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875章

鐵筆判官,降臨!

冇錯!

這個坐在首位上發號施令的人,便是鼎天神教殺生堂的堂主——

血見愁。

“堂主大人,黑白兄弟,有可能早已離開了刀墓,所以才找不到他們的下落。”

黑衣心腹硬著頭皮,道。

“有可能?我就是在這裡聽你們給我胡亂猜測的嗎?”

血見愁目光一冷。

抓起跟前的茶幾,狠狠砸了出去。

啪!

一陣瓷片碎裂的聲音傳出。

茶水四濺,殺機閃爍。

那手底下的人,一個個額頭冒汗,不敢出聲。

連同那個剛纔說話的心腹。

也是一陣提心吊膽。

“哼……愣著乾嘛,還不快點去給我查!”

血見愁狠狠瞪了這些人一眼。

冰火大帝的本源,事關重大。

如果出了岔子。

最終倒黴的還是自己。

所以,他纔會盯得這麼緊。

“是!”

眾人齊齊躬身行禮。

然後,一個轉身,迅速退下。

“黑白兄弟,最後一次出現的地方是聖龍大峽穀,可那邊早已被掘地三尺,根本冇有這倆人的蹤影,到底是躲哪去了呢?”

血見愁壓下心底的怒火,輕喃一聲。

幾乎就在他思考對策的時候。

頭頂上空。

突然飛出一枚傳信玉簡。

“嗯?臨、兵、鬥、者、陣、列六人的傳信?莫非是已經抓到段驚月,成功取得斷刃刀帝的血脈?”

血見愁臉上隱隱露出一抹期待。

可當他的心神之力擴散開來,觸碰到傳信玉簡的瞬間。

整個人的臉色,立刻變得冷若冰霜。

甚至,在他背後,還有一陣血輪神光,瘋狂湧動。

這時候,在他耳邊,全都是臨、兵、鬥、者、陣、列六人慌亂求救的聲音。

“堂主大人,快……快來救我們!”

“萬裡沼澤之地!”

“蘇辰說,您冇有來,就要將我們六人碎屍萬段!”

血見愁臉色黑得像抹布,揮手一拍,整個虛空,立刻坍塌下去。

砰!

頭頂之上,那一枚原本正在盤旋的玉簡,立刻被這狂暴的虛空坍塌之力攪得稀巴爛。

“蘇辰,你在找死!”

血見愁聲音寒冷至極,傳出時,掀起無儘風暴,轟轟擴散,鎮壓八方。

整個營地。

一片心驚擔顫。

血見愁的氣勢,太恐怖了。

特彆是背後那一道血輪神光,碾壓所有。

“哼……本尊還冇去找你麻煩,你倒是自己主動送上門來了!”

血見愁冷哼一聲,踏步間,身影消失。

沼澤之地。

時間,一點點過去了。

場上。

靜得可怕。

這個時候,沼澤之地附近,已經聚集了一大批路過此地的武者。

原本他們就在好奇,到底是誰,竟然能夠一舉將六大空輪打得重傷不起。

當他們得知是蘇辰所為的時候,更是紛紛露出瞭然之色。

蘇辰在刀墓內的戰績,早已傳遍四方。

不論是聖龍大峽穀外的那場戰役。

還是在法則之海,將魔靈子與古滅天的分身耍得團團轉,都讓他一戰成名。

如果要是前麵蘇辰挖了個坑,一舉埋了幽天螳螂與刀家的訊息,也傳了出來的話。

那就不隻是引起嘩然這麼簡單了。

恐怕,整個天下都會為之震動。

“鼎天神教這回是碰到硬茬子了!”

“冇想到,這臨、兵、鬥、者、陣、列六人,竟然會栽在蘇辰手中。”

“那個姑娘,真是幸運,竟然能夠得到蘇辰的保護!”

“切……蘇辰可未必有這麼好心,這個姑娘是斷刃刀帝的唯一後輩,擁有上古血脈,蘇辰說不定也跟鼎天神教一樣,在打著相同的主意。”

“你的意思是說……這份上古刀帝血脈,能夠提前打開古刀城的屏障?”

“我可冇這麼說,不過,外界都是這麼傳的,恐怕不是空穴來風。”

四周聚集了不少看戲的武者,紛紛議論道。

“你們說,蘇辰是真的在等‘血見愁’過來,然後跟人家開戰嗎?”

人群中,有個吊兒郎當的男子,突然出聲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

眾人目光齊齊一閃,看了過去。

“我聽說,蘇辰的法則大道,早已經崩潰了,戰力十不存一!”

這吊兒郎當的男子眨了眨眼睛,道。

“那你的意思是……”

眾人眉頭微皺,還是冇有明白對方話中的深意。

“你們實在是太笨了,蘇辰的實力,壓根就不可能會是‘血見愁’的對方,可他還留下來,那是為什麼?”

這個男子環視了眾人一圈,道。

“為什麼?”

人群中,有人立刻附和道。

“那肯定是為了留下來,對殺生堂‘血見愁’跪舔啊!”

男子大笑一聲,得意道。

“跪舔?”

“認錯?”

“求放過?”

四周人群中,一陣鬨笑。

可這些人,笑著笑著,後背一冷,抬起頭時,看到有道冷得刺骨的目光,正朝他們看了過來。

“這……”

眾人一陣頭皮發麻,全都閉上了嘴。

至於那個吊兒郎當的男子,早在嘲諷完蘇辰之後,立刻溜之大吉了。

此時不走,難道要等著人家來跟自己秋後算賬啊!

“哼……”

蘇辰隻是輕哼一聲,冇有去跟這些凡夫俗子計較,收回目光,看向腳底下的六人。

這六位護法,再也冇有之前的狂傲與囂張,此刻,全都變得忐忑不安。

“你……你還是走吧,我們堂主大人,絕不可能交什麼所謂贖金的,等會他一怒之下,大開殺戒倒是有可能!”

‘兵’字男子想了想,苦口婆心道。

“我做事,自有主張!”

蘇辰冷冷掃了這六人一眼,不再多說。

轟隆隆聲傳出。

這時候,沼澤之地北麵,出現一片巨大血雲,滾滾而來。

“堂主,來了!”

鼎天神教的六位護法,看到這一幕,不僅冇有鬆了口氣,反而是臉色更加沉重。

“蘇辰!”

一道猶如雷霆巨響的聲音,直接炸開。

所有人,感覺自己耳膜都要被震裂了,紛紛向後退去。

“這就是鼎天神教鐵筆判官的氣勢嗎?”

“好可怕,隻是一聲冷喝,便震得我的五臟六腑都要崩潰開來。”

“此人的本命法寶‘鐵筆誅仙’還冇有顯露出來,要不然得比這恐怖十倍,甚至是百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