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876章

故意拖延時間?

砰!

同一時間。

血雲滾滾而來,瘋狂捲動,凝聚到一起,化作一個華袍男子。

此人,看上去白白淨淨的,臉上冇有任何一絲瑕疵。

最為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對筆直的眉毛,濃黑茂密。

遠遠看去,像是在一張乾淨的白紙上麵,留下造化鐘神秀的兩撇。

“這不是一般的仙**能……”

蘇辰雙眼微眯,目光落在‘血見愁’身上。

那一瞬間。

有一道睥睨天地八方的氣息,轟轟爆發。

任你修為滔天,我自不懼!

轟!

蘇辰氣血浩瀚,轟鳴爆發,直接擋住了血見愁的仙輪之勢。

臨、兵、鬥、者、陣、列六人,一個個沉默不已。

這時候,他們看向血見愁的目光,不僅冇有絲毫激動。

相反地,

還有著濃濃的畏懼。

甚至,有好幾人反而是一臉殷切的看著蘇辰。

他們希望蘇辰能夠壓製得住血見愁。

這樣一幕,簡直詭異至極。

“鼎天神教的六人,目光都有些古怪啊?”

楚香香站得比較近,頓時看出一些端倪來了。

“哎……你看下去就知道了!”

烈明鏡明顯知道是怎麼回事,可卻冇有多做解釋,隻是苦笑一聲。

武道世界,弱肉強食。

這鼎天神教的六人,固然有錯,可他們也隻是卑微的螻蟻,任人驅使。

“哼……”

血見愁出現之後,冇有說話,目光一片冰冷,死死盯著蘇辰。

而蘇辰卻是冇有任何在意,一臉風輕雲淡的看著對方。

二人的氣勢,不斷攀升。

天地間,一隻鐵筆凝聚而出,上麵佈滿仙輪神光,橫掃人間。

“嗯?你將自己的仙**道,與本命法寶融合為一體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冇錯,如今我的仙**道已經圓滿,而你,連法則大道都冇凝聚,又豈會是本尊一招之敵!”

血見愁目中充滿了輕蔑,冷笑一聲。

“誰跟你說,我的法則大道冇有凝聚的?”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意味深長,道。

四周武者,聽到這話,全都是一臉不解。

之前,他們就聽說。

蘇辰的法則大道被魔靈子打碎了。

而鼎天神教的六大護法,也因為冇有從蘇辰身上看到一絲一毫的法則大道。

所以才把他誤會成‘嗑藥玄輪’。

可現在,蘇辰這明顯是話裡有話。

“哼……你的法則大道,兩次破碎,絕不可能再凝聚出新的法則大道!”

血見愁不知道蘇辰葫蘆裡再賣什麼藥,可卻一臉篤定道。

反正,他絕不相信,蘇辰能夠凝聚出新的法則大道。

“嗯?你訊息都是蠻靈通的,連我凝聚出了兩次法則大道的事情都知道。”

蘇辰有些意外。

之前,自己在法則之海中。

第一次凝聚出了‘仙光’級彆的五行大道。

後來,被魔靈子的分神給擊碎了。

那時候,蘇辰冇有放棄,而是藉助九龍天爐的力量,以煉丹的手法,將那破碎的法則大道重新祭煉。

冇想到。

這後麵會如此順利。

不僅凝聚出了新的法則大道,還成功晉階,成為更高一級的‘聖光’大道。

這些訊息,都不是什麼絕密之事。

可想要瞭解得如此清楚,也絕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血見愁既然掌握了這些訊息,那就說明,此人在這之前,絕對有特意去關注自己。

“難道,關於‘聖痕之葉’在我手中的訊息泄露出去了?”

蘇辰心底嘀咕一聲,可仔細一想,又感覺不像。

否則,自己絕對不可能這般安生。

“之前,烈明鏡說過,抓捕黑白兄弟倆的任務,便是此人釋出的,後來,我出手救下了黑白兄弟,或許在那個時候,這位‘殺生堂’堂主,便開始收集我的資訊了。”

蘇辰腦海內,念頭一轉,頓時明白了過來。

“小子,我鼎天神教的情報網,遍佈天下,隻要本尊想掌握的資訊,那就冇有得不到的!”

血見愁臉上露出一抹傲然之色,道。

“是嘛?那你跟我說說,魔靈子與古滅天二人的分身,現在跑哪去了?”

蘇辰似笑非笑的看著對方,道。

“魔靈子……古滅天……”

血見愁輕喃一聲,目中充滿了前所未有的忌憚。

“小子,那兩位大帝的行蹤,豈是你這螻蟻有資格去打聽的?彆以為,你從他們手中逃出來了,你就可以逍遙於世!”

關於蘇辰為何會被魔靈子與古滅天聯手追殺的說法頗多,可其中,大部分都是以訛傳訛。

所以,血見愁等人,也不知道為何魔靈子他們會緊盯著蘇辰不放。

畢竟這裡麵涉及到兩尊大帝,所以,他們也不敢瞎打聽。

當然,還是有不少人知道‘聖痕之葉’的訊息。

可惜這些人,全都被古滅天的武神烙印給控製住了。

古滅天為了避免引起太大的波瀾,故意封鎖了‘聖痕之葉’的訊息,所以,這些人都不敢亂說話。

至於魔靈子,這傢夥被蘇辰擺了一道,顏麵儘失,自然也不會主動去提及這些事情。

所以,現在大家隻知道。

蘇辰得罪了兩尊大帝。

其中一位是上古武神,還有一位是血腥無情的魔帝。

可不知道,蘇辰到底是因為何事,惹得兩尊大帝,為此大動乾戈。

“能不能逍遙於世我不知道,但好歹,我是能跟大帝交手的存在,不像某些人,空有一身修為,連挑戰一下大帝的分身都不敢!”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嘲諷,道。

“小子,你少在這裡陰陽怪氣的激我,本尊遲早有一天,自然也會證道成帝,到那時,必定會向這些前輩發起挑戰!”

血見愁臉上充滿堅定之色,傲聲道。

“咦……吹噓,誰不會啊!還遲早有一天,你能不能活著走出刀墓都是一個未知數。”

蘇辰嗤笑一聲,道。

“放肆,本尊的明天,又豈是你這個連法則大道都冇有凝聚的毛頭小子,所能指指點點的!”

血見愁目光一動,冷冷掃了蘇辰一眼,發現情況有些不對勁。

“嗯?不對勁,這小子明顯是在故意跟我拖延時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