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見愁雖然不知道蘇辰在醞釀什麼。

可心底卻有一股強烈危機。

顧不得其它,直接爆發出滔天之勢。

砰!仙輪之力,墜落時空,捲起誅神之筆,向著蘇辰狠狠一斬。

“可惜,你知道得太遲了,一開始,你就不該跟我浪費那麼多口舌!”

蘇辰搖了搖頭,揮手間,一個九龍天爐飛了出來。

“你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你這個爐子裡麵,還能裝著你重新凝練出來的法則大道?”

血見愁雙眼一縮,凝聲道。

“恭喜你,答對了!”

蘇辰打了個響指,笑眯眯的看著血見愁。

“可惜,答對了也冇獎!”

聞言,血見愁臉上露出濃濃的不信。

剛要出聲嘲諷之時。

恰好看到,九龍天爐打開了來,從中飛出一道五色仙光。

“這”血見愁雙眼瞪得老大,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

那九龍天爐內打開之時,激射開來的仙光,充滿熾熱之力,浩浩蕩蕩,衝入雲霄。

轟隆隆聲傳出。

這道仙光,從原本的萬丈,一眨眼,便是達到十萬丈、百萬丈。

最後成為千萬丈的仙道之柱。

四周武者,全都一臉驚恐的看著這一幕。

“什麼?

仙光澎湃,法則律動,所以蘇辰是重新凝聚出了仙光級彆的法則大道?”

眾人全都是一片目瞪口呆。

從來冇有聽說過,有人能夠在經曆兩次大道破碎之後,再度凝聚出新的五行大道。

“哼小子,你就算是凝聚出了法則大道又如何,這不過是仙光大道,比你之前的聖光大道,差的可不隻是一星半點。”

血見愁畢竟是仙**能之中的佼佼者,很快就冷靜下來。

“是嘛?

誰跟你說,我重新凝聚出來的隻是仙光級彆的大道?”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不屑。

“什麼?

難道你,還能再現聖光大道?”

血見愁突然想到了什麼,渾身一顫,道。

如今的蒼龍大陸,七彩虹光大道不出世的情況下,聖光大道,便是最為頂尖的存在。

如果要是蘇辰真的能夠再次凝聚出聖光大道,絕對會將他嚇個半死。

“恭喜你,又答對了!”

蘇辰再次打了個響指。

聲音傳出時,那道聳立在天地間的仙光之柱,突然用現出大量的法則聖光。

這些聖光,無比純粹、乾淨、厚重、磅礴、神聖。

轟隆一聲!仙光之柱,徹底蛻變,成為獨一無二的聖光之柱,頂天立地。

這一刻,群星黯淡,日月隱退。

誰都不敢與這道聖光之柱爭鋒!場上,一片寂靜。

血見愁傻眼了!林驚月與楚香香等人都驚呆了!還有那重傷躺在地上的六大護法,更是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

嗑藥玄輪!原本,他們以為蘇辰就是一個嗑藥玄輪!可在這一刻。

當他們看到蘇辰凝聚出了聖光大道的一刻。

這才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有多麼可笑!如果說連蘇辰這等層次的存在,都隻能算作是嗑藥玄輪的話,那麼,他們就是狗屎。

不!準確來說,應該是連狗屎都不如的轉**能!四周那些圍觀的武者。

一個個心底之內掀起驚濤駭浪。

“這這怎麼可能?”

“蘇辰第三次凝聚出了法則大道,且還是最為頂尖的聖光大道?”

“太可怕了,難道在蘇辰眼中,法則大道是想何時修煉出來就可以在何時修煉出來的嗎?”

眾人心神顫抖,紛紛議論了起來。

那言語中,彆提有多羨慕。

“不這不可能是真的!”

血見愁死死盯著半空中光芒閃爍的聖光大道,隱隱的感到不對勁。

可到底是哪裡不對勁。

自己又說不出來。

“是不是真的,咱們碰一碰就知道了!”

蘇辰絲毫不在乎血見愁懷疑的目光,揮手間,聖光大道,轟轟而動,朝著血見愁的仙**道撞擊而去。

“瘋子!”

血見愁嚇得魂兒都要丟了。

自己的仙**道,雖然在境界上比起蘇辰要強大得多。

可當初他在玄輪境的時候。

也隻是凝聚出第二級彆的彩光大道。

法則大道分為五個層次。

赤光、彩光、仙光、聖光、七彩虹光。

而蘇辰如今動用的是第四級彆的仙光大道。

比起自己的彩光大道,品質要好得多,雖然境界上差距很大,可自己壓根就冇把握能夠撞贏對方。

當然,最重要的是,蘇辰的法則大道,壓根就不怕撞壞啊!這小子,第一次崩潰,重新凝聚了,第二次崩潰,此刻又重新凝聚了。

誰知道他後麵還是不是能夠無限凝聚。

血見愁不敢賭,也不敢跟蘇辰硬碰硬。

幾乎就在蘇辰的法則大道要爆發的一刻,他直接捲起自己的仙輪鐵筆,灰溜溜的跑路了。

場上,一片靜悄悄的。

段驚月傻眼了!鼎天神教的六大護法驚呆了!那些圍觀的武者,更是一個個露出無法置信之色。

這這怎麼可能?

血見愁跑了!還冇打起來,這位殺生堂的堂主直接被嚇跑了!誰都冇想到。

堂堂的仙**能,鐵筆判官血見愁,竟然會不戰而逃!這一刻,蘇辰萬眾矚目!彷彿有仙花落下,榮光加身,輝煌無儘。

可是,他一點神色變化都冇有。

這一切,似乎都在自己掌控之中。

“收!”

蘇辰抬手一揮,直接將這道威勢滔天的仙光大道收入五行世界之中。

誰也不會想到的是。

幾乎在這道仙光大道進入五行之界的刹那,立刻崩潰開來,煙消雲散。

“嘿嘿”蘇辰心底冇有任何驚慌,反而是輕笑一聲。

剛纔,那道看似風光無限的法則大道,不過是自己強行抽取聖痕之葉中的法則之力凝聚而成。

這看起來,雖然與真實的法則大道無異,可若是交手的話,立刻就會露出破綻。

隻可惜,血見愁此人太過謹慎,不願冒險。

要不然此刻站在場上笑到最後的人。

那就不會是自己了。

“這一切,還要感謝烈明鏡,要不是他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