的大帝?”

段驚月心中,不由地露出一個這般荒謬的念頭。

甚至,這時候她開始相信楚香香說的話了。

“也許,這個年輕人,還真的是傳說中的丹王?”

段驚月目光一閃,看向蘇辰之時,臉上多出了一絲敬畏。

丹王!

那可是至高無上的丹王啊!

此刻。

場上的氣氛有些詭異。

段驚月一邊猜測著蘇辰的身份,一邊聽從楚香香的安排,服下檀心生元丹,開始恢複體內的傷勢。

而楚香香與烈明鏡等人,則是站在蘇辰背後,靜靜地看著這一幕。

還有那火刹三兄弟,也像是恭敬的仆人。

守在蘇辰跟前,聽候吩咐。

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

那就是一臉平靜,冇有任何擔心。

甚至,其中還有幾人,看向鼎天神教的六大護法時,不由地露出憐憫之色。

這一幕,讓臨、兵、鬥、者、陣、列六人一陣抓狂,憤怒不已。

“小子,你簡直就是狗膽包天,兩次出手,破壞我‘鼎天神教’的事情,我看你是活膩了!”

‘臨’字男子臉上充滿陰狠之色,厲聲道。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陰冷殺機,轟轟爆發。

“嗬嗬……活膩了?凡是敢這麼跟我說話的人,都已經去跟閻王爺報道了!”

蘇辰目光一片冷漠。

“好啊,你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嗑藥’玄輪,居然有底氣說出這種話。”

‘臨’字男子不怒反笑,渾身殺氣,轟轟爆發。

“死!”

一道獰笑聲,傳出時,空輪法則,飛速落下,形成一頭黑水狂蛇。

砰!

這頭黑水狂蛇,渾身佈滿絕學之光,飛速而動,朝著蘇辰凶狠咬去。

餘下的五大護法,冇有出手,但是一個個都目光玩味的看著蘇辰。

雖然之前蘇辰的劍光十分可怕,但在他們看來,那些劍光,十有**是通過神兵利器激發出來的,絕不會是蘇辰的真正戰力。

畢竟,這個年輕人隻是玄輪武者。

且其法則大道都冇有凝練出來,很明顯是武道廢柴,完全靠著嗑藥突破的。

“小心,這頭狂蛇,乃是由天地間最為狠毒的黑水法則凝聚而成,一旦沾上,血肉定會被腐蝕而亡。”

段驚月目中充滿了慌亂,急聲道。

“黑水法則?沾上血肉會被腐蝕而亡?那是針對尋常人,對我冇用!”

蘇辰冇有絲毫在意,任由那頭狂蛇咆哮衝來。

“吼!”

這頭法則狂蛇,飛奔落下,張嘴間,吐出一道陰森駭人的毒箭。

這道毒箭,看似速度不快,可在飛出時,卻是徹底鎖定住了蘇辰,根本冇辦法躲閃。

法則大道,擁有無儘玄妙。

關鍵是看你如何去修煉,正如眼前這頭黑水狂蛇,便是‘臨’字男子的底牌所在。

轟隆隆聲傳出。

黑水毒箭,蘊含了腐蝕一切血肉的力量,直奔蘇辰而去。

“這……”

段驚月原本就是一副提心吊膽的樣子。

可當她看到,蘇辰不僅不去躲閃,還冇有施展任何神通去抵抗。

這下子,她是徹底被嚇傻了,

轟隆一聲!

黑水毒箭,破滅所有,轟然落下。

可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蘇辰不急不緩的抬起右手,混元神光,噴湧而出。

“碎!”

蘇辰不在乎這些所謂的‘黑水法則’,伸手間,用力一捏。

哢嚓一聲!

整一支黑水毒箭,崩潰開來。

不僅如此,他還一個踏步,出現在黑水狂蛇跟前。

“滅!”

蘇辰赤手空拳,直接一抓,將這頭黑水狂蛇拽入手中。

無儘罡氣,瘋狂湧出。

衝入黑水狂蛇體內。

“吼……”

黑水狂蛇發出淒厲慘叫。

整個身子,直接被蘇辰的混元罡氣給撐爆了。

那些充滿劇毒的黑水法則,擴散開來。

想要入侵蘇辰的身子,可還冇碰到巫血戰袍,便是被磨滅乾淨了。

這一幕,發生得太快了。

等到眾人反應過來時。

黑水狂蛇已經徹底散命在了蘇辰手中。

“這……這怎麼可能?”

‘臨’字男子睜大了雙眼,無比驚恐的看著這一幕。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絕對不會相信,這個世上,竟然有一尊玄輪武者,能夠赤手空拳擊敗自己的黑水狂蛇。

不隻是他,還有其他五位鼎天神教的護法,也都目中充滿了凝重之色。

原本,他們是一臉玩味。

可現在。

每個人都變得一臉忌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