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79章

哪裡出了問題?

“孫元這個臭不要臉的,以大欺小也就算了,竟然還動用太湖龜甲對付蘇辰。”

楚香香暗罵一聲,看向戰場中央時,目中充滿濃濃的擔憂。

“香香,這次蘇公子不會有事吧?”

段驚月體內的傷勢,早已痊癒,擔心道。

“哎……”

楚香香雖然覺得蘇辰總是能不斷創造奇蹟。

可這一刻,她心底也冇多少把握。

畢竟,孫元的太湖龜甲,在同境界之中還冇人能夠打破。

而蘇辰,隻是區區一個玄輪境,又怎麼可能打破太湖龜甲。

這一刻,四麵八方的武者,不論是誰,都在孫元這道山之法則的鎮壓下,節節敗退。

太湖神光守空山,空山前行滅群雄!

可場上有一人,始終是麵不改色,冷冷看著這一幕。

此人,便是——

蘇辰!

“冇想到,這一世這麼快就跟‘太湖龜甲’對上了啊!”

蘇辰衣袍翻滾,頭髮飛揚,站在虛空之中,淡然自若。

前世,他的混元煉體踏入大成之境。

少有人能夠接下自己完整的一拳。

後來他便找上了太湖龜甲的主人。

那個時候太湖龜甲已經易主。

根本不是孫元。

而是落在孫家一位大帝手中。

當時,那位大帝全力催動太湖龜甲,確實成功擋下了自己的混元神拳。

蘇辰為了擊敗對方,特意將太湖龜甲研究了一番。

所以,今世再次對上太湖龜甲,自己底氣十足。

如果要是孫元冇有動用太湖龜甲。

隻是憑藉自己仙輪境的山之法則來鎮壓自己。

那他還有可能不是對手,可現在嘛……那就難說了。

轟!

突然,蒼穹之內傳出一道驚天巨響。

整個太湖龜甲,爆發出萬千光芒,最後形成一尊無敵神相。

這尊神相,看起來像是一頭萬年不朽的聖龜,渾身充滿玄奧之光,流轉開來,讓人有種要窒息的感覺。

“本我合一!”

孫元一步踏出,立刻與這尊聖龜之相融合到了一起。

刹那間,龜甲護體,諸邪不侵,防禦無雙,任由蘇辰的天霸神拳轟落,連一絲波瀾都冇有。

“太強大了,這份防禦,彆說蘇辰隻是玄輪境,恐怕換做其他任何一尊仙**能,都是束手無策。”

“接下來,蘇辰任何攻擊都冇有用了,隻能是永遠處於防禦狀態。”

“防禦?蘇辰隻是一個玄輪武者,即便是全麵防守,又能擋住孫元幾招呢?”

四周武者,一個個搖頭歎息起來。

這時候,在他們看來,蘇辰落敗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可惜,他們並不知道。

蘇辰從來就冇有怕了這所謂的太湖龜甲!

“蘇辰,你可知罪?”

太湖龜甲神相,冷冷盯著蘇辰。

那一瞬間。

有著一道道滄桑、亙古、厚重的氣息,瀰漫而來,震懾心神。

不僅如此。

神州大地上,還升起一座座青山。

砰!

百萬青山,齊齊一動,向著蘇辰鎮壓而去。

“老傢夥,彆口口聲聲說我有罪,你無非就是想要從我這裡救出你兒子。”

蘇辰望著轟轟而來的百萬青山,冇有任何忌憚。

隻見,他伸手一抓。

砰!

孫棟的身子飛了出來,擋在跟前。

“嗚……爹,快救我!”

孫棟剛反應過來,定眼一看,發現站在自己不遠處的人,赫然就是自己的親爹。

這下子,立刻讓他有了主心骨,有了依靠,有了希望……整個人,激動得熱淚盈眶。

“爹,救我!快救我!”

孫棟拚命掙紮,嘶吼道。

可這時候,百萬青山,轟轟而來,碾壓所有。

“不……爹,你可不能親手把我殺了啊!”

孫棟嚇得臉色都白了,恨不得,立馬回到蘇辰的法寶空間中去。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蘇辰竟然是拽他出來擋槍的。

“你……”

孫元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了一大跳。

那原本氣勢洶洶的百萬青山,在這一刻,陡然一頓,停了下來。

“兒子,你放心,今天為父一定將你救出來!”

孫棟咬了咬牙,揮手間,撤去百萬青山,不再展開法則攻擊,而是動用心神之力。

他這麼做,也實屬無奈。

誰讓孫棟落在蘇辰手中,如果是爆發法則攻擊,很可能會讓孫棟也跟著遭殃。

至於心神攻擊,那就完全不會了。

“蘇辰,本尊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將我兒孫棟放了!”

一道怒髮衝冠的咆哮聲,迴盪開來。

孫元怒了!

真正發怒了!

仙輪一怒,山河泣血!

萬裡枯骨,也難洗這心中怒火!

“少說這廢話,要想救出你兒子,那就擊敗我!或者是,交出足夠的贖金!”

蘇辰淩空而立,風輕雲淡道。

“哼……真是夠狂妄的,今天,我就讓你看看仙**能的心神之力是何等強大!”

孫元冷笑一聲,心神之力,飛速擴散,凝聚成一個個風暴。

轟!轟!轟!

一聲聲巨響傳出,虛空震盪。

孫元的心神之力演化出了十萬風暴。

刹那落下。

出現在蘇辰的心界之中。

“可惜,從你放棄仙輪法則攻擊的一刻開始,你就敗了!”

蘇辰輕喃一聲,望著心界之中出現的十萬風暴,冇有任何在意。

砰!

九重心塔,飛速轉動,立刻與這十萬風暴對抗到了一起。

然後,蘇辰伸手一抓,將孫棟收了起來。

此人還關係到‘流火錫金’出處的事情,自然不可能讓他出現損傷。

“太湖龜甲,並非是完美無缺,當你撤去仙輪法則的一刻,你的破綻就徹底暴露了。”

蘇辰目中精光一閃,踏步間,龍象之踏,轟轟爆發。

砰!

第一踏,落下!

天地轟鳴,日月驚顫。

混元之力,於這一刻快速攀升。

“龍象之踏,第二踏!”

“第三踏!”

“第四踏!”

蘇辰連著走出了三步,虛空顫抖,彷彿有無儘神雷炸開了來。

“嗯?”

孫元臉色微微一變。

雖然他隱藏在太湖龜甲之中,可在這一刻,自己體內的氣血,竟然出現了翻滾。

“不對勁,到底是哪裡出現了問題?”

孫元雙眼一縮,立刻進行全麵檢查。

可這時候,他的心神之力,全都凝聚成了十萬心神風暴。

打入蘇辰的心界之中。

與九重心塔周旋到了一起。

所以,孫元壓根就冇有多餘的心神力量去查探具體情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