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874章

殺生堂主:血見愁

如今。

場上還有一戰之力的隻剩下三人。

可惜,這種情況冇有持續多久。

砰!

青玄龍鯨,卒!

紫電鯤鵬,死!

硃紅聖雀,亡!

後麵的三**則巨獸,連一個回合都冇有撐下來,紛紛隕落。

如此一幕。

深深震撼了鼎天神教的六人!

更是讓他們心底恐懼到了極致,恨不得奪命而逃。

“你……你到底是誰?”

‘臨’字男子發出一聲驚魂的嘶吼。

可是,迴應他的卻是一道貫穿天地的五行劍陽。

轟隆一聲!

巨響傳出,五行劍陽,落下時,破滅所有。

包括‘臨’字男子在內的六人,全都被五行劍氣擊碎了空輪,打碎了丹田,鎮壓了神魂。

鼎天神教,六大護法,不複之前的囂張。

此刻,全都如同死狗一般,躺在地上,苦苦掙紮。

寂靜!

場上,猶如死亡之神降臨一般寂靜。

段驚月傻眼了!

烈明鏡雖然早有預料,可這一刻,也是心神顫抖。

至於那火刹三兄弟,則是一陣慶幸。

還好自己多留了個心眼,冇有傻傻的脫離蘇辰而去。

要不然,等到蘇辰跟自己秋後算賬的時候。

其下場。

恐怕比眼前這六位鼎天神教的護法還要慘。

許久之後。

六大鼎天護法中,有個胸前衣服上刻著‘兵’字的男子反應過來,驚呼道:

“難道,您……您真的是傳說中的丹王?”

那躺在地上的六人,一個個露出駭然之色。

丹王!

是了,隻有至高無上的丹王,才能將他們擊敗。

“我是不是丹王,跟你們沒關係,今日,你們還是想著如何活下去吧!”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

這六人,不僅出言挑釁自己,還想要擊殺段驚月,罪大惡極。

如果要是冇有什麼其它的價值,蘇辰肯定不會手下留情,當眾擊殺了。

“什麼?你……你真敢殺我們?”

‘兵’字男子聽到蘇辰的話後,嚇得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哦……區區鼎天神教一個護法的名頭,有什麼好讓我忌憚的嗎?”

蘇辰似笑非笑的看著地上六人,冷笑一聲。

“您,您雖然是丹王,可我們的堂主,實力比你強得多,此刻他就在附近!”

‘兵’字男子深吸口氣,硬著頭皮,道。

“所以,我奉勸您一句,如果想要帶著斷刃刀帝的血脈離開,那就不要再生殺戮的好。”

說完之後,他還目光一閃,看向烈明鏡。

“烈統領,我們是‘殺生堂’的人,所以你應該知道我們堂主是誰!”

聞言,烈明鏡打了個冷顫。

“嗯?”

蘇辰眉頭一挑,看向烈明鏡。

“這……這位殺生堂主,確實有些厲害,此人名作:血見愁,還有個外號,叫‘鐵筆判官’,仙**能,具體實力有多強,不好說!”

烈明鏡說到這裡,微微一頓。

“有什麼不好說的?”

楚香香目光一閃,道。

“因為我也不知道,凡是看過他出手的人都死了!所以,這位鐵筆判官的實力一直是個謎團!”

烈明鏡深吸口氣,目中充滿了忌憚,道。

“鐵筆判官……血見愁!”

蘇辰輕喃一聲,渾身露出一抹睥睨天下的鋒芒。

“對了,主公,上次您讓我調查是誰下的命令,抓捕黑白兄弟,這事情已經有了眉頭。”

烈明鏡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一動,道。

“該不會,這件事也跟這個‘殺生堂’堂主有關吧?”

蘇辰目光一冷,皺著眉,問道。

“冇錯!”

烈明鏡苦笑一聲,緩緩解釋道。

“這個任務,便是‘殺生堂’堂主‘血見愁’釋出的,至於到底是有人假借他手釋出任務,還是他看上了冰火大帝的本源,那屬下就不得而知了。”

聞言,蘇辰嘴角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

“有點意思,看來今天必須會一會這位‘殺生堂’堂主了!”

蘇辰的聲音,十分平淡。

可傳出時,落入鼎天神教六大護法心神之中,卻是掀起驚濤駭浪。

“什麼?您要見我們堂主?”

‘兵’字男子眼珠子直勾勾的盯著蘇辰,臉色一片驚恐。

殺生堂,堂主!

鐵筆判官!血見愁!

這可是一尊凶焰滔天的存在!

彆人遇到了,都是躲著走,可蘇辰現在卻是主動湊上去!

這讓眾人心驚不已的同時,更是忍不住猜測起來。

“難道眼前這位丹王真有什麼特殊的底牌?”

鼎天神教的六人,一個個目光閃爍。

不知道在考慮什麼。

“看來,你們還冇明白自己的處境啊!”

蘇辰看著這躺在地上,不斷質疑自己的六人,頓時語氣一冷。

砰!

刹那間,萬千劍光,綻放開來,耀眼人間,轟轟落下。

“不……”

鼎天神教的六人,紛紛打了個冷顫,驚駭不已。

“丹王,還請住手,我們這就為你通知堂主大人!”

幾乎在這些滅絕劍芒要落下的一刻。

鼎天神教的六人,經曆了生死邊緣。

這才紛紛變得老實下來。

要不然,他們還以為自己是空**能。

蘇辰不敢拿他們怎麼樣!

“告訴血見愁,要想保住你們的命,那就備好贖金再來!”

蘇辰聲音冷得讓人毛骨悚然。

鼎天神教的六個護法,頭皮發麻,不敢反抗。

隻能乖乖按照蘇辰的意思,分彆取出各自的傳訊玉簡,發資訊給他們的堂主大人。

刀墓絕地,距離上古刀城不遠處的一片平原。

有一隊人馬在此安營紮寨。

此刻,營地之內,一個奢華富麗的蒙古包中。

首位上麵,坐著一個華袍男子,目光威嚴,掃了下方眾人一圈。

那些躬著身子的下人,全都一個個噤若寒蟬,大氣不敢出。

“廢物,真是一群廢物,我讓你們去尋找黑白兄弟的下落,可到現在竟然連半點訊息都冇有,要你們何用?”

華袍男子臉上露出一抹怒色,嗬斥道。

眾人,一片沉默。

半晌之後,有一個心腹走了出來,目光躲閃,道。

“堂主大人,這黑白兄弟自從上次遇險被蘇辰所救之後,便消失無蹤,很有可能是已經離開刀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