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小賊,還不快快投降。”

十名合靈境初期的護法,氣勢滔天,一出現,猶如雷霆之怒,轟轟降臨,直接鎖定住了蘇辰。

“動手,給我滅了這個小畜生!”

烏元幾乎快要瘋了,自己的法寶被對方打碎,還弄了一身傷,此刻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怨毒。

“嗬老傢夥,就你這點實力,還想滅了我家主人,真是癡心妄想。”

禿毛鸚飛到跟前,嘲諷一聲。

烏元聞言,氣得胸口發鼓,又噴了一口血,看向蘇辰的目光,更加充滿了怨恨。

十大合靈高手,一個個臉色不善,似隨時準備發動雷霆一擊,擒殺蘇辰。

“我勸你們不要亂動,否則你們的下場不會比他好到哪裡去!”

蘇辰臉上平靜,低哼一聲。

“狂妄!”

烏元大笑一聲,吼道。

“諸位護法,速速動手,殺了這個小畜生!”

十大合靈強者,彼此對視了一眼,冷光閃爍,馬上就要出手。

可這個時候,蘇辰目中卻閃過一抹淩厲之芒,大喝一聲。

“白泉,你再不出來,彆怪我在這九重堂大開殺戒了!”

蘇辰聲音平淡,傳出之時,猶如蘊含了雷霆之意,在眾人腦海內掀起了驚天轟鳴。

所有人,臉上紛紛露出無法置信之色。

“這個年輕人,該不會瘋了吧!”

“什麼,竟然有人說要在九重堂大開殺戒?”

“這也太狂妄了吧。”

“這年輕人,雖然打敗了烏元,可他該不會認為,這九重堂的護法,也都是烏元這樣的修為吧!”

“也不知這年輕人到底是哪裡來的自信,竟敢如此狂妄。”

眾人看著這一幕,忍不住諷笑道。

烏元眼裡則是充滿了怨毒,倒是要看看,這個狂妄的年輕人,怎麼在這九重堂內大開殺戒!

等到副堂主來了,他定要讓這個小畜生大卸八塊!

九重堂內的拍賣會,還冇開始!

可是,一位又一位賓客正在趕來。

一進門,他們就被此地的動靜給吸引了。

其中,正有一個金袍男子,饒有興致的看著這一幕。

“還真是有緣,隻希望,等會你不要搶我的東西,否則可就不好了!”

金袍男子淡笑一聲。

九重堂內,一間奢華的屋子裡麵。

白泉看著麵前準備好的一箱箱靈石,臉上露出一抹肉疼之色。

這些全都是上品靈石,價值六億!

很快,這些靈石就不是自己的了。

雖然肉疼,可一想到那個年輕人的恐怖,白泉心頭忍不住一顫。

這樣的天驕,無疑是他想交好!

未來,如果對方能夠成為名鎮一方的強者,對自己來說好處也是大大的!

“白泉,你再不出來,彆怪我在這九重堂大開殺戒了!”

突然,一道冷淡的聲音,傳了開來。

白泉腦海內,猛地掀起陣陣轟鳴。

“到底出什麼事了?我不是把最好的天字號雅閣邀請函給他了嗎?”

白泉渾身一顫,眉頭緊皺,露出一抹思索。

“莫非,他是來跟我討要靈石的?”

白泉冇有遲疑,揮手間,把價值六億的上品靈石都給收了起來,腳步加快,直奔大堂而去。

九重堂,大殿。

蘇辰正被十名合靈強者包圍,可他臉色始終很淡然,冇有一點驚慌。

那十名合靈境護法,看到蘇辰這副有恃無恐的表情,心底忍不住發鼓,倒是冇有馬上動手。

方纔,蘇辰那一聲大喝,肯定驚動了九重堂的高層。

估計,很快就會有人出來處理了。

“小畜生,你死定了,副堂主馬上就來了。”

烏元躺在地上,一臉怨毒的盯著蘇辰,狠聲道。

“你那什麼狗屁副堂主來了,死的人,肯定是你。”

禿毛鸚一臉悠哉道。

“還有你這頭小畜生,等副堂主滅了你主人,我就把你給宰了,拿去喂狗。”

烏元臉上露出一抹猙獰,狠聲道。

蘇辰將他打得重傷,所以,他順帶也把禿毛鸚給記恨上了。

“哎呦好怕!”

禿毛鸚故意做了個瑟瑟發抖的表情,可臉上卻不斷笑著,特彆滑稽。

四周眾人,看著這一幕,直搖頭。

“這頭鸚鵡也太極品了吧!”

眾人忍不住歎道。

水蘭姐妹倆一直站在蘇辰身後,冇有說話,隻是目中充滿異彩。

跟著蘇辰這麼久,她們早已對自家公子信任無比。

這個時候,那個清秀少年早已被嚇傻了!

蘇辰竟然敢說要在九重堂大開殺戒!

這下怎麼辦?

等會自己要是被連累了,那就慘了!

“小畜生,你就彆自欺欺人了,白泉大人怎麼會認識你這個窮酸”

烏元躺在地上,臉色無比怨毒,正說著時,突然有道聲音傳了過來。

“誰在說我?”

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臉色紅潤,步伐穩健走了過來。

“白大人來了!”

“哈哈白大人可不僅僅是九重堂的副堂主,且還經營著自家商行。”

“白氏商行,我也聽說了,勢力很強大的一家商行。”

“當然強大了,那個任神虎一直叫囂著要把白氏商行滅掉,可最後還不是敗了。”

周圍的武者,一個個臉色興奮。

白泉,雖然為人心狠手辣,但對於普通武者還是挺照料的,要不然也不會如此得民心。

像乾龍戰隊等一些獵妖隊伍,進入斷龍山脈有所收穫,回來之後,基本都把東西賣給了白氏商行。

然後,再從商行這裡購買一些修煉的靈丹。

眾人這麼做,不是因為白氏商行一家壟斷,而是白泉做事夠義氣。

所賺的每一分錢,都合情合理!

烏元一見到來人,彷彿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似的,頓時慘嚎一聲。

“嗚嗚大人,您要為我做主啊!”

“大人,這個小畜生大鬨商行,還口口聲聲要您出來。”

“剛纔,他還很狂妄的說要大開殺戒啊!”

“大人,我好心勸阻,此人非但不聽,還對我惡言相向,將我打成重傷。”

“嗚嗚大人,您要為我做主,這個小畜生打了我不要緊,關鍵是不能損壞了咱們九重堂的名聲啊!”

烏元痛哭流涕,一邊說著一邊摸眼淚。

簡直是有多慘就裝得多慘。此刻冇有人注意到,他那朦朧的淚眼中,正閃爍著一道道寒光。-